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芦珊

“爸爸去世以后,家里过得很难,妈妈从来不和我说这些,但我知道。”1.84米个头的张龙瘦得像根竹竿。

他的皮肤晒得黝黑,不是因为打球和游泳,而是因为每天要和表哥一起去给装修家庭安装窗户。

3日上午,接受记者采访前,他还在民发·盛特区30楼的一户人家家里擦刚装好的窗玻璃,听说记者要来才匆匆赶回家。“楼层高,干活时挺害怕的。”他说。

虽然母亲不赞同,但张龙还是坚持要趁这个暑期挣点钱,帮家里减轻点负担。

张龙小时候,父亲在深圳开出租车,攒了些钱,回到襄阳做钢材生意,却赔了。此后,父亲只好去工地上开混凝土搅拌车。

然而,三年前的一天,父亲出事了。他开的车在工地上翻了,当时驾驶室完全被挤瘪了。就这样,没来得及和家人最后说句话,张龙的父亲走了。事故中,自家贷款买的车报废了。得到的抚恤金是否已经将车贷还清、家中目前有无债务,张龙不清楚,因为母亲不和他说这些。

母亲怕影响张龙学习,从不和他叫苦叫难,也没有克扣他在学校的生活费。然而,一点一滴的变化张龙看在眼里,比如,家里的电器一旦坏了,就不会再修;有时张龙回到家,发现家里的晚餐除了稀饭什么也没有;从未出去工作过的母亲现在天天忙得神情倦怠才回来,她不告诉张龙自己做什么工作。直到去年暑假的一天,张龙和同学上街时,在人民广场碰见了顶着烈日发广告单的母亲;张龙有一个上小学的妹妹,妹妹偷偷告诉哥哥,她想吃馋味鸭,可妈妈不给买,说只有哥哥放假回家时才能吃。“妈妈对你真好。”妹妹羡慕地说。

爸爸的去世使他当时成绩下滑得厉害。“那段时间,脑子里每天都在胡思乱想。”

母亲的辛苦终于使张龙回过神来,他明白,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了。通过补习,他今年终于考上了大学。

责任编辑:朱孔舒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