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日,在广西钦州第二中学考点,考生在答题。新华社记者 张爱林摄

高考第一天,语文和数学两门科目率先亮相。两个多小时的考试时间浓缩了考生们三年的学习生活,薄薄的一张试卷承载的,却绝非只是几十道题,而是对考生能力和素养的考查。

今年的高考命题格外引人关注。2016年是全面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的关键之年。《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颁布后,我国高考改革经历2014年“拿图纸、出方案”、2015年“打基础、抓施工”的阶段后,2016年进入了“整布局、深发展”的飞跃关口。同时,今年有26个省份使用全国卷,其中8个省份第一次使用全国卷。

今年高考试题命制的总体思路是什么?又是如何具体落实到试题当中的?同往年相比,呈现出怎样新的特点?未来高考命题是否会有新方向?

语文靠题海战术不好使了,数学的应用型题目比例大了

今年,全国共有9套语文试卷,其中教育部考试中心统一命制3套,另有北京、天津、上海、浙江、江苏、山东自主命制6套。不少人认为,这么多年来,教改、课改一直在迈进,但总感觉高考语文试卷没有什么变化。

“谁说没有变化,近几年北京高考语文卷的变动就很大。”北京教科院基教研中心教研员连中国说,与2014年相比,2015年的北京高考语文试卷变化显著,一方面加大了阅读的文本量,另一方面作文可以双选。

“今年的高考语文试卷总体延续了这些年来语文命题改革的思路,在增进语文素养的考查和教学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说。

“今年的高考语文有意往考查读书方面命题,靠‘题海战术’在今年的高考语文中难以获得好成绩,而读书较多、视野较宽的考生比较能适应和发挥。”温儒敏说,“比如,天津卷直接用‘青春阅读’的经验来考查学生的阅读效果,北京卷从陈忠实的散文阅读考查题引出写作题目,全国Ⅰ卷结合漫画的解读来写作,更是指向阅读的多样化。但也有个别省份的作文题比较老套,容易引发‘文艺腔’,还有少数命题旨意不清,会造成考生的迷失。”

数学试卷今年也有一定变化。

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2016年数学试题紧密结合社会实际和考生的现实生活,旨在体现数学在解决实际问题中的巨大作用和应用价值。北京市东城区数学教研员雷晓莉分析,“如全国Ⅰ卷第四题的情景涉及公司班车,第十九题为企业的成本控制。全国Ⅱ卷第五题的情景为志愿者活动,第十八题为保险费用的设计。全国Ⅲ卷第四题的情景为旅游城市的气温统计,第十八题为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这些试题考查了考生应用数学工具和方法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展现数学的魅力。”

北京市十一学校数学特级教师崔君强认为,自新课改以来,高考数学一直在摸索前行,从北京卷来看,试题越来越体现对教学的导向。

比如北京卷理科第十八题函数与导数,就淡化了复杂的含参讨论和计算,考查的都是最基本的知识和数学本质,让学生能够真正明确问题的意义,熟练掌握通过函数解析式及导数工具来研究函数的性质,而没有在解题技巧上做文章。这就在教学上提醒教师在学习和复习的过程中,要明确重点掌握什么?重点解决什么问题?但在我们的课堂中,有些教师的复习被教辅书所左右,讲的很多题目既难又偏,与课程标准所预期的考查要求不一致,不仅增加了学生的学习负担,又不能提升学生真正的数学能力。

在不少人眼中,英美等国家的数学课程和考试都比较容易,中国的学生则在高中阶段学习了很多“高难度”内容,今年高考数学难度降低了吗?

崔君强说:“这其实是个美丽的错觉。”英美等国的数学课程和考试难度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简单。比如美国,据我所知,中学生大体分为两类,一类仅仅高中毕业,不再进入上一级学校继续学习,这一类的课程设置就比较简单。另一类要考大学的学生的课程设置,甚至比中国的课程更难且更有深度和广度。天津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院长王光明介绍,一些研究表明,中国数学教科书的难度在世界上只处于中上水平,但为了确保考试万无一失,往往人为地加重了对计算和解题技巧的训练,加深了考试的难度。在考试的灵活性、多样性与开放性上,我们还有欠缺。

语文要求既能实际应用也会感悟鉴赏,数学考查观察、归纳、演绎、建构的思维过程

“高考首先要体现选拔功能,同时要体现育人功能,以及对于基础教育的指引功能。”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普通高校的选拔考试,这是高考的第一功能,因此,高考命题一定要有良好的区分度。

“高考还对基础教育有着强大的指引作用,因此,在高考的内容改革上,要强调基础性、综合性、应用性以及创新性。”该负责人介绍。也就是说,高考命题不能追求偏题怪题,要强调对多学科和跨领域知识的考查,了解考生的观察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比如,今年全国Ⅲ卷的作文题目,小羽的创业故事,这个题目要想写好,就要求考生要有多学科的背景。”有专家分析。

