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边这样坐着,是他生活中的常态

被救者送给王秀群的锦旗

驾船巡视

□通讯员周政 全媒体记者邓皓瀚 文/摄

今年5月29日,襄阳龙舟赛现场,汉江义务救护队队员王秀群在人群中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2014年在火星观码头救起的一个轻生女子。女子挽着丈夫,儿子骑在丈夫肩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为龙舟赛呐喊助威。就同每一次救援后不留姓名、默默离开,不给溺水者家属增添任何麻烦一样,王秀群没上前打招呼,只是脸上一个劲儿地溢出满足的笑容

烈日下的“安全”守卫

根据规定,救护队员的上岗时间是下午2点半至晚上8点。“这个时间段来汉江游泳的市民最多。”上周五下午2点半,记者来到火星观码头,王秀群已换好救护队服在岸边巡查。大红色T恤背后,印着醒目的“汉江救护”4个字,为的是来汉江游泳的市民一眼就能看到。

加入救护队的7年时间里,王秀群吃住几乎都在码头,许多来游泳的人都跟他很熟。因为皮肤黝黑,身材高大健硕,大家亲切地喊他“胖子”。

“我从小就爱泡在水里,一离开水,就觉得浑身不自在。”1970年10月,王秀群出生在襄州区程河镇一农民家庭,小时候,唐白河河畔是他和伙伴们游泳、摸鱼的天地。

15岁那年,王秀群随父母来到市区,在丹江路租下一间门面,靠卖小商品维持生计。汉江市区段自然成了他的新乐园。

2005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是令王秀群终生难忘的一天。那天,他从樊城千福码头下水玩耍,一市民的泳镜不慎落入水底,水性好的王秀群主动潜水帮他捞。可半分钟后,王秀群捞起来的却是一具溺水男童的尸体。

“男孩家人赶来后,撕心裂肺的哭喊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回忆起这次经历,王秀群直咂舌。

“一起事故就是一条生命,背后是一个家庭。”王秀群和记者说着话,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正在江边玩耍的一群孩子。

为救人,他把家安在码头

穿古城而过的汉江,养育了众多襄阳儿女,但它有时也会“张开大口”,吞噬生命。老襄阳人都知道,本世纪初,崔家营大坝建成蓄水前,汉江樊城岸边有很宽的沙滩,夏天一到,沙滩上人山人海,溺亡事故时有发生。当时,水上派出所统计过,一年单千福码头就有五六十人溺亡。

为了减少悲剧的发生,2002年,在市政府的主导下,汉江江畔有了汉江义务救护队队员的身影。

在火星观码头待久了,附近的居民和商户大多都知道码头上有个“钻进水里就像鱼一样灵活”的黝黑大汉。王秀群说,那些年江边一旦出现险情,目击者大多会立刻找到他来帮忙,“救人像是等着我去做的一件事”。

2010年,王秀群主动报名,成为汉江义务救护队的一员。

采访时,王秀群有个时不时用手挠腿的小动作。“我皮肤不好,一晒就容易起包,一起包,越晒越疼。”他翻开裤脚,露出被晒伤的腿解释道。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成天暴露在烈日下。

2012年,汉江义务救护队在火星观码头搭了一间小屋。从那时起,王秀群就把家安在了这间小屋,还自费一万多元买了一条小船,日夜守护在火星观码头。家人长期不理解他,但是他无怨言。

“入夏后,每天在火星观附近游泳的市民保守估计超过500人。”王秀群告诉记者,这样在烈日下寂寞守候的时候居多,但是救护点的队员从未懈怠过一刻,只要上岗,神经都会绷得紧紧的。

“王秀群身强体壮,水性好,反应敏捷,加入救护队以来,从汉江里挽救了三十多条性命。”老队员唐东军谈起王秀群,赞不绝口。

“被救者懂得珍惜生命,是我最大的满足”

去年6月19日下午2点,正在午休的王秀群突然听到外面的求救声——两名男子正在离岸边十多米的水中挣扎,其中一名男子身上的游泳圈已滑落在一旁,脚在上、头在下,其左手死死锁住了同伴的颈部。

情况十分危急,王秀群下水向两人游去。接近两人后,王秀群连击四拳,将那名男子打晕,男子才松开扣住同伴脖子的手。王秀群顺势从背后将两人推回岸边。

王秀群说,会游泳不代表会救人,不被溺水者抓住是施救的关键。施救者如果被溺水者死死抓住,要立即想办法脱身,最简单的就是将其打晕以方便救人。

虽然水性了得,但王秀群每年都坚持参加救护队组织的救护知识培训。

多年来,每次救援后他都会默默离开,不留姓名、不留地址,也从来不给溺水者家属增添任何麻烦。“襄阳游泳协会英雄,汉江义务救护勇士”,这是挂在火星观码头救护点的一面镶着金字的锦旗,是2014年王秀群救起的一名轻生女子的家属送给王秀群的。

时隔三年,在今年的襄阳龙舟赛现场,王秀群偶遇了那名女子。此时,女子挽着丈夫,儿子骑在丈夫的肩上,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为龙舟赛呐喊助威。王秀群没有上前打招呼,只是脸上一个劲儿地溢出满足的笑容。

责任编辑:韩菲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