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报讯 图为:清水滋润,庄稼茁壮。图为4月26日,引丹渠两侧是一望无际的绿。

图为:上世纪70年代,引丹工程修建时的壮观场面。(由襄阳市引丹工程管理局提供)

图为:老河口市冯营水库取自丹渠水,管理人员向精养鱼塘投放专门种植的黑麦草,绿色环保。

图为:老河口,被淘汰的落后化工设备。该市近年来已关停20余家化工企业,减少水体污染。

图为:护坡整治多年持续不断。

图为:引丹工程标志性建筑物之一、亚洲最长的输水渡槽——排子河渡槽。

图为:在引丹渠渠首,一户人家直接取水饮用。

夏日炎炎,在老河口市袁冲乡,上百名工人仍头顶烈日,奋战在“湖北一号工程”——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工地上,引水暗涵已从小麦地间穿行数百米。

巧合的是,42年前,一个同样有着巨大影响的调水工程——引丹工程,也在这里兴建。袁冲乡清泉沟,是引丹渠渠首所在地。当年,引丹渠与北方的红旗渠齐名,今天,它仍在发挥作用。

两项水利工程,都是为解鄂北岗地500多万人的用水之困。如果说,正在兴建的是“2.0版”鄂北调水工程,那么,当年的引丹工程,堪称“1.0版”。

42年,弹指一挥间。本报记者行走鄂北岗地,溯源引丹工程,问渠是否清澈依旧?

引丹入襄,岗地变“江南”

滴水贵如油、种田为水愁、十年九不收……上世纪60年代,鄂北岗地长期缺水。

襄阳、随州和孝感三市的北部地区,受地理位置和地形影响,降水量偏低,且蓄水能力差。2980平方公里区域多年的平均降雨量只有786.2毫米,平均蒸发量却达到1247.2毫米,入不敷出。

1969年,引丹工程动工,18万干部群众肩挑手扛,劈山凿洞,自丹江口水库清泉沟挖出了一条润泽鄂西北岗地的“长龙”。施工中,60多位干群牺牲。

1974年,引丹渠通水之际,当地人自豪地说,北有红旗渠,南有引丹渠!

如今,鸟瞰引丹渠,它如西瓜藤一样,蜿蜒在鄂西北岗地平原——一泓10多米宽的清水,顺着68公里长的总干渠,流向2600公里长的6条干渠和众多支渠,支渠又连接到176座水库,并由此扩展到9575口堰塘和210万亩农田。

引丹渠建成前,老河口市全域水稻不到1万亩,现在常年保持在20多万亩,小麦、玉米亩产也翻了一番。

运行40多年来,这片灌区已成为国家大型灌区,全省排名第2位,累计社会效益达960多亿元,襄阳成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之一。

引丹渠,已成灌区群众的“生命渠”,人们亲切地称它为“丹渠”。

生态为先,丹渠如“绿舟”

水源有了,灌区农业上去了。一段时间,因农药、化肥过度使用,农业面源污染日趋严重。

工业污染加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作为渠首的老河口市,就发展起数十家化工企业。

细水须长流。饱受缺水之痛的鄂北人最懂得水的珍贵,转变势在必行。

当地开始探索将引丹渠从一个单纯的农业灌溉水利项目,变成农业、能源加旅游的综合产业;从单纯的发展第一产业到一、二、三产融合发展……

2015年,丹江大坝加高,丹渠水源充足,渠满库满,“岗地”变“水乡”成为可能。

今年初,“加快建设百里生态丹渠”被列为襄阳市“两会”重点议案——按照市场理念和景观意识,把百里丹渠打造成4A级生态文化旅游景区和特色生态农业综合区。

渠首老河口市率先行动,关停化工厂20多家,淘汰污染企业和落后产能;灌区实施节水改造和田间高效节水灌溉……“绿满引丹”项目启动,“一渠两路四行常青树”的生态景观廊道加快构建,总干渠两侧各15米、六大支干渠两侧各10米范围内土地等11处节点,今年将全部种植树木。到2018年,灌区将种植300万株苗木,实现绿色全覆盖,渠边玉兰缤纷,堤上樟树成荫,沿线樱树叠影,水岸桃李成林。

未来,满渠清水,水草轻摇;两岸花树,四季如春——一幅美丽画卷正在鄂北岗地徐徐展开。开山造福的英雄们种下的水之藤蔓,将遍地开花,硕果满园。

图\文 记者 李溪 通讯员 双全 兵胜 雯军

责任编辑:高怡影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