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

那一年,在北海的某个村庄,年仅16岁的特拉法尔加·罗,特别喜欢在沙滩上漫步。

那一年,岸上停靠了一艘海贼船,那些本该臭名昭著、恶贯满盈的海贼,到了村里却出奇的受村民们喜欢。

“当家的,在村子里的这段时间请让我和你们在一起,我想了解海贼是什么样的。”罗望着那群海贼的头目,面对着一群“凶神恶煞”丝毫没有半点畏惧,却是异常坚定而诚恳:“因为我以后也是要出海的。”

当时的海贼团船长红发香克斯并没有回应,只是走到罗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香克斯靠近之后,海边刚好吹起阵风,他的披风飘然而起,露出了紧贴身子的长袖,罗赫然发现,原来香克斯少了一只手臂。

莫名的不适感另罗皱起眉头,他盯着香克斯的袖子,忽然开口道:“我是能力者。”料想香克斯不可能没有听说过恶魔果实,罗便对此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若有深意的说:“2前年我吃了手术果实。”

香克斯似懂非懂的看着罗,笑着问:“你是医生吗?”

罗不明白香克斯忽然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出于什么想法,只得老实的摇摇头,否定他的猜测。

“这样的果实不当医生真是太可惜了。”香克斯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又摸了摸罗的头,淡淡的道:“如果有天你做了医生,一定要明白一个道理,救人不能用杀人做代价。”他嘴角弯起的弧度渐深:“所以我不接受你的提议。”

罗震惊的望着香克斯,久久没有开口。

香克斯笑意更浓,又补了一句:“但是,对于你的心意我非常感谢。”

过了好久,罗也笑了,笑的很纯粹,他笑是因为他理解了,记住了。香克斯的话直到10年之后依然刻在罗的心里,所以当凯撒要求找几十双活人的下身为囚犯们治疗以收买人心时,罗微笑着拒绝,而是改为用动物的四肢,这才出现了庞克哈隆德岛上的那群半人马族。

那就是后话了。

这便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情景。

从那天起,罗一直跟着红发海贼团,跟着他们吃喝玩乐,当然,也陪着做过不少正经事。这段日子是罗最开心的时光,因为经常和海贼们在一起,罗喜欢他们的义气,喜欢他们的豪爽,喜欢他们自由自在的驰骋在大海,在每一个角落留下自己的足迹。尤其,喜欢他们的船长。

——失踪——

数日后的一天。

特拉法尔加·罗失踪了。

拉基·路啃着手中的瘦肉,再次对香克斯说道:“头儿,罗已经两天没有过来找咱们了,这不像他的性格呀。”说完,他的脑袋再次向着肉的方向歪去。

香克斯一边饮酒一边故作深思状仰望着天花板,叹道:“伤脑筋啊,你说会去哪呢?”他在问他的副船长——本·贝克曼。

贝克曼寻声望去,吐出一口烟圈,说道:“躲在哪里看书吧。说起来,咱们的船医也两天不见了。”

“被罗拐跑了啊!”香克斯哈哈笑了两声:“罗的果实能力非常适合学医呢,如果开发的好,日后一定会有很大前途。”说着,他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其实,香克斯是知道的吧?贝克曼扫了他一眼,没再接话。

正如香克斯和贝克曼所料,白天,罗拉着船医躲在房间里看医书,有不懂的随时请教,晚上,待船医回去之后,他就把白天学会的知识再复习几遍。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罗的房间依然亮着灯。手里捧着一本医书,倚在窗边,认真读着书中的每一个字。

“毅力不是一天能学多少东西,而是对这些东西能学多少天,学到什么程度。”

声音自窗外传来,罗依然望着医书,淡淡的说道:“我知道。”

说完,他已把窗户打开,眼神也从文字转到刚刚跳进来的香克斯身上。

“你杀过人吗?”罗忽然提起这样一个不合时宜问题。

香克斯没有否认。

罗的眼神慢慢下移,停留在香克斯那披风下本该有手臂却只有一堆空气的地方:“很多伤口,医术再高,却也无能为力。”

罗向前迈了几步,走到香克斯面前,继续说道:“做为一个医生,既然没有办法救济一切,那么我能做的就是对我的敌人宽容点吧,日后如果一定要杀人,我不会让他们死的太痛苦。”

香克斯轻笑一声,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抚上罗的发丝,罗吃了一惊,却没有躲闪。

“死亡外科医生呀。”

——会说话的白熊——

那天过后,罗把学医的热情和时间降低到合理的水准,不再没日没夜的苦熬,但是领悟能力却是进步飞快。他偶尔跟着船医跑到村里的小医馆去实践,不出几个星期,对于一些常见的外科手术已经手到擒来。

“快来看啊!快来看啊!”

