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片


□育兵

高考前几天和高考进行时跳不跳广场舞,几乎举国关注,晚报为此还发了《致全体市民的倡议书》,呼吁大妈们为孩子们的高考让让路。今年高考语文全国Ⅰ卷,广场舞进入作文题,可见社会关注度之高。

记得今年年初襄州区就规范管理广场舞提出四条细则:固定跳广场舞的时间为19:00至21:00;各队伍划分区域,保持一定间距,避免互相干扰;控制音量,规定每台音响的音量不能超过55分贝;各部门各司其职,环保部门将采用测量仪测量音量,若分贝超标5次,将坚决取缔该舞蹈队。此后未见相关报道,不知落实得如何、效果如何。

笔者认为,不管是什么样的管理规定,舞蹈队和舞者都应该是重要的一方,如何引导这一方进行自我约束非常重要。

公共设施只能不断满足公众的需求,很难完全满足公众的需求,这恐怕会是常态。在这一现实下,最关键的是各方相互理解,恪守自己的利益边界,尊重他人的权益。广场舞在什么地方可以跳、什么时间可以跳,跳的过程中要遵守什么规则,谁来协调、谁来监管、谁来追责,这一系列问题都需要通过一个沟通协调的平台,让利益相关的居民、相关部门、舞蹈队等各方能够坐在一起协商,最终把广场舞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本栏目长期征稿。邮箱:465441341@qq.com;wgf711230@163.com)

责任编辑:纪凡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