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70年代,襄阳的工艺美术工作者们不仅为我市创收了第一笔外汇,而且为我市培养了一大批书画家。在前行的路上,我们不应忘记他们。今日起,“艺术襄阳”将推出系列文章,回顾襄阳书画的历史。

全媒体记者张亚婷 实习生袁婷婷

1973年,襄阳有了一个新的单位——襄樊市工艺美术公司。它的由来源自于那时我国的国民经济形势严峻。周恩来总理提出可以把我们的文化艺术输出到国外。于是,全国各地纷纷成立工艺美术厂,组织画家创作,将作品外销为国家创收外汇。

襄樊市工艺美术公司就成立于这个背景之下。当时,曹野从沙市调到襄樊任市委书记后,委派专人开始筹建襄樊市工艺美术公司。

工艺美术公司成立

参与了工艺美术公司筹建的我市老画家严永渊介绍,他们在现襄阳市一桥头处租赁了几间房子就开始办公。领导小组的第一步工作就是拟定工艺美术公司的成员名单,把与美术相关的人员集中起来。

“那时候的襄樊市美术力量分散,美术人才各个单位都有,为工作需要画画。”同样也参与了工艺美术公司筹备的画家李叔明介绍,他们很快就拟订了名单,把襄樊市美术人才集中起来。1973年2月,与各单位协调好后,组织了11人的队伍,包括无锡干校的王树人、山水画家杨玉光、擅画老虎的房风歌,还有严永渊、徐熙、李叔明和几个年轻学生。

严永渊介绍,抽调过来的人员在原单位领工资,工艺美术公司不发放工资,学员们由市二轻局开工资。一些在“文革”中受到迫害的画家,也有机会重拾画笔了,所以积极性特别高,一画就停不下来。

在工艺美术公司筹备之初,考虑到国际市场的需求,美术公司生产目标明确,做仿古中国画,为国家创外汇。根据北京全国美术展的学习经验,工艺美术公司拟定了具体的生产内容,主要是三个方面:仿古画、书法、原创。

1973年3月份襄樊市工艺美术公司正式成立,美术公司从2月份到3月底两个月时间创作了40多幅书画作品。

广交会上初战告捷

这些作品能卖出去吗?在一次会议上,当时的市委副书记郝逢武说:“这次的广州交易会,如果能成交一分钱,我就组织全市支持你们,给你们办画室、搞装裱室。如果你们订不到一分钱,那你们就各回各单位。”

李叔明一行三人将字画装入箱子,火车托运带到1973年4月的广交会上。他们的作品悬挂在广交会第六厅是特种工艺美术馆。挂出了一周,这些作品无人问津。正在大家焦急万分时,第二周的一天,一名交易员跑到交易会招待所找到了李叔明一行,告诉他们有日本客商询问王树人的书法作品“寿”“剑”的价格。在交易员的撮合下,王树人的12幅书画作品,李叔明的10幅山水画,严永渊的2幅《花木兰》成交了。李叔明还清楚地记得,成交金额约19000元(人民币)。

成交的喜悦在当天中午通过电报传回市二轻局。

广交会后,郝逢武大赞工艺美术公司为襄樊创了第一笔外汇,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出口,好得很。“当时在现一桥头位置建起了工艺美术大楼,可惜现在已经不复存在。”李叔明说到这儿,有些惋惜。

仿古作品受欢迎

“自此之后,我们开始了复杂曲折的样品摸索过程。我们从湖北省外贸局获得相关资料,哪一年日本客商订的是哪种内容,哪一年马来西亚的客商订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画。我们以历届交易资料为依据进行工艺品加工。”李叔明介绍,当时国外客商主要订购仿古画,于是他们就从民间搜集大量的古画进行仿古创作。一个来源是故宫博物院所藏的画册、画报,另一个来源就是借用或者是收藏家的捐赠品。当时工艺美术公司从隆中武侯祠保管室借出48幅古画用来仿古,四中教师刘叔远非常支持工艺美术公司的工作,捐赠了许多自己的私人藏品。

工艺美术公司仿过清代戴熙的书画、王石谷的书画、马原的书画等。记者在李叔明家看到了当时李叔明在绢纸上仿的郑板桥的字。李叔明介绍,当时王树人的字最受日本人的欢迎,王树人还被评为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后来市场成熟稳定后,画师们也不完全仿,也会加入自己的一些创作,外商们也都能接受。”严永渊介绍,1973年4月,他离开了工艺美术公司。1979年,市委决定创办工艺美术学校(现湖北文理学院美术学院的前身),严永渊又参与了筹建工作。

美术厂创收300万元

在当年的襄樊市工艺美术公司红火的同时,襄阳地区工艺美术厂效益也不错。

参与了地区工艺美术厂筹建的陈世伟介绍,襄阳地区工艺美术厂主要是仿唐宋元明清的书画。临摹作品以清代书画居多。当时,山水画家吕圣逸和花鸟画家曾仲涛的作品很受欢迎。

上世纪80年代初,襄樊市工艺美术公司和襄阳地区工艺美术厂合并后改名襄樊市工艺美术厂,办公地址定在东门外。这时候的工艺美术厂已经有了出口绘画、出口书法、内销组、设计组、装裱组五大车间。正规化后,过去的员工统一编为美术工人。上世纪80年代,美术厂发放计件工资后,画一幅画计价是6元,每个美术工人基本上每天能出一幅产品,高产的也能出两件,工人们的月收入为80多元。

据当时的厂长李叔明介绍,王树人高产的时候最多一年能出1000多幅作品。那时,美术工人们积极性很强,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没有宿舍,王树人、房风歌等人中午也不回家,只在桌子上趴一会。天气热的时候赤膊绘画,墨汁供不应求。磨墨人手不够就组织攻关小组发明磨墨机,时间久了,磨墨机重复工作,大砚台都磨破了好几个。有当年的美术工人感慨,在美术厂画画,一年的产量相当于一辈子的产量。

市工艺美术厂最后一位厂长陈世伟介绍,可叹的是之后不久,市工艺美术厂开始走下坡路,外销开始下降。1984年、1985年、1986年,工艺美术厂的创收主要来自内部交易会,且收入不高。1987年工艺美术厂走向衰败,作为创收主力的王树人离开,一些美术工人选择下海经商。

“自成立以来,工艺美术厂共创汇约300万元人民币。”陈世伟介绍,1995年以后工艺美术厂名存实亡,2015年前后国资办轻纺科接收该厂,档案全部清理,到目前为止已经停产但并未宣布破产。

工艺美术厂走出来的人才(不完全统计):

王树人: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学生遍及襄阳

魏建中: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王树人的学生

李叔明:市美术协会副主席,曾任工艺美术厂厂长

边广兰:曾任市美术协会主席

鞠太运:曾任襄阳画院院长

杨明光:画家

汪国云:曾任市美术协会副主席,擅画花鸟画

汪啸云:市美术协会副主席,写意花鸟画为主

柴有炜:市书法协会副主席,擅篆刻和设计

曹珍玉:画家(已故)

崔红:擅画白鹤

马力:襄阳学院美术教师

陈世伟:画家

严永渊:画家

……

责任编辑:陈忱

相关报道: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