“是受伤了吗?”

“这是什么东西啊?”

刚刚为一个村民做过剑伤手术,此时正在房间小憩的罗被一阵喧哗声吵醒,他皱了皱眉头,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和煦的暖风吹起罗的短发,这种感觉让罗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舒服。

屋外,一群村民围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什么,众多声音叠在一起,让罗很难听的清楚,但是根据他们断断续续的言语,罗隐约猜测到,是有人受伤了,而且,伤的似乎很奇怪?

受伤会有什么奇怪的?带着这样的好奇,罗也向人堆扎去。

“发生什么事了?我是医生,让我进去看看。”

外围的几个人听说医生来了,便让开了路让罗往里面走。

看来真的有人受伤了,罗这样想着,提高分贝重复了一句,里面的村民们也都得知医生来了,便默契的让出一条小路,让罗比较轻松的走进圈子里。

进去一看,罗也吃了一惊。

地上躺着一只熊,一只伤的很严重的熊,浑身是血的倒在那里,让人费了半天劲才看出来它是白色的熊。

更奇怪的是,这只白熊穿着人类的衣服。

罗把白熊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一番,基本确认了它的伤势严重,忍不住道:“一只熊怎么会伤的这么重!”

那熊僵硬的挪了挪身子,想把头扭向另一边:“对,对不起……”

对不起?!除了穿着人类的衣服,居然还会说人话!

 

——正确的处理——

把白熊带回医馆后,罗陷入沉思。

他治愈过不少患者,算是小有经验,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重的外伤,如果这只熊是从山上滚下来,至少得滚几个小时才能伤成这样。

比较让罗担心的是,这么可爱的熊,万一自己水平不够,治疗中把它的毛全搞没了,那得多难看啊!尤其是它心理这么脆弱,真发生这样的事会不会伤心过度再死回去?

脑海中浮现一只无毛熊抹着眼泪上吊的情景,罗使劲甩甩头,努力把这些糟糕的想法甩出去。

船医自然比罗的医术高明许多,但是,等到船医回来,白熊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至于村里其他医生,罗又觉得信不过。

所以,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顾虑,罗还是给白熊做了紧急处理。

经过几个小时紧张的治疗,到了傍晚时候,香克斯才带着伙伴们回来,此时白熊已经被绷带包的严严实实,躺在床上睡着。

罗向他们简单叙述了事情经过,又请船医给昏睡的白熊重新检查,检查完毕后,船医得出结论:罗给白熊做的都是最正确的处理。

罗松了口气,向香克斯望去。

香克斯已来到罗身边,并投来赞赏的目光,温柔的道:“你真厉害,罗。”说着,他又摸了摸罗的脑袋,这似乎是他的习惯。

对于香克斯的动作,罗丝毫不觉得反感,甚至有些喜欢……罗笑着转移话题,说道:“你们这两天很忙啊,酒吧也很少去。”

“嗯。”香克斯微笑着回答。

直觉告诉罗,会有不喜欢的事情发生。

贝克曼接下话茬:“我们在研究最近的天气和附近的地形。”

紧接着,船医说道:“以你的医术治好这只熊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它醒来恐怕是几个星期之后的事了。”

罗的笑容僵在脸上,虽然知道这群人迟早是要离开的,也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如今到了离别之际,仍是没有办法做到毫无所谓。相处这么多天,都已经习惯他们存在了。

“要走了吗?什么时候出海?”罗依然在笑,看起来却是那么不自然。

除了和朋友离别的不舍,还有一种连罗自己都不明白的感觉,在他心中肆意流窜,没有任何缘由,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种感觉已袭满全身,并且另他非常难受。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启程。”这次是香克斯亲自回答。

“那今晚在酒吧给你们送行,我去准备准备,你们收拾好东西就过来吧。”

未等众人回话,罗便冲出屋子,独自一个人朝酒吧的方向奔去。

——离别前夜——

昏暗的灯光,熟悉的烟酒味道,无疑就是罗经常光临的酒吧了,到达这里的时候,天色还没有黑透,隔着纱窗,隐隐可以看到外面奔波的行人。

来的太早了,要提前准备些什么吧?

