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洗澡之后》封面 (资料图)

【人民文学出版社已授权人民网读书频道进行独家连载,禁止其它网站转载】

人民网北京12月2日电 (陈苑)《洗澡之后》是杨绛98岁时开始创作的小说,是长篇小说《洗澡》的续作。在《洗澡》中有着纯洁感情的男女主角,在续作中,有了一个称心如意的结局。对此,杨绛曾表示,“我特意要写姚宓和许彦成之间那份纯洁的友情,却被人这般糟蹋。假如我去世以后,有人擅写续集,我就麻烦了。现在趁我还健在,把故事结束了吧。这样呢,非但保全了这份纯洁的友情,也给读者看到一个称心如意的结局。我这部《洗澡之后》是小小一部新作,人物依旧,事情却完全不同。我把故事结束了,谁也别想再写什么续集了。”

《洗澡之后》第一部 第二章:博文图书馆送新人姚宓去新北大进修

得姚家赠书的图书馆是博文图书馆,姚宓得到了通知,就到博文图书馆去报到。图书馆长亲自接见了她。

馆长面带笑容,却很严肃。他拿着一张姚宓亲自填写的表格,对姚宓端详了两眼,他问:

“你就是姚宓?”

姚宓忙回答:“我就是姚宓。”

“今年二十八岁?”

“快二十八岁了。”

“你是民盟陆先生的侄女侄媳?”

姚宓摇头说:“我和他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她只知道馆长姓朱,也懂得小辈对长辈不兴称名,她只称“朱馆长”。

馆长在沙发上坐了,也请姚宓坐。姚宓不敢和馆长并坐长沙发,拉过一张木椅,坐在馆长的斜对面。馆长觉得这个姑娘知礼,他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一层。他慢吞吞地说:“当初令堂要求另设‘纪念室’,本馆从来没有个人的‘纪念室’,很抱歉。不过府上捐赠的善本、孤本,都有姚謇先生的印章,我们一律不出借的。请告诉令堂,请她放心。”

姚宓听馆长把她背后嘀咕的话都说出来了,很不好意思,红了脸说:“那是我私下嘀咕,家母并不知道。”她那副羞惭的容色,很妩媚可爱,可是馆长视而不见,只说他心上的话。他说:“你该知道,管理图书是专门之学。咱们国家从前曾经派送好多位专家出国学习,如今健在的只有梁思庄先生一人了。你虽是新来的一个最年轻的职员,却是我们打算培养的人。我们博文图书馆是为人民服务的,只有付出,没有收回,没有能力送你出国深造。目前燕京大学并入了新北大。燕京大学的编目属全国一流,每本书有两套卡片,一套以作者为主,一套以作品为主。查了作者卡,你就知道这位作者还有什么其他作品;查了作品卡,你就知道这件作品出自哪位作者。其他图书馆认为这是笨工作,都偷懒不肯费功夫了。清华、燕京相去不远,清华图书馆就只有一套卡片。你以后见见梁思庄先生,向她当面请教。燕京的宿舍,你挤不进去,我已经拜托你那位陆舅舅和清华的有关领导打过招呼,试试让你借住一下清华女生宿舍,也许没多大问题。”

姚宓心想在新北大进修不如留在本校宿舍方便,她自己想办法。

馆长接着问姚宓:“你通几门外语?”

姚宓说:“学过英文、法文。”

馆长说:“不行,凡是有代表性的文字,你都得学,也别忘了咱们本国的古文。”

姚宓说:“古文,家母也教过我。”

馆长说:“中文系李主任的课,你可以去旁听。”他概括说:“有一位杨业治教授,英文、德文、意大利文都好,不过,他现在只教德文,你可以旁听他的课。许彦成先生,你在文学研究社就由他指导,你可以旁听他的课。最高学府现在有哪位法文好,我不知道了。温德先生的法国文学不错,但是口音不行。俄文,你学过吗?”

姚宓说:“从没学过,只读过英文翻译的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还有《契诃夫全集》。”

馆长说:“译者是专译俄文的有名女专家,能读她的译文就行,你年纪也不小了,还要从‘阿、勃、勿、格、得’读起,也太累了。好,你到隔壁去,请赵明同志过来。”隔壁只隔着一片薄薄的木板,显然是特意这样隔的,这边的话,隔壁全听得清清楚楚。

姚宓把隔壁的赵明同志请了过来。馆长说:“这位赵明同志是博文图书馆员工班的主任。你业务学习,请梁馆长指教,政治学习,由赵明同志领导。”他说完,点点头就起身走了,姚宓对他深深鞠躬,他也没看见。

赵明同志笑着看姚宓向馆长的背后鞠躬,他说:“姚宓同志,你好大面子,馆长亲自接见。馆长的话你都听见了吧。我们这儿,每星期一上午政治学习,时间不长,顶多一上午,有时候两三个小时,别忘了。”

《洗澡之后》第一部连载:

第一章:姚宓母女俩开始搬往罗厚舅舅家

第二章:博文图书馆送新人姚宓去新北大进修

第三章:李佳赞姚宓天然美 是“一级”美人

第四章:杜丽琳逼许彦成交代他和姚宓的关系

第五章:姚太太看出许彦成对女儿留恋的情意

责任编辑:蔚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