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晚报记者 秦臻 楚天快报记者 丁心栓

这个春节,对靳军华一家来说,本该是个幸福的团圆年。

靳军华是湖北襄阳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科的医生,老家在莘县妹冢。由于各种原因,他已经两年没有回过家了。年前,靳军华早早和妻子计划,这次要回莘县老家过年,和家里的亲戚朋友好好聚一聚。

然而,1月17日的那场车祸,让所有期待都化为了泡影。

1月17日下午2点多,靳军华在步行至襄阳市万达广场附近过斑马线时,被一名醉驾司机撞成重度脑外伤昏迷,当即被送往襄阳市中心医院抢救,不幸的是,36岁的他一直未能苏醒。2月3日下午,他被诊断为脑死亡。

强忍着巨大悲痛,靳军华的妻子张瑞瑞决定捐献出丈夫的双肾、心脏和肝脏,拯救更多的病人。“他活着的时候一辈子都在看病救人,希望最后还能再帮助病人一次。”同为医生的张瑞瑞哽咽着说。

多家凑钱供出一个研究生

“很争气,读博士是他从小的梦想”

1979年,靳军华出生在莘县妹冢乡掌史村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唯一的姐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在靳军华很小的时候,靳军华的父亲靳留锁为了多赚点钱,远赴东北打工,留下靳军华的母亲在家照料农活和孩子。那时候,为了替姐姐分担生活的重担,靳军华的舅舅王广增放了学就到姐姐家来帮忙照看小军华。

“他家只有两间破烂的房子,连像样的堂屋都没有。小华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什么心里话也愿意跟我说。”王广增说,“小华上学期间,只要一放寒暑假,就会来我这里住几天,我手头上有钱就会给他几百。小华也很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从小的梦想就是将来能读博士。”

由于家庭贫困,靳军华的求学路走得很艰辛,舅舅和两个叔叔都尽其所能帮助他,每到交学费的时候都是多个家庭东拼西凑,才没有让他中途辍学。靳军华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也清楚地知道,只有努力学习,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1999年,高中毕业的靳军华考入山东菏泽医学专科学校,学费又成了大问题。靳军华在镇上的信用合作社贷了15000元钱,才得以走进大学校园。王广增说,2007年,靳军华硕士毕业时,本可以在聊城市人民医院就业,但得知襄阳市中心医院能够提供4万元的安家费,急需还清贷款的靳军华,最终选择去了襄阳。

每次回家都有人找他“看病”

“他每次都耐心解释,提出一些建议”

2006年,张瑞瑞被这个真诚朴素的小伙子打动。后来,张瑞瑞跟随靳军华到了襄阳,组建了家庭。

2011年,他们结婚时,借贷40万元在襄阳市襄城区冯家巷审计局家属院买了套二手房。2012年,儿子洋洋(化名)出生。因为早产,孩子出生时仅二斤七两,在保温箱里呆了一个多月才算保住性命。靳军华把母亲接到襄阳照看孩子,为了省钱,全家人依然过着苦日子。现在的天气,襄阳最低气温只有零度,为了节省电费,老人就带着3岁的孩子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

靳军华出事后,靳军华的三叔靳和印赶到襄阳。“小华住的那个家非常破烂,买的都是旧的二手家具,实在不像个样。”靳和印说,“因为工作忙、孩子小,还为了节省路费,他们已经两年没回来过了,早就说今年过年要回来,却发生了这种意外。天塌了,可让老人和孩子怎么过啊。”

靳和印抽泣着告诉记者,靳军华从小就是孝顺孩子,父母身体不好,脏活累活都是抢着干。“村里能出个研究生不容易,自从小华上了大学,每逢放假回家,就会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找他询问身体的不适,他每次都给大家耐心解释,提出一些建议。”靳和印说,“小华对谁都好,就是对自己太苛刻,这么多年就没见他给自己添置过新衣裳,也舍不得吃什么好的。”

兄弟们订好酒菜等他团聚

“我们盼着华哥回来,却等来这个噩耗”

事故发生后,靳军华因重度脑外伤昏迷,当即被送往襄阳市中心医院抢救。

该院北区重症监护室主治医生李大伟介绍,靳医生遭遇车祸当天,就已没有了呼吸意识。2月3日下午,因为颅脑外伤严重,靳军华被诊断为脑死亡。

张瑞瑞也是襄阳市中心医院的医生,为了让丈夫的生命换种方式延续,她和家人最终做出捐献靳军华部分器官的决定。2月5日,在武汉同济医院,靳军华捐出了心脏、肝脏和两个肾,捐献的器官通过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分配,4名重症患者接受了器官移植手术,得到及时救治。