罗这样问自己,想了又想,这顿散伙酒其实什么都不需要,找不到提前到场的理由,罗才发现,真正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让自己梳理情绪的地方。

低头叹息一声,罗来到吧台前,点上几杯啤酒,自斟自饮起来。

——我们是红发海贼团,我是船长香克斯。

罗倚在酒吧的吧台上,回味着香克斯做自我介绍的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红发……他认真的想:“有一天我也会做海贼,有了我的海贼团,我就给它命名为——”

“在这等多久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罗的思绪,这声音比酒吧里的烟酒味道更熟悉百倍,罗歪头一看,香克斯已经坐到自己身边。

“当家的……”罗轻唤一声,迎上香克斯温柔的笑容,罗问:“你怎么也来这么早,他们呢?”

“这不是吗?”香克斯摆了摆手,罗朝着四周环顾一圈,原来大家早已分布在酒吧各处,成群结队的开始喝起酒来,霓虹灯光下,把大家映的多彩多样。

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本想提前给你们做点准备,结果连你们进来都没发现。”

香克斯摇摇头,站起身,同时也把罗从椅子上拉了下来:“傻孩子,谁会跟你计较这个。你看大家不是很开心吗?”他顺手拿起罗的啤酒,饮了一大口,忽然问道:“要不要出去走走?”

“嗯。”听到香克斯的提议,罗毫不犹豫点头答应,就这样任他拉着自己,走出酒吧,来到海贼船停靠的岸边。扑面而来的清凉海风,把罗的阴霾情绪一扫而空。

在这样的大海面前,有这样的海贼陪在身边,任何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抛开。

罗歪着头,看着香克斯的侧脸,他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胸襟和气魄,远比眼前无边无际的大海更加广阔,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成为这样的男人。

接着,香克斯对罗讲了许多故事,有前任船长当上海贼王的故事,有结实众多伙伴的故事,有与多年至交切磋剑术的故事,还有,把失去的手臂赌在新时代的故事。

罗杰、雷利、卡普、白胡子、巴基、鹰眼、路飞……

香克斯讲了许久,一直讲到深夜,他讲累了,就躺在沙滩上,歇息了一会。

“当家的。”罗也躺在香克斯身边,不知从哪里来的自信::“总有一天,我会爬到你的高度与你并肩而行。如果我超越了你,你也要努力赶上我,走在我的身边!”

“好。”香克斯轻轻的应着,慢慢靠近罗,没有睁开眼睛,却能准确的抚上罗的发丝:“你是一个有前途的孩子,以后你也会有自己的伙伴,可以过我们这样的生活,所以,你不必为我们的离开而难过。”

这些道理,罗当然明白,他却依然为他们的离去赶到悲伤:“是的,想要的生活可以努力创造,想要的伙伴可以用心结交,可是,有那么一个人,是无论什么都无法复制的。”

想通了这些,罗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被微风吹起发丝时,会有那样愉悦的心情。

香克斯却扑哧笑了一声。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仿佛自己的感情被轻视、被嘲笑,罗很生气,更觉得难过,他站起身想离开,却发现香克斯已站在自己眼前,再一转身,香克斯又立即出现。

“这算什么?证明你的速度和实力?”罗愤怒的道。

香克斯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罗。

四目相对,锋利的眼神对上真诚的双目,终究还是败下阵来,罗扭过头不去与香克斯对视。

“我笑的是我自己。”香克斯说:“对不起,罗。”

罗依然没有转头,却已准备听他解释。

香克斯的神情异常严肃,他认真的说:“让一个孩子,特别是一个男孩子对我产生这样的感情,是种犯罪。”

“我不是孩子。”罗的声音平静而不带任何情绪,这正是他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

香克斯没有理会罗的不满,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可是,我却纵容自己犯着这样的罪。”

什么意思?

