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龚波 全媒体记者彭清

在市一医院,同一个科室,两名主管护士,发明了四个专利,一个叫郑勇玲,一个叫王华丽。

琐碎中勤于思考

护理工作是一项琐碎的工作,每天的工作大致相同又充满压力与挑战,而这样的工作,她们一干就是11年。

76年的郑勇玲和82年的王华丽于2006年同一批进医院,在骨科已经工作了11年。长年的琐碎并没有让她们减退激情,相反,她们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总结和思考,追求护理质量的完美。

统计伤口引流量是外科系统护理工作不可轻视的部分。郑勇玲却发现常用的引流袋(医院为病人排出体内存液时使用的外用袋)都是100毫升以上的刻度计量标示,在实际临床使用中,部分小计量排液的病人却无法进行准确计算。微量计算无法掌握,很不利于对病人治疗时提供准确数据。郑勇玲下班后经常在家思考,自己画图设计,在网上搜索同类设计。后来,她发现当刻度线与袋体的角度构成呈45°状态时,即可让排液在下角的刻度线范围显示出准确的计量,她终于轻松下来了。图形设计出来后,自己跑科技局申请,半年后,她发明的微量计量刻度的医用引流袋专利申请成功了。

输液是护士每天都要接触的基础工作,接着她又发明了设置有输液支架的护理床,她希望在床位一侧安装一个可滑动的能升降调节的输液支架,这样在遇到重症病人时能第一时间抢救,而不是急着去找输液杆。这一次,她又申请成功了。

正能量在医院传播开来

郑勇玲发明专利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她的影响下,同科室的王华丽也学着郑勇玲开始慢慢琢磨起来工作中常见的不便,自己思考去解决。医院护理小推车面积偏大,进出病房不方便,她发明了不占空间的小巧的可折叠医用护理推车;医院的气垫床受力均匀,病人躺久了会浑身酸痛,因此病人会拒绝使用气垫床,从而大大增加病人压疮形成的风险,她发明了针对病人病症部位宽窄相间的可透气床垫。

只是为了方便护理,没有求回报

在采访中,郑勇玲和王华丽都说到一句话“我只是想让护理工作更加有效,快速给病人治的病,在抢救病人时争分夺秒,没有想过去联系商家,购买我的专利生产出成品”,这一句朴实的话语见证着她们平时护理工作的扎实与认真。

现在,郑勇玲和王华丽已经是骨科的主管护士,每天埋头于日复一日的护理工作仍然是她们的重头。至于专利能不能实现商业价值的转换,她们的观点又出奇地一致“没有去考虑过,如果能联系到商家生产出成品,那就太感谢了。如果这些发明能在临床使用,我们的患者和家属会更加便利,医院的护理工作会更加有效”。


责任编辑:纪凡

相关报道: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