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葆玖33

京剧“梅派”最为广泛传唱的代表作就是《贵妃醉酒》。而梅兰芳、梅葆玖两代京剧名家都曾在杨贵妃的第二故乡西安出演《贵妃醉酒》,有着一番特殊的意义。梅葆玖唯一男旦传人,是西安籍的胡文阁。梅葆玖与西安有着不解之缘。

来西安就像是走亲戚

1957年,梅葆玖曾随父亲梅兰芳在西安人民大厦礼堂连演31场,前后在西安停留了近一个月之久,轰动全城,堪称戏曲界的一场盛事。后来回忆起在西安的演出经历,梅葆玖说:“那是我20多岁时的事了,老在脑子里转,忘不了。”

梅葆玖曾说:“来西安就像是走亲戚,这里能勾起我年轻时的许多回忆。当年我和父亲除了在西安演出,还曾跟刘毓中、段林菊、马兰鱼、宋尚华等老演员会面交谈,并就秦腔和京剧的关系进行过交流。”

2009年10月16日,梅葆玖携国家京剧院三团为西安戏迷奉上两场演出。2012年6月15日,梅葆玖率梅府家宴在西安出席京陕名仕新古典主义人居文化沙龙。

2011年4月1日,有着百年历史的西安易俗社剧场重新开业,秦腔、京剧、豫剧、评剧、晋剧等剧种名家陆续登台献艺。4月6日,梅葆玖、叶少兰为戏迷奉献了代表唱段《贵妃醉酒》《太真外传》《罗成叫官》《吕布与貂蝉》等。

2014年,梅葆玖到西安参加梅兰芳诞辰120周年纪念邮票的首发式,并率众弟子与陕西的秦腔表演艺术家们同台演出。陕西小吃也让梅先生赞不绝口,“我觉得到这(西安)来觉得特别亲切,不是第一次来,真的是来了多次了,这里的泡馍也很好吃,这一块一块掰,掰完了最后再来一碗热汤,这个非常好。”

西安籍徒弟胡文阁眼中的师父

梅葆玖众多徒弟中,唯一的一个男旦胡文阁是西安人,他跟随梅葆玖学艺15年。2007年,梅葆玖曾助阵弟子胡文阁“叫板秦腔四大名旦”。

华商报记者昨日采访到胡文阁时,他刚刚从师父家出来,他说昨天早上7点多接到师娘保姆的电话让赶紧到医院,师父情况可能不太好,“大家轮番进去看师父最后一眼,到我的时候我问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和师父待一会,他们都同意了。”他说,叫完三声师父后,他默默对着师父起了一个誓,“师父您放心,您对我的要求,您的遗志,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我会好好努力,好好传承梅派艺术。”

胡文阁说到的师父的遗志,正是指梅派艺术的传承。“师父就是太累了,昏迷前那段时间还想着工作、传承。在教导我的过程中,师父并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但却给了我千斤重担,他给我的这种压力这种责任,比教训我还深刻沉重。师父常对我说,‘我爷爷是梅竹芬,我爸爸是梅兰芳。我对你严要求,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我徒弟,是从宏观从梅派艺术的传承着想。你是梅派传人,传到你这是第四代。我希望梅派艺术能一代代传承下去。’师父的话我会牢记,我会背负这种压力,以后更好地做好传承。”

胡文阁父母已经过世,所以拜师学艺15年几乎都和师父在一起。梅葆玖不仅在艺术上教导他,更以身作则地告诉他一个艺术大师应该有的风骨。梅葆玖在北京是住在胡同的四合院里,车多人多,但师父从来不让胡文阁按喇叭,“他说那样对别人不尊重,而且人家知道他是梅葆玖,会觉得他盛气凌人。师父就是这样的,高贵、豁达、包容的人。”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陕西文化界人士深情追忆

