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间,我已离开故乡二十七年。分别的时间越长,愈加思念故乡,越来越觉得故乡好、故乡美。

我的故乡位于鄂西北山区谷城县南河镇观音沟村。这里山青水绿,天蓝土净,草木丰茂,堰塘棋布,处处是景,步步入画。近年来通过不断实施封山育林和水利整修工程,故乡“青山更青,绿水更绿”,获得了“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的美誉。

故乡美,最美是那故乡的路。村村通、组组通、户户通,公路里程不断延伸;泥土路、砂石路、水泥路,通行质量不断升级。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农历年前,故乡的路竟然全部“刷黑”了!四通八达的乡间公路,宛如一条条黑色飘带将整个山村缠绕环抱,编织成了引人入胜的原生态山水田园自然风光。

春节回三爹家做客,“春风送暖入屠苏”的美好季节,我不由自主地踏上美丽乡路,寻觅儿时的美妙记忆。

“这不是我小时候经常偷钓的‘二道沟’堰塘吗?”堰塘还是那个堰塘,只不过现在堰埂已与乡路相连,堰塘四周铺设了水泥板,蓄水效果更好,而堰塘原先的承包主人“陈家大爷”也早已作古。小时候,我找来母亲做针线活用的针、线,用火烧针,再用手钳捏弯成鱼钩,然后去竹园砍一根竹棍,用高粱杆做一个鱼漂,一套垂钓的渔具便成。菜园里的蚯蚓,田野里的蜻蜓,草丛里的蚂蚱,还有山涧里的树叶、青草都可以成为我的鱼饵。因陈大爷年迈体衰,我和小伙伴们最喜欢来此偷钓,他一来我们就跑,他一走我们又来,经常气的他面如土灰。记忆最深的一次,我用树叶作饵料,竟然钓起了三条大草鱼,拿回家美美地饱餐了一顿。最终陈大爷忍无可忍,找到了家里。在父母的训斥下,后来我再也不敢来此偷钓,只得另寻野塘玩耍。

乡路两边的山峦连绵起伏,满目苍翠。众多的林木之中,我最爱故乡的松树。我从来没有见过哪里的松树像故乡的松树这样集中连片、密密匝匝、郁郁葱葱。几十年前,家境贫穷,勤劳的母亲经常打松树柴卖钱,贴补家用。乡亲们盖房子用的椽子、檩子,做厨柜、桌子、椅子等家具,松树都成为不可或缺的主打木材。童年里,我经常用松树木板自制刀枪剑戟、乒乓球拍、弹弓等玩具,玩的不亦乐乎。看到眼前一棵棵傲然挺拔的松树,我不禁想起上小学时学的陈毅元帅的一首诗《青松》:“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故乡的松树让我对这首诗的理解和记忆犹为深刻,终身难忘。

沿蜿蜒盘旋的乡路向山冲里前行,夹杂着泥土和油菜花芬芳的空气沁人心脾,一路上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骑在牛背上牧笛横吹,挖荠菜,采莲蓬,抽毛芽,捡松果,刨树疙瘩,摘羊布奶......

一个多小时后,我漫步至故乡的老宅前。昔日的三间土坯房已变成了别墅式的小洋房。几十年间,故乡的住房大多经历了土坯房--砖混房--别墅洋房三次变革。每每回到故乡,我都爱在老宅前驻足流连,心想现如今要能在故乡拥有这样一套住房该有多么惬意。

还记得大约二十前的一次家庭聚会上,酒过三巡的小爹埋怨父亲把老家的三间土坯房以三千元的价格卖给了外来的搬迁户,他说:“住在老家多好!我那房子给我再多钱我也不卖,哪怕给一百万也不卖!”那时,我暗嘲小爹是“井蛙不可语于海”,不知外面大千世界的繁华和机遇。

晚饭席间,谈及往事我对小爹表示歉意。小爹对我说:“以前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路修的这么好,农村发展的这么快。喜欢老家是好事,我的家,二爹、三爹的家不也是你的家吗?想家的时候常回来看看!”

来源:通讯员 万伦

责编:刘慧

责任编辑:刘慧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