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军华与妻子张瑞瑞合影。(资料照片)

襄阳日报 记者 严俊杰 王晶晶 通讯员 姚敏

丈夫遭遇车祸造成脑死亡,妻子忍痛决定捐献其器官,点亮了4名重病患者的生命。连日来,市中心医院医生张瑞瑞和丈夫靳军华的故事,感动了不少网友。

“他的心脏还在跳动,肾脏和肝脏还在工作。”2月12日,张瑞瑞说,靳军华没有死,只是换了种方式,在这个世界继续活着。

家人:他是家里的顶梁柱

1979年,靳军华出生在山东聊城市莘县妹冢镇掌史村的一个贫寒家庭。

靳军华的爷爷患有“老寒腿”,无法下床行走。由于没钱就医,父亲靳留锁买来针灸医书研究,拿着尺子找穴位扎针,最后爷爷能下床走路了。

或许是目睹了这段“传奇”,1999年,靳军华报考了山东菏泽医学专科学校。

2000年暑假,靳军华用听诊器听出姐姐靳淑芳心脏有杂音。他让姐姐到聊城做CT检查,靳淑芳却认为靳军华在“说胡话”。

“过了几天,他说要去聊城买几本专业书,让我陪着去。”靳淑芳说,到了聊城却被弟弟拉去了医院。靳淑芳被诊断为室间隔缺损,属于先天性心脏病。

靳淑芳第一次被弟弟的医术震住了。可由于贫苦,直到2014年,靳淑芳才在靳军华的帮助下做了“补心”手术。

2002年,靳军华考入泰山医学院读本科,2004年考上郑州大学医学院的研究生。

2007年,连续几个假期勤工俭学不回家的靳军华返乡过年,在沙发上意外看到靳留锁的CT片。

“当时就说我肺有问题,让我去看病。”靳留锁说,经不住儿子软磨硬泡,他去了济南一家肿瘤医院,结果被诊断为肺癌,要切除部分肺叶。靳留锁一打听,手术费要2万元,当即就拒绝:“我下半辈子也挣不来2万块钱,怎么还能花这么多钱治病呢!”

人来人往的医院走道,靳军华突然跪下,抱着父亲的双腿求他去做手术,医生和周围人无不为他的孝心感动。挨不过儿子的苦苦哀求,靳留锁做了肺叶切除手术。

在郑州大学,靳军华遇到读本科的河南漯河姑娘张瑞瑞,两人一见如故。

2007年夏,靳军华来到市中心医院美容整形科工作。这一年,靳军华把张瑞瑞带回山东老家,可两人的爱情遭到家人的反对。

“我们家已经够穷了,你再找个条件差的老婆,穷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有亲戚劝靳军华,他却反驳:“钱不都是人挣的么,只要我们努力,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

2011年,张瑞瑞研究生毕业后,也来到市中心医院工作。当年,两人喜结连理。5年来,小两口不仅还清了房贷,还帮靳军华家里还清了10多万元债务。

“去年夏天,弟弟跟我说,以后的日子会过得越来越好。”靳淑芳哭着喃喃自语,“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没有他,我们该怎么办呀?”

同事:总感觉他还会回来

靳军华所在的整形美容科一年要做3000多台手术,平均每天做13台手术。靳军华去世后,科室人员一直没有动他的办公桌。整形美容科技师刘丹丹告诉记者:“总感觉他还会回来。”

“他是个十分得力的同事!”整形美容科负责人胡强说,靳军华不仅专业知识扎实,而且责任心非常强。

两年前,谷城县一个女孩做除狐臭手术。术后,患者伤口愈合情况不好,并对部分药物有过敏症状。靳军华每天用微信跟踪了解其情况,而且不断调整药物和剂量,直至一个月后这名患者康复。

“刚到科室时,他的动手能力稍差一点。”胡强说,当时靳军华在割双眼皮手术上手法欠缺,但他每次都将患者术前术后照片储存好,回家认真学习、对比,找差距。这几年,靳军华经手的割双眼皮手术颇受好评,已经成了“一把刀”。