李文庆和靳军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两家都住在村东头,相隔几十米。李文庆说,小时候俩人一起爬树、游泳、玩泥巴、打四角,虽然当时家里很穷,但是有了好东西从来都是一起分享。“俺华哥脾气好,走到哪里都有一大帮朋友。”李文庆说,“华哥比我早上一年学,学习成绩非常好,那时候我们经常一起上学,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华哥都没少帮我的忙。”

李文庆告诉记者,村里的很多孩子十六七岁初中毕业之后就出去打工了,靳军华一直读完硕士。“上次相聚还是两年前,那时候华哥结婚时间不长,洋洋还很小。”李文庆停顿了一下说,“刚听说华哥出事了我都不相信,从网上看到消息后才知道这是真的。那些往事都不能提,心里酸溜溜的。”

虽然两年多没见面,但是李文庆一直都跟靳军华保持联系。年前打电话时,靳军华还说襄阳的黄酒好喝,想在春节期间带些回来让兄弟们尝尝。李文庆也提前联系通知了10多个朋友,订好了酒菜,就等着靳军华回来好好聚聚,没想到却等来这个噩耗。

3岁娃天天嚷着去医院找爸爸

“爸爸快回来,回来给我讲故事”

自从儿子洋洋出生后,靳军华的生活里就又多了一项内容,如果是晚上8点半前下班回家,只要儿子还没睡,他都会给儿子讲故事。如今,在靳军华卧室的书柜里,一大摞的幼儿读物、图画册静静地躺在那里。

2月12日上午,记者见到靳军华3岁的儿子洋洋时,尚不知事的他正欢跳着在不大的房间里跑来跑去。自从爸爸出事后,洋洋就再没见过他。靳军华过世的事,全家都还在瞒着他。洋洋的奶奶说:“3岁的娃子,不知道爸爸出车祸到底是啥意思,只知道嚷着要去医院找爸爸,我们告诉他爸爸躺在医院里治病。军华住院期间,每天晚上洋洋都要我带着他去医院,在医院门口扯着嗓门大喊‘爸爸,爸爸快回来!回来给我讲故事’……”说这些话时,洋洋的奶奶数度哽咽。

“他在元旦后还跟我说洋洋又长壮了,我当时就乐了,告诉他今年春节把孩子带回老家看看。”20多天的伤心欲绝,靳军华的父亲熬白了一半头发,红肿的眼里已没有了泪水。“军华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原本说好今年春节回家团圆的,我早就准备好了两垛木柴,等儿子回来可以让他们一家暖暖和和地睡觉。”老人手里拿着一张靳军华的照片,反复温柔地看着,缓缓地讲述过去的事情,像是儿子还在。

今天启程回老家

“他再也不用操心父母孩子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1月17日,靳军华遭遇车祸后,他的手机一直在响,大部分是患者打来的。

靳军华的同事刘丹丹回忆起了一个细节,1月20日,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来到门诊问“靳医生来了吗?”“休假了,让别的医生为你做手术可以吗”“不,我等着靳医生。”此后,老人每天都过来坐在靳医生的诊室门口等,等一两个小时仍没见着靳医生就自己默默地离开,连续10多天都是如此。

“他走了,才知道他平时有多累。”整形美容科主任胡强说,科室一共5个医生,一个在住院部,一个休产假,整形美容科不同于其他科室,每一位患者术后的拆线、上药又都相当于一次手术,至少需要50分钟,每一次靳军华都很用心。他每天要接诊七八位患者,算下来基本没有休息时间。

张瑞瑞说,丈夫比她大6岁,10年里,她在丈夫面前像个孩子。平日里,家里财务开支,父母体检就医,水电费、天然气充值等,大小事情都由丈夫操持。早上,丈夫给她带早餐;晚上,等着她一起下班;过马路会拉着她的手……

“军华以后再也不会因颈椎疼睡不着觉了,也不用操心父母、孩子了,他可以好好休息了。以后所有这些,我会勇敢挑起,只希望如果有来世还能做夫妻。”张瑞瑞说。

连日来,靳军华医生的感人事迹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北京日报》、《京华时报》、《湖北日报》、《长江日报》、《楚天都市报》等媒体纷纷跟进报道。新华网、新浪网、中国网等上百家网站进行转发。《靳医生,您的心我们收到了》被凤凰新闻客户端转载后,网友们的点赞评论超过16000条。此外,襄阳市政府、市卫生局、襄阳市中心医院等部门也都在密切关注、妥善处理此事。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靳军华的告别仪式初七下午在襄阳市殡仪馆举行,初八一早启程回山东老家。

责任编辑:陈忱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