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题从歌台PK到高台跳水:

副题争罢“歌王”又玩跳水 心跳还是虐心?

  襄阳汉江网消息      12日晚,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终极歌王之战的尘埃刚刚落定,明星跳水节目迅速形成新的热点:浙江卫视、江苏卫视分别推出名为《中国星跳跃》与《星跳水立方》两台电视娱乐真人秀节目。

对于明星来说,相比舞台上比拼专业技巧,跳台上的竞争更显残酷。《中国星跳跃》在浙江卫视播出后,其新颖的节目形式在播出当天就受到了观众的追捧,但与此同时,由于节目大量展现了选手挑战恐惧和生理极限的镜头,也被某些网友质疑节目过于“虐心”。

“耳膜穿孔”“受伤昏迷”“险伤肋骨”……参与明星们掀起“晒伤病”的热潮,尤其是64岁的牛群从10米高台跳下之后,更引发网友的讨论:“现在是要用生命表演了吗?”

对于外界质疑,《星跳水立方》的教练之一、“跳水皇后”高敏认为,跳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跳水在国外非常普及,从4岁到70岁都可以参与,可以简单也可以难,根据自己能力去完成。”

娱评人分析,从今年的综艺节目形势来看,“明星受虐”的时代可能还会持续。网络爆料人“舞美师”说:“可以说《我是歌手》的走红,让电视台和明星们发掘到了另一种价值,明星放下身段变成普通人后的比拼,其实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且还有很多的空间和关注度。”

消费“明星梦”到消费明星 升级还是变形?

曾几何时,超女、快男、达人秀席卷全国,草根选秀类节目曾是娱乐节目主流。而2012年从“好声音”四大导师转椅子抢学员,到2013年后“我是歌手”专业PK和如今的明星跳水节目,在各大卫视娱乐节目中,明星正逐渐取代平民再度成为主力。

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学副教授、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张龙认为,消费明星,让明星完成完全非专业工作的节目在国外已经火了五六年。此类节目在中国才刚刚出现,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各类明星挑战节目必然会不断出现,形式更加多元,难度越来越大。

“不能简单地通过几档节目就说草根节目没人看了,应该说20多年来中国电视节目的关注对象是一种螺旋式上升。”张龙说。

尽管早已有之,但跳水节目在吸引关注度的同时,也引发了争议。专业人士认为,虽然引进版权并努力拷贝不走样,但中国版明星跳水节目在制作水准上距原版相差甚远,被网友吐槽审美不成变审丑。

收视率和公共性博弈下的节目底线

明星需要曝光率,观众需要新鲜感,电视台需要收视率,这原本是三个正向关系。但过度关注观众需求,求新、求变、求异,是否会令“创新”变形?

网民“圆圈媛媛”说:“大陆的综艺节目,要么消费明星,例如歌手、舞动啥的,要么是消费明星梦,例如好声音、梦想秀之类的。”明星越来越不好当,接下来会不会有“明星胸口碎大石”“明星横渡大西洋”?

无独有偶,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一电视频道将于4月14日和今年暑假分别推出两款名为《赤裸求生》和《赤裸与恐惧》的真人秀节目。显而易见,这两台真人秀节目卖点表面是荒岛求生,但裸露的人体器官似乎更像是制片人的“杀手锏”。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副教授张文娟认为:“卫视是公共播出平台,要考虑收视率,但更要重视公益性,一些有偷窥、猎奇、审丑等嫌疑的节目,值得商榷。消费明星和明星梦,都应当有一定的底线。”

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学副教授、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张龙认为,要兼顾商业和公共属性是中国电视台面临的尴尬境地。 (蒋芳 李响)

责任编辑:曾乐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