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凯浪漫向何姿求婚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跳水三米板颁奖仪式结束后出现了浪漫的一幕,秦凯单膝跪地向何姿求婚,在全世界面前对何姿说:“你愿意嫁给我吗?”热泪盈眶的何姿点头同意。这一对终成眷属的恋人感动了在场的所有观众、对手,也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赛后,秦凯、何姿、施廷懋做客了《风云会》。

张斌:大家好,欢迎收看《奥运风云会》。今天的奥运赛场欢乐特别多,尤其是女子3米板的比赛,我们拿了金牌而且现场有了求婚。因此今天节目临时更改我们的节目叫夫妻剧场,男主持人张斌,女主持人施廷懋。今天我们的节目特意把秦凯请来了,这样我们会让全国观众看看幸福的小两口。今天的比赛特别好、特别完美,因为我们包揽了金牌和银牌,但更会让大家记住的是中国运动员非常自如的、非常自在的在表达自己的情感,爱情的火花四射,这也是是我们所见过的真正意义上的全球直播的现场求婚。

 秦凯:其实之前只是有这样一个挺疯狂的想法,但是其实真正策划、真正实施也就两天。我觉得是这样一个时候跟机会,让我对何姿有一个交代。

张斌:跟周边的朋友、队友有商量过吗?

秦凯:仅仅几个人而已,因为我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情,因为我怕人多口杂,传到她耳朵里影响她的方案。

张斌:有几套方案是吗?

秦凯:对。

 张斌:今天最终实施的是第几套方案?

  秦凯:B计划。

张斌:据说A计划也曾经努力过,计划让女主人公当时给制止了是吗?女主人说说A计划实施是在什么时间点上?

何姿:当时我刚跳完要往里走的时候,他突然间出来给我披衣服,给我披了一件衣服之后,我就看他的脸顿时就白了,脸特别紧张,紧张到表情都已经僵住了。我就想说情况有点不太对,因为我从来没有见到他那么紧张过,包括比赛的时候从来没有见到过。

张斌:但仍然没有意识到他是来求婚的吗?

何姿:对,我觉得应该不太敢吧,虽然曾经有想过这个场景。

张斌:你觉得他应该在这个场景是最好的场景,也是属于你们俩共同的场景是吗?

何姿:之前我有想过,我觉得能被世界瞩目求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但是就不敢相信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张斌:A计划当时怎么说停掉的?

  何姿:我当时就是说别闹,就把他推回去了。

张斌:当时你们俩就必须分开了是吗?

何姿:然后就到跳台走道那去了,马上颁奖。

张斌:你肯定觉得A计划不行还有B计划,不能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秦凯:B计划其实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B计划就是现场自由发挥。这个事也特别巧,刚下来在那个角落里后来想起来觉得其实挺不好的,这一切我觉得也是天意,因为最后向她求婚的时候,在泳池的中间有一个台子站上去,我觉得特别好。

张斌:现场直播求婚,我们每个人都觉得无比幸福,而且觉得中国运动员确实很从容的表达自己的情感,这是一个特别大的进步。这点感受特别好,现场我们听不到你们俩人当场说了些什么,因为电视转播完全不知道会有这件事,没有下次了,下次你要提前告诉我们。

秦凯:下次腿就断了。

张斌:你提前告诉我们,我们会跟现场预先把话筒放进去,何姿当时听到他说什么了?

何姿:其实我当时也特别紧张,我已经紧张到听不到什么声音了,我看到他也在抖我也在抖,然后肯定是说了一大堆肯定是会照顾我的话,印象最深的话就是他说他能让我欺负她一辈子。

张斌:这是中心思想哈,肯定不止是一句话,当时你准备了多少话?

秦凯:那个情况下你准备得再多肯定是一片空白,这跟我们上台演讲是一样的。她刚说的这句话肯定说了。我就是说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机会,心里也想了万千种向你求婚的状态,我觉得千想万想还是觉得在世界瞩目的,能够让全世界人都能见证我们爱情的一个时刻来向你求婚,之后就说了那一句,然后你嫁给我吧。

张斌:其实在伦敦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何姿这个问题,她当时的意思是能不说还是不说,那是四年前。爱情不叫长跑,我觉得是属于比较正常的六年的时间,这六年时间两个人相爱、相互促进走到今天,肯定感慨特别多。

何姿:感慨多吗?

