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生的皮影戏

李有生介绍他雕制皮影的工序

一场皮影戏,李有生常常要完成过去几个人完成的角色点

□通讯员周政 全媒体记者邓皓瀚 朱月皎文/摄

今年的穿天节上,72岁的李有生一行6人,提前一天就从老家襄州区古驿镇拉来几个陈旧的木箱。木箱里装着的,是作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越调皮影戏唯一传人的他,宠了一辈子的皮影戏家当

租下一间逼仄的演出室,挂上一张写有“票价5元”的广告牌,一行人便敲锣打鼓吆喝着开张。热闹的锣鼓声引来不少游客驻足,却鲜有人走进他们的演出室……

“害怕跟了自己一辈子的皮影戏,被人利用”

听说李有生是个倔脾气,不喜欢闲人打扰,出发前,还担心这位民间艺人拒绝我们的拜访。

从市区沿103省道驱车快到古驿镇街,转一条分岔路,到李有生住的外沟村还有4里路。我们刚到分岔路口,就看见在此张望的老李。他怕我们找不着路,早早就步行过来等候。

他47岁的徒弟苏风云,也特意从70里外的河南邓州刘集老家骑车赶了过来。

老李家的瓦房住了40余年,屋内没有像样的家具;房内有几个陈旧的桐木箱,表面坑坑洼洼。李有生说箱子是他母亲留给他装皮影的,舍不得换。

采访前,老李要求我们在一个本子上“登记”。这小本子上,记着许多来访人的姓名、电话、职业等信息。

他解释,登记一是留个纪念,以便日后他的皮影戏光大了有机会感谢关心的人;二是便于日后儿孙辈帮他核实来者身份,“我害怕跟了自己一辈子、随时面临失传的皮影戏,被人利用”。

“我不要口粮、牛肉,我要那张牛皮”

上世纪四十年代,李有生的父亲因躲避战事,从古驿流落到房县桥上乡。1944年12月20日,李有生在这里出生。同样逃难于此的,还有老河口的越调皮影戏艺人王金山。

在这里,王金山的皮影戏得以重新亮相,这勾起了15岁的观众李有生学皮影的欲望,他拜了王金山为师。吊嗓子、背戏文、雕皮影、挑杆子……经过5年训练,李有生成为王金山的第四代传人,接下了王金山祖上传下来、有着近200年历史的皮影戏。

回忆往事,老李的眼神亮了起来。他告诉我们,过去襄阳一带是“戏窝子”,越调是较为流行的戏曲表演形式。

老李的皮影都堆在那几口箱子里,大部分由牛皮精雕细刻而成。除了王金山传下来的,还有老李这几十年来不断雕制的。

1975年,李有生一家回到古驿。“上有老母亲,下有5个孩子,家里粮食不够吃,孩子上学等着用钱。”李有生说,回到外沟村后靠乡亲们接济,一家8口得以勉强度日。

这种情况下,李有生还惦记着他的宝贝。那年,生产队里的一头耕牛死了,队里分肉、分粮那天,李有生傻里傻气地跟生产队长商量:“我不要牛肉,也不要口粮,能不能把牛皮分点给我。”老李是想要来那张牛皮,再雕点皮影。

挣得不多的辛苦钱,全花在了皮影上

“我不唱戏,活着就没意思。”李有生堂屋桌子上搁着几摞泛黄的纸张,大部分是他记着戏目的本子。不管老戏、新剧,一字一句都是他凭记忆记录下来的。“文革”期间,老李的皮影成为“破四旧”的对象,但他聪明,变着法儿“钻空子”。随着“革命样板戏”的出现,村里大喇叭整天播放《沙家浜》《林海雪原》等唱段。李有生借着样板戏的掩护,制作出挎着盒子枪的杨子荣、穿着貂皮大衣的座山雕……重新唱起皮影戏。

老李家的小院里,到处堆着老两口出远门挖回来晒干的药草,还有他刚弄回来做木椅用的木料。干药草每斤能卖5角钱,加上老两口种的9亩粮食,每年有几千元收入。这些钱,老李要么用来添置廉价话筒、音箱,要么不断买牛皮雕皮影;他还花3000元买了一台助力车,就为了能拉上皮影家什为乡邻免费演出。

对李有生的执著,孩子们无法理解。“他们埋怨,给我的养老费都花在了皮影上。”隔壁邻居都盖起了小楼房,老两口坚持住在老房子里,想方设法攒钱置办皮影家当。

追潮流,老手艺人的艰难创新

晌午,老李执意留我们吃午饭。谈话间,大他两岁的老伴儿,拾掇出一桌子自己种的农家菜。饭桌上,李有生毫不避讳地夸起自己来。

“搞皮影戏至少牵涉三门学问,剧本创作涉及文学,人物雕刻涉及美术,演奏涉及音乐,三者完美融合在一起,才能唱出一部精彩的皮影戏。”他说,做皮影要选上好的牛皮,硝制、浸泡,刮得厚薄均匀,用铁笔画出样稿,再雕刻、上彩、熨平,最后缝合。“这在过去是皮匠、雕匠等多人配合才能完成的哩!”李有生笑得像个孩子。

抿一口徒弟从几十里外送来的黄酒,老李的眼神又露出几分黯淡。上世纪六十年代,王金山的戏班解散了,1996年,李有生又开始自发组建皮影戏剧团。教过儿子、女儿、女婿、外孙,如今只有邓州刘集的徒弟苏风云,能常在老李身边顶着。这些年,为了让皮影戏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焕发新生,老李也绞尽脑汁——结合现代音乐,针对儿童制作人物、动物的动画故事……但收效甚微。

饭罢,记者请李有生在堂屋里模拟表演一下皮影戏,以便留下一些图像资料。尽管记者一再解释,只需“做做样子”,照片只能定格百分之一秒的画面,但老李硬是拉着苏风云一招一式不马虎,唱完了整个段落。“我搞了一辈子了,万一别人看到照片,说我搞得不专业,那我算完了。”李有生说。

责任编辑:陈忱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