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建雯演奏马林巴

马林巴的保养维护很重要

□全媒体记者曲慧/文 谢勇/摄

优质红木为键,藤条缠绳作槌,演奏者申建雯手持四个琴槌,在她的敲击下,这架高约1米、长2米,拥有52个琴键的乐器发出了浑厚圆润的乐音。这种乐器名叫“马林巴”,外形酷似扬琴,琴键如同钢琴,是打击乐器中比较领先的乐器

5岁学钢琴、15岁学爵士鼓,申建雯视打击乐为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她把马林巴引入襄阳,开始了她的马林巴教学之旅

缘起 “钢琴女娃”10年后改学打鼓

申建雯小名“贝贝”,在打击乐圈子里,“贝贝老师”的知名度已超过了她的本名。她是河南孟州人,父母是戏曲演员,从小她就在音乐的熏陶中成长。

5岁那年,申建雯在母亲的安排下开始学习钢琴,“因为我性格比较淘,好动,妈妈让我学钢琴,是想让我静下来。”可是,申建雯并不喜欢钢琴。等上了初中,每天练八九个小时的琴,她的性格却越来越急躁。

妈妈见状,把她带到北京现代音乐学院,让她挑选自己喜欢的专业。在众多乐器中,申建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爵士鼓。2000年,她在北京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涯。因为有弹钢琴的基础,再加上对爵士鼓有独特的悟性和天赋,申建雯进步很快。

从学校毕业后,申建雯师从上海打击乐协会秘书长陈少伦老师,学习马林巴和小军鼓的演奏。

2007年,申建雯在老家孟州开办了雷音打击乐俱乐部。“刚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因为孟州是个县级市,孩子们能接触打击乐的机会太少,我想在家乡做一些普及工作。”

2012年,申建雯受襄阳爱乐乐团的邀请,成为乐团一名打击乐演奏员。2013年,申建雯在襄阳成立了珍珠鼓打击乐俱乐部。

如今,她已是国家高级演奏员,连续六届被聘请为全国青少年打击乐比赛的评委。“马林巴是木琴的一种,曾经是印地安人的一种乐器,现在是打击乐器中为数不多的旋律乐器。通俗地说,它能够单独演奏乐曲。”今年,申建雯把马林巴引入俱乐部,开始了马林巴的教学。

故事 每个节拍都“蘸”着汗水

在北京学习的时候,全校学爵士鼓的女生不过10个人,申建雯所在的班上只有3人。“很多人觉得爵士鼓是种伴奏乐器,不能独奏,所以学的人不多。只有真正喜欢它的人才会把它当成专业,其中女生更少。”申建雯说,为了练力量,她每天早上都要跑步、练习俯卧撑。

刚学鼓的时候,学生们需要在哑鼓上练习,学校没有专门的哑鼓,申建雯就找学校附近修鞋的师傅,做了一个橡胶皮加海绵的小垫子,绑在大腿上进行练习。听老师说在软的物品上练才出成绩,申建雯索性把垫子取了,将鼓槌直接敲在腿上练习,大腿上常常是一片淤青。

因为大多数学生都自备爵士鼓,学校只有一套鼓。当时最便宜的鼓也得4000多元,为了不给家里增添更多的负担,申建雯练鼓时就蹭同学的鼓,或是排队等着练学校的鼓。“学鼓的过程,最重要的是练习。”老师上完一节课,下来全靠自己在练习中领会。申建雯说,“只要逮着机会,就没日没夜地练。”

2004年,在一次培训交流中,申建雯的演奏得到了陈少伦老师的肯定。那年起,她正式拜陈少伦为师,到上海学习。陈老师的课排得很满,常常在夜里12点之后开始上课,申建雯上完课就是第二天早上6点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全在练习,至少要练够8个小时。“这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过程,但是美妙的节奏和音乐,都是从这一次次的敲击中得来的。”

对话 打击乐需要交流和推广

记者:在这么多的乐器中,为什么选中把马林巴引入襄阳?

申建雯:马林巴是一种旋律乐器,可以独奏,可以重奏,也可以组成乐队合奏,音色圆润,音域较广;另外,它可以两槌演奏,也可以四槌甚至六槌演奏,演奏方式多样。2015年我到日本观摩日本青少年打击乐大赛时,发现那里的学校很重视马林巴的教学。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让更多的人认识它,喜欢它。

记者:女性演奏爵士鼓的很少,遇到过哪些困难吗?

申建雯:以前学钢琴,需要的只是手指的力量;而打鼓,需要四肢同时发力,协调运动,尤其是当两只脚都要踩动的时候,还需要腰部的力量支撑。在有些演唱会现场,我们常常会看到,整场伴奏下来,男鼓手汗流浃背甚至把上衣脱光。

女性天生力量弱些,但通过不断练习,可以增强体力,在技巧上不输男性。

记者:对于马林巴和爵士鼓的推广,有哪些设想?

申建雯:中国的打击乐起步较晚,需要更多交流和学习机会。在孟州我曾经举办过三届鼓手节,去年争取到全国青少年打击乐比赛在襄阳举办。本月底,受朱宗庆打击乐团的邀请,我将去台湾参加第九届台湾国际打击乐节,今年我想在襄阳也举办一个鼓手节,让圈内的朋友有一个交流和提升的平台。

责任编辑:陈忱

相关报道: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