【缘起】达·芬奇画鸡蛋的启发

  今年43岁的杨玉杰,是枣阳市新市镇人。高中毕业后,因为画画得好,被选入原枣阳市文化馆。后来,他又被调入枣阳市电信部门,从事业务宣传和企业策划。

  对这个别人眼中看起来的“美差”,杨玉杰却认为“是在浪费青春”。2000年,他不顾妻子的劝阻主动要求内退,到湖北美术学院国画专业进修。两年毕业后,杨玉杰办了个美术培训班以养家糊口,空闲时主要从事国画创作。

  教课之余,杨玉杰开始尝试进行一些民间工艺创作,他认为:“民间艺术在有些人看来虽土得掉渣,但扎根在民间这块深厚的土壤中,它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他先后尝试过彩泥画、烙画等创作,都觉得不理想。“我之所以进行尝试,就是想,人活着总得搞点新东西。”杨玉杰说。

  2004年春,杨玉杰有一次在欣赏一本画集时,看到达·芬奇的一幅画,文字说明中介绍了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这则故事,杨玉杰小时候就听说过,现在重新读起来,备感亲切。

  达·芬奇小时候为了学画画,画了大量的鸡蛋,最后成了一代大师。“那我能不能在鸡蛋上作画呢?”杨玉杰灵机一动。说干就干,他从家里拿出几枚鸡蛋,试着在上面画了一下,发现效果还不错。

  最开始,杨玉杰主要在鸡蛋壳上画京剧脸谱。那时候,他仅在蛋壳的一面画一个脸谱的正面造型。

  几次以后,他发现画好的蛋壳背面是空的,显得空洞难看。如何弥补背后的不足呢?他想了很久,都没有解决。有一次,杨玉杰看电视剧时找到了灵感:电视剧中,一个人头上戴着正面和反面两个脸谱,他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在蛋壳的两面都画上脸谱呢?但画两个正面,在椭圆形的鸡蛋上面,很不容易表现脸谱的造型,他便大胆地对传统的正面脸谱造型进行侧面构图,经过夸张变形,正反两个侧面脸谱的造型,在蛋壳上巧妙地结合到了一起。

  湖北美术学院的一位教授在看了他的蛋壳画后称:“这种侧面变形的戏剧脸谱造型,十分鲜见,绝对是一种艺术创新。”

  【段子】画到全家人“看到鸡蛋就头疼”

  10月2日中午,记者正在采访时,杨玉杰的女儿杨子晓从外面回到家中,听到记者采访她爸爸的蛋壳画,便插话说:“我看到鸡蛋就头疼,只要听说哪天吃饭时没有鸡蛋,我甚至能多吃一碗饭。”

  其实,不仅杨子晓吃够了鸡蛋,杨玉杰一家人,一提到吃鸡蛋就头疼。因为这几年,为了画蛋壳画,杨玉杰购买了大量鸡蛋,鸡蛋也就成了家里最主要的“大餐”。

  挑选鸡蛋后,要倒掉里面的蛋清蛋黄,才能作画。起初,杨玉杰通过在鸡蛋两端开孔,慢慢流,但使用这种办法效率太低,一个鸡蛋得一个多小时,才能流尽里面的蛋白蛋清。后来,他采用注射器加压,速度一下子快了好多。然而,很多次,用注射器加压大了,鸡蛋突然破裂,把他身上糊得到处都是鸡蛋清……

  在蛋壳上作画,他不知道打破了多少鸡蛋。因此,鸡蛋就成了他家的“主食”,尽管他和妻子变换着花样做鸡蛋宴,煎、炸、蒸、炒……但仍让两个女儿提起来就头痛。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不断探索,目前,杨玉杰已先后在蛋壳上画出了十二生肖系列、奥运吉祥物福娃系列、甲骨文系列、京剧脸谱系列等四大系列蛋壳画,共300多个。

  “下一步,我还计划画出水浒一百单八将、八仙过海、敦煌飞天系列蛋壳画。”杨玉杰说,他要在蛋壳上画出能想到的一切民族经典故事。


【得意】蛋壳画被老外抢购

  因为蛋壳画是新生事物,这种东西有没有艺术生命力,能不能被外界接受,杨玉杰心里一直没有谱。妻子也经常唠叨他“不务正业”。

  早在1998年,杨玉杰的一幅金鱼图,就在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和《国画家》杂志举办的首届“画圣杯”全国书画大赛中获得金奖。他的金鱼画,在武汉一家画廊里常年挂牌出售,售价在200元至500元。

  为了说服妻子,也是想试探一下自己蛋壳画的市场前景。2005年春节过后,杨玉杰听说外甥要到北京打工后,就专门让外甥带了30个蛋壳画,让他到北京宣武区琉璃厂附近去探探行情。没想到,外甥把他的蛋壳画带到那边“练摊”还不到一个小时,就以每个20元的价格,被人抢购一空。其中,两名老外“抢购”后爱不释手,一再操着蹩脚的汉语说:“你还能弄到更多的这种蛋壳画吗?如果还有,我们全部都订购……”

  当外甥从北京打回电话告诉杨玉杰这一消息时,杨玉杰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得合不上嘴,他说:“钱多少我不在乎,关键是我的东西被别人认可了。蛋壳画绝对是一种有生命力的民间艺术品。”

责任编辑:郭玉龙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