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光房家里的藏书

汪光房的“诗歌之家”

汪光房

□全媒体记者邓皓瀚文/摄

人们说他是“疯子”,因为他一生只干一件事——写诗。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他,至今不要孩子,独自生活,不恋官位,以文为生;为找灵感,举止行为异于常人……

他家里墙壁上、天花板上都贴着、挂着装裱的诗作,色调都是粉红的;客厅顶上“诗歌之家”四字格外醒目……他说要“住在诗意里”

然而,这个“疯子”的诗《我给青春一个吻》在上世纪90年代谱曲后打进中国音乐排行榜前3名;《中国月亮》获“中国原创音乐十大歌词奖”……他叫汪光房,是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

用诗表达军人的浪漫

上个月底,汪光房的诗《中国月亮》获评“中国原创音乐十大歌词奖”,他应邀赴京领奖。其间,主办方让与会的一百多位作家,围绕“建军90周年”“一带一路”两大主题进行创作,限时一晚。

汪光房不擅长命题作诗,“本要放弃这个机会,巧合的是同房间住着一位军旅歌手和一位军校毕业、现任教于四川音乐学院的词曲作家;更巧的是,遇见了著名军歌《打靶归来》的词作者牛宝源”。

“这种氛围中,我有了创作欲望与灵感。”汪光房告诉记者,要表现军人,肯定写不过军旅作家,并且优秀的作品已经很多,要超越太难。

“战士们也懂得花前月下的浪漫”,他决定从自己擅长的青春、爱情角度着笔。“就让一位战士采一朵山花,把千言万语藏在花里,寄给那位常在梦中相会的恋人吧。”

有了思路,一行行诗句从汪光房笔下淌出:

“巡逻站岗走下哨卡,小溪欢歌醉晚霞,我用握惯了钢枪的手,采撷一朵小小的山花。给花儿一个轻轻的吻,辛苦都在吻里悄悄融化……巡逻站岗走下哨卡,晚霞归鸟美如画,我用握惯了钢枪的手,采撷一朵小小的山花。给花儿一个轻轻的吻,思念又在吻里悄悄发芽……战士当然懂得情和爱,梦里也曾为她披上婚纱,一朵山花寄深情,芬芳的心语托花儿替我表达。”

汪光房的这首《采一朵山花寄给她》与其它4件作品胜出,分别获得6000元的歌曲制作奖。

“睫毛诗人”笔下的情爱

说起写诗,汪光房说是受到他小学语文老师张朝杰的影响。

张朝杰爱在课堂上随口念一些打油诗,在上小学的汪光房看来,“就是很有才,别的同学听过也就过了,我会一字一句地记下来”。汪光房那时养成了一个习惯,在哪碰见诗,就要抄在随身带的小本儿上。过去农家屋内的土墙壁上靠贴旧报纸装饰,上面往往印有诗歌,走亲戚时碰到,汪光房甚至会请求主人家把印有诗歌的那一块剪下来送给他。

“每到春天,就会联想起本子上关于春天的诗句,四季如此。”那时,汪光房心里便偷偷埋下种子——将来要做一个诗人。

汪光房将自己的诗歌定位为青春浪漫抒情诗,推崇老少皆宜的风格。他的每首诗歌都寄给了全国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报刊,以此来检验诗歌的价值。

“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说的是写诗的艰难,汪光房深有体会。一次,他在食堂打饭时,目光被一个长发飘飘的姑娘吸引。惊愕之中,姑娘已经远去。失落的汪光房每次打饭都早早到场,见她来了,就端着碗来回走动,从各个角度欣赏她。一连几天皆如此。

终于有一次,姑娘不经意间回了头,他才发现姑娘的眼睛明如秋水。灵感瞬间被激起,他丢下碗筷跑回去一气呵成写下《你的睫毛》:

“你的睫毛是两束青草,我的目光在上面偷偷地咬。尽管没有啃下什么,却能把我的心喂饱。如果你发现,请不要害羞不要气恼。原谅我的痴情和冒昧吧,别把这只小羊从你身边赶跑。”

这首诗被多家报刊发表,汪光房也因此被称为“睫毛诗人”。

为写诗至今独居“诗歌就是我的孩子”

汪光房的诗歌,语句优美且有着浓浓的青春气息。他常常收到读者来信,其中一位十八九岁的女孩在信里说:“我猜,你也是跟我差不多的年纪吧。”

收到类似的信件,汪光房就回信:“是诗歌年轻,诗人已经老啦!”

“写了几十年诗,您怎么定义它?”记者问。

汪光房举例道,每当人们面对美的时候,大多会有“像诗一样美”这样不假思索的感慨,“美到极致就是诗,诗应该就是‘美’的代名词吧”。

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汪光房至今无儿无女,独自生活。他说他一生只想干一件事,就是写诗。他甚至住都要“住在诗意里”,初到汪光房家的人一定会误以为这是一间少女的居所——

整个屋子的墙壁上都有装裱起来的他的诗作;屋顶也都垂有星星状的文字;“诗歌之家”四个大字醒目地悬挂于客厅……整个居室都是粉色调,浪漫而富有情趣。

记者试探性地说:“您这样年龄的人一般不会像这样装饰家吧?”他毫不介意地回答:“我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也是我对自己诗歌青春、爱情的主题的虔诚之心。”

问及“个人问题”时,他告诉记者,自己曾有过一段婚姻,而当时只顾忙文学,并再三劝说妻子不要小孩。谈到这里,他坦言:“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

这些年,每当别人问及他关于孩子的问题,他都会说:“诗歌就是我的孩子。”

责任编辑:陈忱

相关报道: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