秦凯:反正我挺多的。

张斌:这六年我觉得真的是,两个运动员能保持六年而且相互促进我觉得不容易。

秦凯:六年间我们彼此互相帮助、彼此扶持,我觉得顶过了很多困难的时期。到了奥运会最后时刻我为什么要求婚呢?我是觉得本身金牌当然很重要,但是到了这一刻,我们努力了六年,过来以后到了今天,我觉得这个事情对我个人而言是我个人终身大事,我觉得已经超越了金牌本身。

张斌:这可能是施廷懋在现场也有这份感受,当然是说我的小伙子呢?

施廷懋:我当时看见他们特别为他们开心,因为毕竟两个人在一块,我进国家队就四年了。他们不管是队里面的压力还是种种,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们两个没有分开,在一起,我认为不管多大的困难、多大压力只要两个人能够牵手并走下去,什么事都能渡过。

张斌:允许我八卦一下,跳水队就这么一对吗?

施廷懋:成功的就这么一对。

张斌:现在进行时呢?

施廷懋:这个我说不完,一会儿我慢慢跟你说。

张斌:这四年其实你跟何姿的配合也是奥运周期当中你们两个相互组合,可以讲金牌的完满和人生的完满都是我们要去追求的,但是那一瞬间你们两个人竞争应该是这场比赛唯一的看点。因为我刚才也问了你一个问题,如果全世界跳水运动员都来参加这个比赛的话,是不是前20名都是中国人?

施廷懋:我觉得应该是。

张斌:今天比赛就是你们两个人的竞争,你是不是感觉比赛非常平顺?

施廷懋:平顺相对跟双人来比的话没有那么平顺,自己跳到后面两跳的时候心跳加速了。

张斌:是因为金牌近了是吗?

施廷懋:我觉得是,而且快结束了所以说心里难免会有些波动、有些浮躁。其实我挺感谢跳水能够让我跟何姿两个人因为跳水而结合,因为这个项目我们两个。

张斌:这应该是他们两个说,跳水让他们两个结合让你们结伴。

施廷懋:对,因为这个项目我们两个能够一起。很多时候有的人看到的是我们两个的对决,在我看来我觉得我们两个是肩并肩一起去战斗的一个战友。其实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她拿我拿都是中国的荣誉,这都是很好的。

张斌:这个境界挺高的。但是从一个旁观者角度来讲,我觉得何姿如果有这块金牌大满贯就有了,跳水的心愿基本就完成了。这个内心挺复杂的今天应该是。

何姿:其实还好,因为如果对于四年前来说我会觉得很遗憾,但是现在我并不这么觉得,我今天反而跳完下来我觉得我一点都不难过。因为我世界杯的时候跳完我受伤了,跳完我哭了我觉得我自己挺不容易的,但是今天跳完下来反而觉得一点都不难过,因为我自己真的是付出了努力,而且我也尽力了。

张斌: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心理状态,也能让自己完全放下。但是如果这个目标依然存在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还再有一个四年的跳水周期?

何姿:每个阶段的目标不一样,就像现在我的梦想就是带着两家人一起好好去放松一下。

张斌:这个应该是运动员在大赛之后的自然心态,四年慢慢的去选择不必在这一刻做出选择是吧?留给自己未来选择诸多的可能性。

何姿:如果我要继续的话,我觉得我肯定会重新调整一下我的心态跟思想。首先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

张斌:对施廷懋来讲,所有人都觉得你是这届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第一个两块金牌的获得者,这是得益于跳水队整体的强大和你参加两个项目的选择。我们一直在观察你,一直觉得你虽然很年轻但是内心很强大、很能控制住现场,这是你一贯的特点吗?

施廷懋:其实我也紧张,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张斌: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对目标的执着。

施廷懋:其实都不是,那一刻其实一直以来就是一个不变的信念,而不是说在比赛那一刻才有的想法。其实一直以来从我练跳水到今天就是不变的信念和目标。

张斌:其实中国跳水总会有领军人物,总会有跟随着领军人物冲锋陷阵的人,现在吴敏霞退役了,何姿要进行其他生活方面的选择,未来什么样我们可能还要再等待。对你来讲,很有可能已经成为队伍当中非常重要的下一个拿旗帜的人,意识到了吗?

