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日报记者 严俊杰 杨洋 通讯员 高以荣

20世纪20年代,中国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枣阳市吴店镇余畈村有识之士余益庵、余玉甫、余景相、檀廉芳、檀树靖、张伯方、叶前三等人成立了吴店第一个党组织,点燃了枣南革命斗争之火。

如今90多年过去了,在余畈村的中心地带,耸立着一座8米高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她默默注视着七烈士顽强斗争、百折不挠的精神在吴店这片热土上薪火相传。6月18日,襄阳日报《无声的讲述》报道组来到余畈村,倾听七烈士的悲壮故事。

从吴店镇出发,行车十多分钟,穿过余畈村一望无际的绿色稻田,革命烈士纪念碑刺破蓝绿相间的天际线,伫立在眼前。这里苍松翠柏,陪伴着长眠的烈士。

今年82岁的檀翱身是烈士檀树靖的儿子,父子俩只匆匆见过一面便阴阳两隔。回望那段历史,檀翱身感慨万千。

在那段白色恐怖的岁月里,国民党反动派成立团防局,打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走一人”的旗号,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余畈村有多名共产党员被捕。“我母亲告诉我,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父亲依然积极开展革命运动。”檀翱身说,在余畈村附近,只身一人的檀树靖遇到团防局恶霸抢夺完农民的物资返程。檀树靖灵机一动,躲在草丛中虚晃三枪。听到枪声的恶霸以为共产党人多势众,丢下物资仓皇而逃。

檀翱身出生时,正是革命低潮期。父亲檀树靖在枣阳四处转移、躲藏,根本无暇照顾未满月的儿子。“听奶奶说,父亲转移时曾回家匆匆见过我一面。”檀翱身说,没想到这一面就是永别。当年,檀树靖、余益庵转移到随州地区,由于叛徒告密,檀树靖被杀害。而后20多年里,家人一直还等着他回来。一直到1948年枣阳解放后,余益庵回到余畈村才带回了檀树靖的噩耗。

余益庵和檀翱身的外祖父是亲戚,虽然自幼耳聋,可因为参加革命运动较早,其名号也是威震一方。一直到1979年8月,他病逝于武汉。

檀翱身说,他的大伯檀廉芳和张伯方逃到钟祥不幸被捕,随即被押解回枣阳。处决二人时,国民党反动派还将檀廉芳的母亲带到现场,让她亲眼看到这一惨剧。多年来,每当回忆起这一幕,檀廉芳的母亲都痛哭不已。

“七烈士中,牺牲最壮烈的就是叶前三。”余畈村62岁的村民檀华汉告诉记者,村里的老人们都记得,叶前三牺牲时头盖骨被削去,浇上热油并点燃,以“点天灯”这种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壮烈的一生。

解放后,檀翱身成为吴店镇政府工作人员。为了回顾这段历史,传承烈士精神,从1980年开始,檀翱身采访了吴店镇和周边100多位80岁以上的老人,追溯了清朝至解放时期内35位吴店的名人和先烈,形成了近10万字的《吴店志外》。

在资料收集中,檀翱身才得知,七烈士中的余玉甫在乌金店(小地名)西门外被杀害,牺牲时29岁;余景相则是被国民党反动派骗至余畈村河西被杀害,牺牲时年仅17岁。

距离烈士纪念碑不远处,有一所小学旧址。檀华汉告诉记者,这是余畈小学的原址,为了纪念为革命牺牲的七位烈士,从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这所小学曾改名叫“七烈学校”。

吴店镇负责人李兆宏告诉记者,余畈村烈士陵园修建于1994年4月,两年后又进行了扩建。目前,该镇正在重修余益庵烈士的旧居,烈士陵园的扩建也提上议程。未来,该镇将做好红色旅游,缅怀先烈,激励后人。

责任编辑:王卫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