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道贵

张道贵

最大的幸福

——记襄州区伙牌镇张道贵、金敏夫妇

她,出生于1967年;

他,出生于1972年;

她,先是民办教师,后来考上襄阳县教师进修学校,被分配回伙牌镇,到原来的农村小学教书;

而他,初中毕业考入襄樊市体育运动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家乡伙牌镇,在重点初中——邓湖中学任教;

她叫金敏,他叫张道贵。

他们本是两条平行线,却结成了一个同心圆。

         你是我的港湾

我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张道贵说。

刚参加工作时年青气盛,有点“嘎”。记得有一回和领导闹意见,我一气之下,把领导办公室的玻璃全砸了,他说。

那时候很能吃。别人吃饭用碗,了不起的用钵,我用的是盆儿。他一边说一边比划,比脸盆小一点,比汤碗大一些。

那时候还好乱跑。同学多嘛,不喜欢上班,就喜欢到处玩,他说,工资只够顾住嘴了!

时光荏苒,任何事物都会改变,人也不例外。他的变化来自于婚后。

爱人金敏,中等身材,微胖,短发。很普通的一个人,搁在人群中你绝对不能发现她。

她很心疼人,他说,在她面前,你都没有脾气。

“心疼人”意味着要多付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付出感情怎么能收获感情?

家务活全包了,她从不喊他动手。洗衣、做饭、带孩子,都是自己来。

地里活一起干,她总是让他多歇歇。在娘家,她有父母哥姐,却从来没有娇气过。不管是在娘家婆家,农忙时候总是拿起镰刀就割麦,扛起锄头就下地。

工作上争上游,她总是落表扬。从学前班到六年级,她打了个大循环;从语文数学到音乐美术,她挨个儿教了一遍;从路边学校到“三不沾(不沾村、不沾路、不沾河)”,她一直在农村小学转。她还多次被镇党委、政府评为“优秀教师”、“模范班主任”。

奇迹出现了。在她的操持下,能吃好了,能穿美了,工资也开始有结余了;他抱孩子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老家农忙的时候,他会抢着干脏活重活;工作也干得有声有色,还担任过教导主任呢!

她很鼓励人,张道贵说,在她面前,你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为服从组织安排,在她的鼓励下,他们来到尹张小学工作。九十年代的尹张小学,位于伙牌镇西北角上,距镇政府二十多里,距尹张村委会十多里,是个典型的“三不沾(不沾村、不沾路、不沾河)”学校。

姜凤梅老师说,我在那儿工作了一年,感觉远的很,那应该算是我们镇的“边疆地区”。

他们却带着刚刚两岁的女儿,一呆就是三年。那时候全镇师资力量紧张,尹张小学条件不好,是没有人愿意去的。他们的到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有两位老师留了下来,又调来两位新老师。五个年级,六个老师,三十亩的校园,两百多个学生,都有了生气。

那时候老师少学生多,都实行“包班”的办法,各门课都是自己教,工作量很大,他们两口子一人包一个班;

那时候一放学,人都走光了,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住在校园里,无形中就承担起看校护校的任务,大家开玩笑说他们是开“夫妻店的”;

那时候电线老是被盗,经常停电,只能点着蜡烛改作业、写教案,更别说看电视了;

每到开学的时候一下雨,交通受阻,书本就只能运到小铁路边。为了能按时开学,他们就只能用肩背人抬的方式,走完八里路,把书运回去。

在这期间,老师们来的来,走的走,学生们也越来越少了。现在,尹张小学已被撤消了,只剩下空旷的校园,孤零零的矗立在田地中。但是,正是在他们的坚持下,尹张村那个年代的孩子们才得以迎着朝阳,茁壮成长。

要不是她的坚持和鼓励,我们干不了那么长时间,张道贵说,这个时期,她就是我的灯塔,家就是我的港湾!

