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记者张伊乔  通讯员潜继承

三角形被人们认为是最稳固、坚定的形状。在襄阳火车站内,有这么一个“宝地”,坐落在不太显眼的角落,非行车人员不能随便进入,这个被称之为信号楼的“行车重地”楼上有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叫做行车室,它是整个襄阳火车站的“心脏”。

而在这个心脏中,有这么三个人,组成了一个稳固的“铁三角”,指引着列车按照规定的时间停靠、驶出。他们承担着对整个襄阳火车站“排兵布阵”的重任,确保着旅客的准点出行。他们就是行车室的车站值班员、联控值班员和信号员。

1月25日,来到这个神秘的“指挥中心”,还在门口的记者,瞬间被对讲机的讲话声和各种电话铃声“淹没”,没进办公区时候,以为门里面是至少20人的“大场面”。穿过一道自动门,记者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仅仅三个工作人员在对着前前后后10多块显示屏工作着,12块电脑液晶显示屏按前4后8布置成两排,屏幕上显示着本站及相邻两个车站的站场、股道示意图,密密麻麻的列车、调车信号机不停地闪烁着。

信号楼3

信号员殷豪密切注视信号机开放状态,“剑指”信号机 全媒体记者何梦婷摄

聚精会神的排头兵:信号员

行车室前排屏幕上蓝、白、红三种颜色的线条排列得整整齐齐,个别红色短线不断地移动……记者看不出任何章法,但在信号员的眼里,这些就是一条条列车运行情况的信号,必须聚精会神地关注。

前排就座的信号员殷豪是个90后“小鲜肉”。此刻他紧盯着面前的四个显示屏,操纵着鼠标,按照“眼看、标指、口呼”及“一看、二点击、三确认、四呼喊”作业标准执行,一条接车进路建立,他拿起无线调车灯显电台,联控现场作业人员,伴随着左右手两端的对讲机发出的滋滋声,不时发出指令“调一两号三号幺洞道进进路好了,调二两号四号五道出进路好了……”

信号楼4

图正前方为信号员殷豪,左下为车站值班员汤敬华,右下为联控值班员赵铭。全媒体记者何梦婷摄

眼疾手快的传声筒:联控值班员

“客车K1198出发司机,进2道,进路好了……”当班的联控值班员赵铭左手拿着东西线的调度电话还没放下,右边南北线的调度电话里又传来了司机的联控声音。接到信号员开放正确的指令后,左手刚放下电话的赵铭不断的与无线列车调度电话那头的司机重复。连续不断的电话使记者根本插不上话。

赵铭就是不断地监视着后排这8台显示屏,通过常用的通话台和对讲机与司机、车站各岗位及站区内各个单位保持不间断的联系。

信号楼1

图左为联控值班员赵铭,右为车站值班员汤敬华。全媒体记者何梦婷摄

IMG_8021_副本

 

联控值班员赵铭通过调度电话与司机保持不间断的联系 全媒体记者何梦婷摄

运筹帷幄的指挥长:车站值班员

“铁三角”最烧脑的就是车站值班员,他需要合理安排调车作业及接发列车作业,以确保各趟旅客列车安全正点、货物列车的快速解编、各趟列车司机及时换班。

汤敬华是当天的值班员。他正通过“TDCS”系统布置当班时的列车的阶段计划和调度计划。“就像下象棋一样,要运筹帷幄,走一步看三步,才能摆布好当班时各趟列车的机车更换和行包的装卸作业。”汤敬华说。

记者手记:

在这个被叫做襄阳火车站“信号楼”的行车室里,车站值班员、联控值班员和信号员,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铁三角”维系着整个襄阳火车站的旅客乘降组织和行包装卸作业,为整个襄阳火车站的机车行走提供最坚实的保障。即使是春运期间,也一样有序的进行。在10个半小时的工作时间里,他们需要紧绷每一根神经,全神贯注指挥每一辆途径襄阳站的列车,甚至没有时间喝水和上厕所。正是有了他们,襄阳站才有条不紊地运转在每一个日出日落,向幕后英雄致敬!

责任编辑:陈忱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