施廷懋:这个我倒是没有想到,我觉得我这个成绩在跳水队来说也不算很好的成绩,毕竟前面还有郭姐、霞姐,还有比我更好成绩的。

张斌:但是她们都退役了。

施廷懋: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所以没有想那么多。

张斌:但是你的效率已经非常高了,一届奥运会拿下两块金牌,效率极高。

施廷懋:我现在其实也不太想说评判比赛的过程,现在最想说的就是感谢我背后一直以来支持我的那些人。

张斌:我看你跟何姿也不光是对手也是很好的战友、很好的朋友。你好像跟所有人的关系都特别好,你能处理得非常好。

施廷懋:其实我觉得不管是队友还是搭档、还是整个队伍,其实我觉得都是要有一个核心的力量那就是团结,我觉得这样整个队伍才能够一直走下去包括拿很好的成绩,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

张斌:特别好,这是中国跳水队队内的文化。对秦凯来讲是队内的老大哥,你是不是中国男子运动员参加奥运会跳水队年纪排在前三位的运动员,还有比你更大的运动员吗?

秦凯:从现在来讲的话,站在奥运赛场我年纪是最大的。

张斌:肯定面临着未来的选择,生活的选择已经都确定了,但是未来工作环境的选择会跟太太在一个环境里继续工作吗?

何姿:太太。

秦凯:还很不习惯是吗?目前还没有想那么多,没有想好,觉得还是要去把学业学完,尽量让自己能够多学一点东西,对将来不管干什么还是有好处的。

张斌:很多人对你们今天幸福的时刻大家有很多的感佩、很多的赞扬,说中国运动员跟以前不一样了敢于表达自己。

秦凯:可能现在一代的运动员个性方面更强一些,就是比如我。我是喜欢有的时候做一些惊喜或者说疯狂的事情。

张斌:你太太在看着你。

秦凯:她经常这样,因为之前在队里那样一种情景下,我不可能说去做过多的事情,还是希望心能够平静下来。面对奥运会、面对每天的训练并且所有的准备。为什么说她刚一比完奥运会我就向她求婚呢,我觉得一是我等不急了,二是我觉得我该疯狂一次也该为她做点什么了,因为在四年前其实现在我跟她说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过去抱我那一下我其实是特别感动的。我当时在想一个女孩子都能放下那么多东西过去安稳你,不顾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作为男孩子我在四年以后我想用更大的回报还给她。

张斌:特别温暖,四年前我就是借着那个瞬间来问何姿的,就是你过去安慰秦凯的那一拥抱,这四年前的一瞬间和这四年之后的跨度,一千多个日子。

何姿:踏踏实实的吧,因为毕竟上一个四年没有想到以后,但是这四年其实我们俩聊过很多以后,关于我们俩的以后。

张斌:能分享分享吗?

何姿:就很多很普通的情侣聊的事情,比如说以后要养很多宠物,或者是一个什么样的沟通方式,或者是要做一些什么事情,我觉得我们俩其实之前经常会有规划。但是从来没有敢想过这个场面会发生在我身上,就偷偷的想过,因为毕竟我比较内向我们俩都有点内向,在那么大的公众场合去做一件这么私人的事情,得需要多大的勇气,而且他很帅。

张斌:看到此情此景施廷懋应该是感受特深,因为跟他们毕竟是一起训练、一起生活,这种人生和跳水的模式对你来讲也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吗?

施廷懋:是,他们已经升华了,我也想啊。

张斌:已经是现在进行时吗还是将来时?

施廷懋:将来时。

张斌:其实队内目前的环境比以前好很多了,可以宽容运动员有这样正常的婚恋是吧?你是不是应该比你的师哥、比你师姐未来也应该会有小小的疯狂或者说真实幸福的追求?

施廷懋:我觉得现在完成了我自己从小的梦想,我觉得下一个阶段就是第一能够遇到那个人,那当然是最好,当然我也希望能够跟他一起肩并肩的去渡过每一天、每一件事情、每一个节日。反正就是累计,累计时间。

张斌:随缘,用每一天建设自己的幸福。特别高兴今天这个日子里我们一起分享幸福、分享荣耀。什么时候婚礼啊?

秦凯:这个得策划一下。

张斌:好,到时候施廷懋肯定是伴娘。

施廷懋:我以为我是女主持人。

张斌:没问题,我们一起共同见证。谢谢大家在里约共同分享这份幸福、这份快乐,我们明天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陈鑫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