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驾员装备齐全

老兵代驾有统一标识

襄阳晚报记者牛莉萍 张嫚文/摄

眼下在襄阳市区,每当夜幕降临,市民总能看到一群骑着简易电动车、穿着迷彩服、佩戴统一标识的人,他们是老兵代驾员。“我们希望给更多的老兵提供就业机会。”老兵代驾襄阳站创始人刘全正说

抢市场

专业素养受肯定

“您好,首长。我是代驾员廉靖波,您具体位置在哪儿?我将在5分钟内到达,请您稍等。”14日15时,老兵代驾的代驾员廉靖波接了一个单,用标准用语和对方通话。听到“首长”这个词,记者在一旁有些不习惯,感觉突兀。

但廉靖波没觉得有任何不妥,早在部队当兵时,他就习惯了“首长”这个词。而现在,这个词表示尊重。

被称作“首长”的是市民孙立峰,3个月内请代驾5次,每次都让廉靖波代驾。“首先,他们服务好,见面和离开时都会敬礼,对人很尊敬;而且因为是老兵,身体强壮、性格沉稳,素质也高。”孙立峰说,襄阳代驾公司不少,但他就是爱用老兵代驾,总觉得老兵的职业素养应该比一般人要优秀一些。

“7月8日,老兵代驾襄阳站正式上线运行,廉靖波当天就挣了110元,大部分代驾员挣了五六十元。”刘全正是老兵代驾襄阳站创始人,也是地地道道的襄阳人。

一开始就红火的业绩,在刘全正意料之外:“做老兵代驾之前,有些顾虑。”

从1993年到2009年,刘全正在长春当了16年兵,退伍之后回襄阳,在再尔广场从事MP3及电脑维修工作,后来又转到军休所工作。今年年初,刘全正听说长春的战友在做“老兵代驾”,生意不错,有些动心,但又怕失败。

“顾虑主要是两个,一是襄阳城区小,客源少;另一个是本地人的消费观念中,可能会觉得代驾费用高。”刘全正说,“老兵代驾”的代驾费,起步价白天19元(5公里),晚上29元(5公里),每超5公里,加20元。

刘全正专门去长春考察,最终开办了老兵代驾襄阳站,从7月8日到9月8日,从刚开始每天30单,逐步增加到现在的每天60多单。两个月时间,老兵代驾襄阳站总共接了2400多单,远超刘全正的预期:“客户认可我们,看中的就是‘老兵’两个字,讲规矩、有素质、重责任。”

讲诚信

3000元代驾费行驶2360公里

几个月来,最让老兵代驾员激动的一单生意是从襄阳代驾到哈尔滨,全程2360公里。

7月22日11时30分左右,刘全正接到一个代驾电话,对方需要一名代驾员把车开到哈尔滨。刘全正第一反应是电话诈骗,但对方态度诚恳,表示代驾费用由刘全正定。

刘全正当时有点茫然,开业不到半个月,一直都在做襄阳市区代驾业务。第一次碰到远程代驾,他也不知如何是好。“我先到派出所查了需要代驾的这辆车和这位顾客的身份,然后又询问长春的战友如何收费。”刘全正做事谨慎,确定车辆和顾客身份没有问题后,又借鉴了从长春代驾到海南的收费标准,最终确定了3000元代驾费,顾客爽快答应。

后来,刘全正找了一位空军退伍老兵进行这趟襄阳到哈尔滨的代驾,车上乘客3人。7月22日12时准时出发,7月24日17时抵达。“后来,我们听说这位顾客曾出价8000元让别的代驾公司代驾,但并未成交。”刘全正坦言,3000元与8000元的对比,让这位空军老兵代驾员抱怨了几天,自己心里也有些遗憾。“但做生意得讲诚信啊,收费有标准就得按标准来,这样顾客才相信我们。”

重感情

为退伍军人敞开大门

廉靖波是老兵代驾襄阳站招聘的第一位代驾员,是武警退伍军人:“因为我自己是老兵,有军人情怀,所以看到招聘时,一看‘老兵’两字,就特别激动,马上应聘。”“我们叫‘老兵代驾’,与别的公司不一样的就是退伍军人代驾员占总数的80%。”刘全正说,开办老兵代驾,也是为老兵提供就业机会。

其实,办了老兵代驾襄阳站后,刘全正才知道有的老兵生活并不如意。

代驾员除了要有熟练的驾驶技术,最基本的装备是两部手机和一辆代步工具车。一部手机接电话,另一部接单;代步工具车一般是简易电动车,能放进车辆后备箱。而少数老兵来应聘时,买简易电动车的费用都支出艰难;还有个别老兵买不起第二部手机。

刘全正体谅他们,并未强求上岗老兵装备齐全,有些家庭困难的代驾员用自行车代步,虽然慢一些,但不误顾客的事儿就行。“之前市场摸底,襄阳代驾市场平均每天800单,并在逐步增加,而现在我们老兵代驾员不到100人,欢迎更多的老兵和其他应聘者来加入。”刘全正说,代驾员可以兼职,工作时间灵活。

为了多给老兵创造工作机会,刘全正还在开拓老兵特卫、老兵派送等业务。

责任编辑:陈忱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