李梅:梅先生亲授《贵妃醉酒》

著名秦腔演员李梅,说起梅葆玖先生,最令她感动和难忘的是,得到了梅先生亲授的秦腔版《贵妃醉酒》。

那是2007年,梅先生助阵其弟子胡文阁入陕“叫板四大名旦”。对各位演员的表演,梅先生逐个点评,能感到他对秦腔有着很深的理解和情感,并和陕西老艺术家颇有交谊。他传授了“梅式贵妃”的秘诀,除了秦腔的唱腔外,他要求表演与服饰等,全部按梅派走。演完后,他激动地说,没想到移植到这样一个似乎以豪放见长的剧种后,贵妃依然很华美、很典雅。李梅称,经常到北京遇见梅葆玖先生,也数次同台演出,而谈起秦腔,很多情况梅先生都很了解,足见对秦腔是真爱。

最令李梅感慨的是,梅先生人品非常好,谦和、善良,继承了梅兰芳先生那种海纳百川的博大的精神,而且非常乐意把自己的技艺传授给各个剧种的艺术家。前段时间惊悉病情,还祈愿不会有大碍吧,结果噩耗突至。李梅用“梨园梅雨洒落,天堂梅韵悠长”来形容对梅葆玖先生的缅怀之情。

李东桥:梅先生对秦腔有着特殊的感情

“听到梅先生离世消息后,非常悲痛!”著名秦腔演员李东桥如此说到。他回忆起2014年夏天,在纪念梅兰芳先生诞辰120周年演出时,众多艺术家表演完后,梅葆玖先生登台诚恳致谢,并与大家合影留念,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见梅葆玖先生了。当时谈到戏曲的现状及未来,谈到梅兰芳先生,梅葆玖先生都非常地和蔼可亲。

李东桥说,梅葆玖先生对秦腔有着特殊的感情,可能与早年他随父亲入陕演出过有关。而当面谈起时,梅葆玖先生说,秦腔确实给他了不少震撼和启发,戏曲要发展,要像“一包菜”一样,要有一个核心团队,有一批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最令李东桥感奋的是,梅葆玖先生谈到了“文革”时,他在后台管过音响,就是这样一个“闲活儿”,梅先生也做到了极致,仅仅是配合拉幕这个动作,他也能根据剧情以及不同演员的唱腔,用轻重缓急不同的音效,将演员心境表现得丝丝入扣,与以往常见的随意拉开合上完全不同。

路增远:梅先生是“第一等有趣人”

陕西著名收藏家路增远,与梅葆玖先生是20多年前,经京剧名家叶少兰先生介绍而相识。在演出后台,路增远认真观察过梅先生,他以一个词来概括就是“有范儿”,即特别端庄,说话轻声细调,温文尔雅,但又毫无“脂粉气”。

路增远说,随着在京陕多地的往来,他认为梅葆玖先生是“第一等有趣人”。梅葆玖非常喜欢汽车和音响,且非常内行。好几次,他在后台,亲眼见到梅葆玖与李胜素、于魁智等年轻演员在一起,就是聊时尚,聊汽车和音响。梅葆玖给路增远讲过一些关于车的“独家经验”,那就是,“车和人一样,每周要让它出一次汗,什么是出汗呢?就是开到机场高速上去跑一趟!开到机场附近的树林里,停下来,放开音响,听着交响乐,喝着从车里冰箱拿出的可乐,薄暮时分,驱车回城。”

在故宫博物院工作的朱家溍,也给路增远讲过梅葆玖年轻时的趣事,说梅葆玖最喜欢机械的东西。有一次,路遇一辆老款别克车抛锚,梅葆玖一身白西装,钻到车底下修车,司机感谢他,他反谢司机,说:“可算是我过了一回瘾”。

路增远说,他最感动的是,1997年,在北京虎坊桥工人俱乐部,当时有一场纪念裘盛戎的公子裘少戎逝世一周年的演出,梅葆玖和梅葆玥姐弟俩,专门陪裘盛戎的小女儿、唱花脸的票友裘芸,唱了一段《二进宫》。唱戏之前,梅葆玖有一段发言极为感人,他说在他们姐弟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裘盛戎曾陪他们唱过一出《二进宫》,所以那天,他们姐弟要陪裘盛戎先生的女儿,再唱一次《二进宫》。 华商报记者 王锋

责任编辑:蔚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