北京卷微作文题要求考生给即将进入高中的同学写一两条建议;全国卷第十七题均采用图形与文字混合的形式,给出思维导图,要求写成一段内容完整、表述准确、语言连贯的语句。类似题型考查的是考生在实际情景下应用文字的能力。

“全国Ⅱ卷作文题‘语文素养提升大家谈’,在考查考生写作能力的同时,传递出这样一种理念:以热爱之情感受语文之美,以敬惜之心对待中华民族的语言和文化,以使命之责认识语文之于个人和国家的重要意义。”语文报社副总编辑任彦钧认为。

再以数学为例。崔君强介绍:“2016年高考数学北京卷的题目坚持能力立意的命题思想,注重学科的内在联系和知识的综合运用,对知识和能力的考查强调探究性、应用性。在关注考试选拔功能的同时,更关注发展功能,让所有学生尽可能多表现出数学学习的成果。”

很多人觉得,高中阶段做了那么多题,学了那么多数学知识,但走向社会后却几乎用不到,学习数学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崔君强说,数学试题全面考查学生的数学思维能力,学生不断经历“直观感知、观察发现、归纳类比、空间想象、抽象概括、符号表示、运算求解、数据处理、演绎证明、反思与建构”等思维过程,而这些过程是数学思维能力的具体体现。

比如北京卷理科第六题,通过三视图,一道小题就考查学生“直观感知、观察发现、空间想象、运算求解、反思与建构”等思维过程。

在崔君强看来,生活中处处是数学,不是只有抽象的数学知识才是数学。比如,一个人在生活中要做出有条理的决策,就离不开分析比较、抽象概括、逻辑推理、分类讨论等,就要具备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数学思维能力在形成理性思维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套用“教育,就是当一个人把在学校所学全部忘光之后剩下的东西。”数学就是“当一个人把数学知识全部忘光之后剩下的东西。” 崔君强表示。

好的作文题要让学生有话可说、有话想说,数学要强化学生用数学眼光看世界的能力

当然,今年部分试题也引发了专家们的担心,比如浙江省作文试题,关注的是虚拟与现实。“尽管浙江省经济发达、基础教育水平较高,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在省内依然会有部分农村考生不了解什么是虚拟现实,没有接触过VR技术。这样的命题,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这些考生的不公,也需要进一步思考。”有专家分析。

“作为一名一线中学教师,我更关注看到考题之后,学生的感受,以及这样的命题思路将在未来如何引导中学语文教师的教学开展”,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上海市特级教师余党绪认为,“评价一个题目的好坏,应该看其能否调动起学生的日常积累,如价值判断、文化积累、思维质量、表达水准。对作文题目而言,高考为限定写作,在特定时间内能让学生都有话可说、有话想说的题目就是好考题。”

“针对基础教育阶段的语文教学,今年的命题就能够让中学语文老师充分认识到,要想提升教学质量,帮助学生获得理想的成绩,要让学生大量读书、关注生活,同时培养自己的批判性思维。”余党绪说。

作为教学的“指挥棒”,温儒敏觉得,今年的高考语文试题总体上来说会对语文教学产生良好的影响,甚至会起到纠偏作用。“前些年很多学校由于偏重应试教育,写作教学教的大都是‘套作’的技巧。去年高考出现‘任务驱动型’的材料作文,结果大家几乎又都扎堆训练。然而今年的作文题并没有沿袭去年的题型,而是回到话题作文,这对那种纯应试的押题、套题的做法无疑是当头棒喝。”

对于未来,连中国表示,高考语文试卷提升的空间还挺大。“阅读可以分为实用性阅读和精神式阅读。实用性阅读固然能为孩子们以后的学习生活提供很多帮助,但看似无用的精神式阅读也必不可少。”然而,在一些省份的高考语文试卷中,出现更多的是实用性文本的身影,精神式阅读文本却正在淡化。“这就像是孩子们的另一条腿,孩子们可以从中获得心灵的成长、构建精神的格局,如果没有这方面的积淀,走向社会后他们可能会‘跛脚’。”

当前数学高中课程标准正在修订中,此次修订更加关注对学生数学抽象、逻辑推理、数学建模、直观想象、数学运算、数据分析六大核心素养的培养。强化学生用数学的眼光看世界、数学的思维分析世界、数学的语言诠释世界的能力。另外,在阅卷过程中,也要加强过程性得分,不能唯结果论。王光明说。

雷晓莉认为,今后的数学考试,要想办法降低题海战术的效果,让“刷题”不再成为提高分数的法宝。“通过创新形式,让试题能够考查出学生的真正素养。”雷晓莉说。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保继光建议,可以研究和推出更多开放题型,这类题没有统一答案,而是设置日常情景,考查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明年,上海、浙江迎来“新高考”,其它省份也将陆续跟进,对此,有学者谈到,“未来命题该如何体现改革的思路与成果,这些都是教育界始终在讨论的重要话题。高考在完成好‘一点四面’的任务的基础上,如何进一步创新命题形式,如何更有效地体现课改的效果,凸显时代特色,依然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高怡影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