        

我是你的蓝天

转眼间,时间就到了2010年。

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了,正在办公室参加集中改卷的她,突然感到全身不适: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右手也不能动弹。

同事们手忙脚乱的把她送到镇医院。经检查,是轻度脑梗塞。由于发现及时,也没有磕着碰着,暂时没有大碍。她在医院打了几针,没有住院就回来了。

休息了一个暑假,她又照常上班。这学期,她担任四年级班主任兼数学老师。班上有60多名学生,是全校人数最多的班。开学初,学校本来要把四年级分成两个班,可是由于本校教师人手紧张,支教教师到位较迟,就由她先顶着。这班岗一站,就到了农历年的腊月间。

快要期末考试了,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忙碌。她又感觉身体不适,爱人张道贵劝她去检查一下,她说,等放假了再说吧,就一边吃药,一边坚持上班。

期末考试结束了,分数还没有汇总,她又出现了脑梗塞现象,主要表现是全身麻痹,不能说话,不能走路,左半边身子不能动弹。

他马上把她送到了县医院,请好了假来照顾她。推上跑下,端水喂饭,他全心全意,犹如照顾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在他的护理下,她恢复的很好,很快就能下地行走了,农历春节前就出院了。

2011年的大年初一,她脑梗复发,病情加重。在县医院做脑血管造影手术后,她腿上产生了一个鸡蛋那么大的包。他觉得不正常,急得直跳脚,随后就把她转到了市中心医院。在动手术的两个多小时里,他站都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直到她手术成功。

经抢救及时,她脱离了生命危险。醒来后,她一直望着他,眼睛不离他左右。有一回,换作是她大姐和三哥照顾她,她就一直哭,直到他来。

最亲不过父母,最近不过夫妻,他说。

住院一个多月,花费三万多元后,她的病情真正稳定了下来,在不能说话、病瘫卧床的情况下,回到了家里。

他开始特别忙碌起来。

他宠她,喊她“小金”,做可口的饭菜喂她吃;

他逗她,他说,我陪你一起用反手,要练成“大侠”;

他教她,像教一年级的学生一样,一个字一个词的说;

他伺候她,穿衣脱袜、按摩揉脚是“规定任务”。。。。。。

苍天不负苦心人。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她逐渐能说简单的词语,能拄着拐杖行走,能笑了。

他又花了三千多块钱,买了一辆小麻木车,作她的“专车”;又找来了一把太师椅,放在车厢里,作她的“龙椅”;椅子的左边被锯掉了一小截,并细致的缠上了白纱布,为的是不磨手。

春暖花开,他带她去看桃红梨白;逢年过节,他带她去走亲访友;身体不适,他带她“出去旅游”——他们总是把进出医院叫做“旅游”。

百世修来同船渡,千世修来共枕眠,不容易,要珍惜,他说。

心会跟爱一起走

他们的家,在襄州区伙牌镇凉水小学教师周转房里,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没有任何现代一点的家具,客厅里摆放着一张木制高低床,一个木制书柜;卧室里一张双人床,一个衣柜上面放着一台电视机,仅此而已。

精神的富足足以战胜物质的贫乏。

他早已经回归岗位,重新登上三尺讲台。不仅担任了六年级的科学课、一年级的体育课的教学任务,而且是综合教研组(体育音乐美术等)组长,还义务承担起学校的水电维修工作。

学校线路老化,在改装线路时,他爬上三米多高的电线杆,顺利接好线路,为学校节约了一笔经费;支教教师刘红丽的宿舍水管被冻裂,他忙活三个多小时,把水管修好了;至于维修学生寝室的灯、教师办公室的插座,他更是随叫随到,保证修好。

她也越来越好。在只能半步半步抖着走的情况下,她拄着拐杖,坚持从二楼挪到楼下水泥地上锻炼。当同事们想扶她一把时,她都笑着拒绝了。

他的父母,已经七十多岁了,还关心着他们;他们的女儿,已经考上大学,还坚持每周至少一个电话,嘘寒问暖。

五十五岁的老教师冯世勇说,我是道贵的小学老师,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能做到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两口子互相照顾,都很要强!

他们是一对平凡的夫妻,却有不平凡的经历。在他们身上,我们可以充分感受到夫妻关爱之情,家庭和谐之美,凝聚着巨大的“正能量”,凉水小学党支部书记张道付说。

有位哲人说,人的一生,最为重要的理解,莫过于夫妻之间的理解;最大的成功,莫过于婚姻的成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家庭的幸福。

他们全部拥有!

 

责任编辑:许航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