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8月12日,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发生暴力冲突,造成多人伤亡,国际社会一片哗然。这起事件的发生,不仅是美国种族冲突和社会撕裂的集中反映,也凸显出美国当前所面临的深层次的发展困境。

去年美国大选至今,美国白人至上等极端思想明显回潮,极右势力不断站在媒体聚光灯下。特朗普政府就任后,先后推动的“禁穆令”、修建边界隔离墙、移民政策改革等政策,虽然推行并不顺利,但也深深震动了美国社会。由此形成的种种争吵,使得美国社会撕裂现象愈发凸显,白人至上主义思想走上了前台。夏洛茨维尔暴力冲突事件的导火索,是夏洛茨维尔市决定移除在市中心的一尊美国南北战争时南方将军罗伯特·李的雕像。支持拆除者认为雕像是奴隶制和白人至上主义的象征,反对者则认为拆除雕像侵犯了白人的历史和文化。双方对抗升级,最终发展成暴力流血冲突。美国的主流舆论将这起事件定性为“新纳粹和白人民族主义运动抬头的恶性结果”。这种判断对事件的总结只说到了一个方面,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忽视了事件发生背后,其实是美国社会面临的深层次的发展困境。

从根本上来讲,夏洛茨维尔暴力冲突事件折射出了美国所面临的对外国际竞争力下降,对内不平等加剧的发展困境。德国《焦点》周刊评价称,夏洛茨维尔事件让世界看到一个分裂的美国社会,其背后是美国政治、社会经济的问题,美国必须解决贫富悬殊、底层就业和暴力事件等问题。

20世纪80年代,靠着借入大量外债和快速积累债务,美国经济得以摆脱“滞涨”的困扰,但也埋下了国际收支平衡急剧恶化的“祸根”,美国经济国际竞争力大幅下降,政府债务则急剧攀升。截至2017年7月3日,美国政府债务总额为19.8万亿美元,约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4%,相当于平均每个美国公民负债约6万美元。

美国收入不平等也在急剧增加。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罗思义曾撰文指出,他在汇总计算美国人口调查局的数据后发现,1980年后,20%的美国底层家庭收入占全部家庭总收入比重从4.2%降至3.1%,同时5%的美国顶层家庭收入所占比重则从16.5%升至22.1%。此外,80%的中下层家庭收入所占比重从55.9%跌至48.8%。数据同时还显示,2015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仍低于1999年的水平。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尽管收入分配问题越来越凸显,但美国国内的精英阶层并未拿出有效的解决方案。美国的大资本精英,尤其是军火工业集团和金融集团对外输出美国的意识形态,对内则挤压中产阶级的生存空间。在债台高筑、美国福利制度濒临破产的情况下,内部却仍留恋于党派政治斗争。去年底特朗普的“出人意料”当选,根本上反映出美国民众对两党精英的轮流执政逐渐失去了信任。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本人就是资本精英集团中的一员,他组建的内阁也被外界视作是亿万富翁的俱乐部,要他们代表美国人民去和另一部分美国资本家去商讨分配不公,本质上来讲是有利益冲突的。为此,祭出保护主义大旗,将矛盾向外转移,成为特朗普政府最现实的选择,而最近各种事件的走向也印证了这一点。

因此,这次骚乱表面上看是美国极端思想的抬头,本质上却是美国民众收入严重下降和不平等的增加所引起的愤怒和不满。对美国而言,这恐怕才是最大的危机。正如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如果部分白人的生活持续无法得到改善,将会有更多的人因沮丧而参加种族主义活动,“未来几年,美国很有可能会经历更多不安和动荡”。(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郭 言)

责任编辑:陈忱

相关报道: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