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勤(中间坐者)与家人(受访者供图)

1989年,基列夫(左二)来到一汽,许国勤(左四戴帽子)与曾经的同事赶来与他见面(受访者供图)

□全媒体记者王怡雯

4月24日,家住高新区风和园小区的许国勤在老伴儿和儿女的陪伴下,度过了自己的第87个生日。回首自己的人生,许国勤感慨万千。

经历过日军侵略的黑暗时期,又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与发展,许国勤时刻不忘以前的艰难生活,保持着一颗知足感恩的心。许国勤说:“我吃过苦,才知道现在的日子有多甜。”

童年时历经苦难

在许国勤撰写的回忆录中,他将自己写的童年时期的篇章起名为“日寇统治下的地狱生活”。直到现在,对于那段黑暗的生活,许国勤仍记忆犹新。

1932年4月24日,许国勤出生在吉林省长春市。当时,长春已被日军占领。“出门时必须随身带着‘良民证’,不然就会挨打,而且就算有了这个证,还是有很多受限制的地方。”回忆起那时的生活,许国勤说,“个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一次,许国勤和父亲一同去赶集,碰上盘查的日本兵,而许国勤的父亲忘了带“良民证”。得知许国勤的父亲拿不出“良民证”,日本兵上前就打了他两个耳光,还一脚把年幼的许国勤踹翻在地。挨打后,许国勤和父亲又被罚站在集市口,没有担保人来就不准离开。

就这样站了两三个小时,他们终于遇到了熟人。许国勤的父亲又往返四十多里山路拿来了“良民证”,最后带着许国勤离开。这时集市早已散场。

1941年,日军要修建一条铺设通信设施的地下通道,便在街上抓壮丁。许国勤的父亲藏在墙的夹缝中躲过了日军的搜查,却又被保长拉去做苦工。后来,因为父亲体力不支又满身是伤,不满10岁的许国勤主动提出代替父亲做工。

除了人身压迫外,日军更是在许国勤的家乡进行惨无人道的细菌武器实验。许国勤所住的二道沟屯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失去了大半人口,其中就有他的两个年幼的妹妹。

勤奋好学不断成长

许国勤小时候家境贫寒,他在亲戚的资助下读了几年小学,后来,他又在技校短暂学习过一段时间。

1950年,许国勤进入长春市铁北发电厂做电气车间运行电工。当时正值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在厂领导的带领下,许国勤和工友们用豆油代替绝缘油,用烧豆饼混着煤渣当作燃料,全力保障电力供应。

1954年,许国勤被调到一汽热电站电气车间,他跟着苏联援建技术专家基列夫学了几年技术。“当时的设备图跟说明书写的都是俄文,我一点儿也看不懂,成绩老是不合格。”

为了抓紧时间学习,许国勤把被子带到了厂里。白天工作之余,他一边跟着翻译老师学俄文,一边学习专业知识,晚上就睡在走廊里。通过学习,许国勤的进步明显,基列夫也对他赞赏不已。

1969年,为了响应国家建设二汽的号召,许国勤带着妻子和孩子来到湖北。那一年,许国勤的儿子刚满16岁,女儿才1岁多。也就是从那时起,许国勤和二汽结下了不解之缘。

1969年,许国勤被任命为二汽动力厂花果变电站站长。那时,许国勤和同事们一起住在山坡上的简易棚子里,吃饭要到两公里外的食堂。后来,二汽开始筹建自备电厂,1984年,许国勤被调入二汽热电厂工作,在这里,他一直工作到了退休。

在单位的培养下,通过自身的不断努力,许国勤从一名普通工人逐步成长为电气高级工程师,还曾获得湖北省“老有所为科技贡献奖”三等奖。

为社会多做一些事

1990年,许国勤正式退休。退休还不满一年,他就被返聘为电气技术顾问,参与电厂的两炉一机改建。

改建期间,许国勤找来大量稀缺的专业资料,还参与到电厂的改建中。除参加新设备的安装调试、编写发电投产程序外,许国勤还给工人们进行安全培训。

退休后利用业余时间,许国勤还创作了长约8万字的回忆录《我的人生》,并将一些书籍等物品捐献出去。他还跟着单位组织的退休干部宣讲团四处开展宣讲活动。

日常生活中,许国勤是个十分热心的人。冬天,小区里有积雪难以出行,许国勤坚持多年义务铲雪;邻居受到白蚁困扰,许国勤主动帮忙灭蚁;谁家的家电坏了,许国勤义务帮忙维修……许国勤渐渐成了小区里的“管家”,邻居们有事都会找他帮忙。2016年,在十堰市首届“最美长者”评选活动中,许国勤被评为“热心长者”。

许国勤年轻时,一位老师对他说过,一定要好好学习,才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多年来,许国勤一直把这句话当作自己的座右铭,总想着自己能为单位、为社会多做一些事。今年4月,在女儿的要求下,许国勤老两口搬到了女儿所在的襄阳定居。搬过来没多久,许国勤就开始寻思着继续出去宣讲,他想把自己的故事讲给更多年轻人听。

责任编辑:刘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