罗尚未反应过来,已经被香克斯拥进怀里,他怔在当场,任其把自己抱的更紧。

“留些难忘的回忆吧。”香克斯露出一个暧昧的坏笑:“对一个孩子做这种事,我的罪就更大了。”

罗扬起嘴角,这样的香克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无需谈情说爱,无需任何承诺,因为一切已不言而喻。

“再说孩子这两个字我就灭了你。”

“成长成男人给我看。”

“roo——呃……”能力没有用出来,却忽然感到一阵眩晕,罗瞬间瘫在香克斯怀里。

“该死……”罗不甘心的看着他。

香克斯微微一笑,提醒道:“以后碰到这样的力量一定要让自己保持镇静哦。”

再温柔,也是拥有霸气的男人,充满爱和温柔的霸气是无法抵御的!

 

——选择——

清晨时刻。

太阳如往常般缓缓升起,天空还是那样蔚蓝,大海仍旧无际无边,村民们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前一天的生活,并未与昨天有任何改变。

仿佛他们没有离开,更不曾出现。

可是,怀中残留着那人的体温,他的拥抱、亲吻、还有…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真实,那样温暖。

海贼船的背影终于在大海中间化成圆点,罗寂寞的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漠然转过身,继续迎接这新的一天。

“为什么不干脆带他一起走呢?”

红发海贼船上,耶稣布这样问香克斯。

拉基·路一如既往的啃着肉,在旁边附和道:“我看罗挺喜欢当海贼的,他又不像路飞那样是个孩子,带着他历练历练也没什么嘛。”

“啊~怎么说呢。”香克斯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仿佛毫无所谓,却掩不住那份认真:“总不能让他活在我的庇护下永远不长大吧。”

“可是你在罗杰海贼团时比罗还小呢,还不是被一群前辈照顾吗?”拉基·路做疑问状。

香克斯意味深长的摇摇头,耐心的解释道:“那不一样,上罗杰船长的船是我自己的选择,罗的第一步还是由他自己迈出去才比较有意义。”

不只如此,香克斯更加清楚,即使罗想留在自己身边,也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他有他自己的选择。

而且,罗还有更重要的使命……

那就是在接下来的至少两个星期里,小心翼翼认认真真的给他第一个伙伴上药疗伤。

是的,让白熊当自己的伙伴,即使他是只熊,也要让它健健康康的陪自己出海闯荡。

这,就是特拉法尔加·罗对未来做的第一个选择。

‘你有名字吗?如果没有的话,以后你就叫贝波了。’

‘快点好起来吧,我们可不能太慢了。’

看着熟睡的贝波,罗轻轻顺了顺它的毛,露出自信的微笑。

——超新星——

三周后,罗带着贝波乘船出海了,准确的说,罗带着贝波……乘潜水艇出海了。

贝波非常希望把这搜潜水艇换成一艘大船,或者是小船也可以!再小的船,也不用像呆在潜水艇里这样闷热。

很不幸,贝波的建议被罗否定了。

由于吃了恶魔果实,罗永远无法下海,但是他却非常想知道海底的风光,因为那是香克斯去过很多次的地方。

所以,无论贝波多么不愿意,最终还是接受了这艘潜水艇成为他们伙伴的事实,让它陪着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经历风风雨雨……

转瞬间,已过八年。

此时的特拉法尔加•罗已成了备受瞩目的超新星海贼,海贼团逐渐壮大,加入了很多伙伴,他的名字为世人所知,挂着照片的悬赏令传遍大街小巷。

“红心海贼团船长,有着“死亡外科医生”称号的特拉法尔加·罗,悬赏金2亿贝利。”

红心海贼团……除了罗自己,只有一个人知道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

此时,在这片宁静的海上,那人正望着天花板,饶有兴趣的回味着通缉令的内容。

红发——红心

透过窗子,香克斯仰望着浩瀚的星空,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上。

……

“真的好想你啊,罗。”

