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厂房”已不是往日的老厂房

老厂房墙壁里嵌着的是往昔回忆

旧日回忆

老照片里满满的都是何允标(一排中)的回忆 襄阳晚报记者朱月皎翻拍

襄阳晚报记者朱月皎

50年前,他和上海各大针织厂的48位技术骨干一同来到襄阳,支援“三线”建设。50年后,他曾挥洒激情与汗水的厂房变成了创意园区,居住多年的小屋即将拆迁。上周,伴着暖阳,82岁的他慢慢挪步到原来的老厂区——现在的建设西路21号创意园,摸着熟悉的墙壁,老人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从上海到襄阳

12月7日上午,在樊城杜甫巷原市第一针织厂家属院的一栋单元楼内,82岁的何允标收拾好行李和家具后,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热茶,翻看着老照片。7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他收拾得干净整洁,只从内部,完全看不出是马上要拆迁的房子。

何允标从相册中翻出一张当年他与市第一针织厂的同事们在厂第四届党员大会上的照片,他面带笑容,用一口浓浓的上海普通话问记者:“认得照片里哪个是我吗?是不是现在不像了?”还没等记者回答,他又接着说:“是啊,人变老了,老厂房变新园区,城市也变得有活力了,唯一没变的,就剩这些老照片了。”伴着渐渐散去的笑容,老人的脸上露出了怀念与不舍。

1966年,襄樊市第一针织厂为了发展,引进了48位来自上海各大针织厂的技术骨干,当时32岁的何允标就是其中的一员。

襄樊市第一针织厂创建于1958年,是当时生产针织棉产品的基地,改革开放后是襄阳最早的针织外贸自营出口企业。年销售收入4000万元,为国家年创汇200万美元,生产针织棉单、双面服装及面料,产品主要出口销售。

由于传统纺织业的衰退以及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襄樊市第一针织厂在时代变迁中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作为曾经支援“三线”建设的技术人才,也告别了那段“峥嵘岁月”。

老厂换新颜

擦亮皮鞋,系好鞋带,戴上帽子,何允标慢慢挪着步子,走到了离家不远的建设西路21号创意园。他来到一家咖啡馆前,摩挲着水刷石的墙面,告诉记者:“这些墙壁里嵌着我们这代人的回忆。”

那个年代,何允标等技术人才的加入为市第一针织厂注入了一股新鲜的血液。他们在对工人的整体素质进行了培训提升后,又对针织衣服的制作技术进行了指导与规范。

何允标介绍,那时候,他们主要从三方面对技术进行了提升:一是印染工艺,即将整件衣服的纯色印染提升为分块分区的彩色印染,增加了针织衣服的多彩性。二是解决了针织衣服的缩水问题。三是让次布得到了合理利用。“当时,厂里的一些布上有疵点,制衣时这些疵点可能会变成大洞,之前就是将这些布料直接丢弃,考虑到这样很浪费,我和同事便想到了将有疵点的地方变成开洞的地方,比方将疵点处设计成领口、袖口等。这样,布料就得到了合理的利用。”何允标指着衣服比划着说。

何允标的卧室里,挂着很多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的荣誉证书。当年在工厂里,作为技术骨干和管理人才的他几乎年年都能获得这样的荣誉。

对于由老厂房改建的建设西路21号创意园,何允标表示,时代在发展,对老厂房虽有不舍,但更多的是期待。“看着这么多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涌入园区,我知道,我们的厂会越变越好。”

他乡变家乡

自从来到襄阳,何允标再没离开过,他将青春与热血献给了市第一针织厂,也将自己的小家扎根在了襄阳这片土地上。“说实话,一开始我没想过在这里待一辈子,但不知不觉,他乡变成了家乡。现在,我的孩子、孙子们都在这里生活,说着一口地道的襄阳话。”何允标说。

回想起刚到襄阳的场景,何允标笑了,“刚下火车时,我和同行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出了火车站,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上海常见的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

除了饮食不适应,工资相比上海低了许多,何允标刚进厂时的生活条件也很艰苦。他和另外6个同事挤在一间不足30平方米的油毛毡小平房里。直到1976年厂房改造,他才告别群居生活,分得30平方米的房子。也正是在这一年,他的爱人、孩子从上海搬到襄阳,夫妻二人结束了两地分居。

1988年,市第一针织厂在现在的建设路杜甫巷建起了家属院,何允标分到一套77.9平方米的房子,一直住到现在。何允标表示,新房装修得很好,但他还是舍不得这个住了快30年的屋子,他想在这里多待几天,跟老邻居、老同事以及曾经的那段“峥嵘岁月”告别。

直到现在,何允标的嘴上还一直挂着这句话:“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听从党和国家的号召,只要是有利于国家发展、城市建设,我会一如既往地支持。”

(本版未注明照片由周政摄)

责任编辑:陈忱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