按照规定,每做一台手术,医生要向病人宣读知情同意书。

“以前觉得他啰嗦。”同事王润和说,许多医生都是读一读条款,几分钟就完事了。而靳军华每次耐心向患者讲解,热心回答患者的每一个疑问。直到患者没有问题,才会让其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王润和说,“现在想再听他啰嗦几句,却再也听不到了。”

靳军华的儿子洋洋是早产儿,7个多月就出生了。住在ICU病房时,洋洋浑身长满疹子。

“孩子病成那样,换我早就没心思上班了。”王润和说,可靳军华每天照常上班、看病,这份沉稳让他记忆深刻。

因为工作繁忙,靳军华已有2年多没回老家。整形美容科护士长吴慧杰说,靳军华打算今年过年给自己放个假,回家看望父老乡亲,但现在,这个决定再也不能实现。

2月11日,刘丹丹正在值班。她的桌子对面,是靳军华曾经问诊的地方。桌子上整整齐齐摆放着电脑和《医学英语情景实用指南》、《烧伤外科治疗与功能康复》等书。

刘丹丹说,靳军华为人低调、内敛,和病人沟通时极有耐心,什么问题都会耐心解答。上班8年来,靳军华从没收到过任何投诉,是名副其实的“零差评”医生。

中午值班快结束时,有个父亲抱着4岁的孩子赶到门诊,问刘丹丹:“靳医生在么?我儿子小腿烧伤要换药,只有靳医生换药时,他才不哭闹。”

刘丹丹动了动嘴,“靳医生再也来不了”这句话被生生咽进肚子里,可眼泪却差点夺眶而出。

妻子:我只是完成了他的愿望

2月12日上午,窗外大雨。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让张瑞瑞一惊,她赶忙接起电话,是丈夫的同学咨询骨灰返乡时间。

春节期间,张瑞瑞时常陷入一种失神的状态。她把和丈夫之间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又一遍。

一个月前,靳军华的电脑出现故障,送到万达广场附近维修。1月17日是星期天,下夜班的她在家休息。下午2点,靳军华一个人出门去取电脑。

下午4点半,靳军华的科室有一个重要会议,可4点钟他还没出现。胡强不断拨打靳军华的电话,打了十几遍后,电话终于通了,却听到交警说“出车祸了”。原来,靳军华步行至万达广场过斑马线时,被一醉驾司机撞伤昏迷,当即被送往市中心医院(北区)抢救。胡强迅速通知张瑞瑞,并向脑外科、神经外科医生寻求帮助。

当晚,靳军华做完手术,但效果并不好。“我每天上网查资料,企盼奇迹。”张瑞瑞说,她不相信靳军华会舍下一个家独自离去。在她的记忆里,靳军华非常细心,平时出门都会牵着她的手,提醒她注意车辆。她感冒打针,靳军华会不厌其烦提醒大夫做皮试。她下夜班,靳军华会送上热腾腾的早饭;遇到一起下班,他则会在科室等她……

术后,靳军华的情况越来越差,受伤的脑部伤口不停渗出脑组织和血液,脸部开始浮肿,呼吸仍然要借助呼吸机。1月底的一天,张瑞瑞决定亲自给靳军华换药,拆开头部的纱布,她发现丈夫的伤口已化脓。

“化脓就表示情况无法挽回了。”张瑞瑞说,虽然她有一万个不情愿,可是不能不面对事实。

上大学时,靳军华和张瑞瑞不止一次谈到生死问题。在靳军华眼里,人难免一死,如果能把眼角膜等器官捐献出来,让更多的人活下去,会更有意义。

1月30日,张瑞瑞将捐献器官的想法告诉靳留锁等靳军华的家人,获得了他们的支持。2月3日,张瑞瑞忍着悲痛签了字,捐出靳军华的心脏、肝脏及双肾。

2月5日,靳军华的心脏被送达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成功移植到一名患者体内;他的肝脏与两个肾脏也在武汉同济医院成功移植到3名患者身上。

“我只是完成了他的愿望。”张瑞瑞说,换作是她,靳军华也会做出这个决定。

责任编辑:陈忱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