脑海中浮现那少年的影子,香克斯叹息着闭上眼睛,欣然入睡。

 

——离奇失踪——

短暂的怀念过去后,罗悄然理好情绪,再度恢复成漫不经心的模样。只是,他心里隐约有种感觉,马上会发生一段不容错过的故事。

罗的预感很快成为事实,虽然这里本来就是一个不法会场,从成立至今,免不了发生一些大大小小的状况,但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般惊天动地,甚至给会场带来毁灭之灾。

拍卖会才刚开始没有多久,就发生了奴隶“因紧张过度而流鼻血晕倒”的事故,好不容易安抚了群众,又有不速之客闯入,把会场搅的混乱,直到一个名叫小八的鱼人中枪之后,“草帽小子”蒙奇•D•路飞一拳打向了世界贵族“天龙人”的肥脸。

罗冷眼旁观着一切,却暗自感到欣慰,因为眼前这个为了伙伴向世界贵族出手的“傻子”,并没有辜负那个人的期望。

后面的情况更加紧张,对罗而言,却是更加精彩。22年前海贼王的“右腕”、也是香克斯曾经的副船长——冥王西尔巴兹•雷利,在万众瞩目之下,救走人鱼凯米。

虽然年事已高,却仍然不失大海贼的风采。

紧接着,罗与路飞、基德三人,轻松击败了包围会场的数百名海军,并且为红心海贼团收纳了一名新的船员,巨人海贼强帕尔。

然而,事态越发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起来……

殴打“天龙人”的事情很快惊动了海军本部,海军大将“黄猿”波尔萨利诺带着科学部队队长战桃丸及一众“人间兵器”到香波地群岛进行镇压。

一方面,草帽海贼团全体成员在“暴君”巴索罗米•熊的掌下消失,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另一方面,罗与基德同时遇险,在多番辛苦之下,合力打败了巴索罗米•熊,可是,打倒这一个,又出现另一个,再打倒一个,又出现一个……待两人脱离危险后,都已经筋疲力尽、伤痕累累。

罗找了个稍微干净点的地方坐下。

基德背对着罗的方向,也坐了下来,“喂,特拉法尔加•罗,这样的程度你还死不了吧?”他喘着粗气对身后的人发问,虽然现在已是狼狈不堪,却没有放低自己的姿态,因为无论什么时候,他,尤斯塔斯•基德,绝不向任何人低头,永远会保持自己的骄傲。

“还好。”罗不想像基德那般逞强,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

——你为什么要出手?

基德满脸不忿的问。——

——你过于相信自己招数了吧,尤斯塔斯当家的。

——你真的觉得这家伙是七武海吗?

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第二个对手已经出现。——

现在,看着那几个倒在地上的“暴君”,基德回想起这段对话,虽然有些不服,还是得承认罗比自己观察力强一些,忍不住问道:“你刚才说的没错,那你知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想大概是——”

身后的声音忽然停下,基德催促道:“有什么想法就快说啊。”等了片刻,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基德有些不耐烦了,再次催促道:“你倒是快点说啊!”

再重复一遍,身后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我说你卖什么关子!”基德愤怒地转过头去,恨不得跟这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男人打上一架,可是,身后只有空气,想打的人已经不知去向。

罗的伤势和基德差不了多少,纵然没有受伤,基德也不相信他可以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离开。

难道是被海军大将抓走了?

“喂!特拉法尔加•罗!你去哪了?!”基德向着四周大喊几声,“你听的到吗?!你还活着吗?!”喊了半天,没有把罗喊出来,却迎来了飞奔至此的贝波。

贝波一跑过来就急切的问道:“你在找我们船长吗?你知道他在哪吗?”

“废话!知道在哪我还扯着嗓子喊嘛!你有没有脑子!”基德没好气的回道。

“对不起……”贝波委屈的道了个歉,继续从其他地方寻找自己家船长去了。

这个岛上还会有谁能有这么快的速度?为什么单单只把他带走?是他的仇人吗?他有危险吗?基德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忍不住在心里骂道:爱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责任编辑:曾晓薇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