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七月就要到了,每到这个时节,我对已故父亲的思念总比往常多一些。

我的父亲生前是一名平凡的教师,但在我心中他不仅是父亲,还是我学业上的老师,更是我人生道路上的导师。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都很惧怕他,怕他并不是因为父亲脾气不好,喜欢打孩子;恰巧相反,父亲对我们是很少体罚,他只是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他经常教育我们:对人要诚心,做事要尽心;要克己奉公,严于律己。这不仅仅是他的人生信条,也成为了我们家的家训。

父亲总是认为我们这些在机关单位长大的孩子应该比其他孩子更能也更应该传承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作为教师子女,接受的教育多,就更应该成为优秀的人。小时候当我们和居住地的孩子之间发生矛盾时,他总是批评自己的孩子,必要时还要求我们给对方赔礼道歉,并认真严肃地给我们讲道理。

父亲讲道理是很有特点的,一是对照家训,看自己做得怎么样;二是时间长。谈话中途,若是我们不注意听或分心,走了神,他就会突然提高嗓门提醒我们,让我们必须听下去,直到被说得心悦诚服。

父亲传授家训也是很有特点的,他总是能用显现直白的语言,有些甚至是乡村俚语,说出一些人生的哲理。

记得我八岁那年冬天,父亲叫我架炭火取暖,他告诉我:“火要空心,人要实心。”这句好似不经意的话,实际上是在对我进行品行教育,并让我终身难忘。

还记得我初中二年级时那个暑假,我成天都在学校的篮球场打球,父亲说:“这么热的天,别人都能在田地里干活,你却无所事事,不怕别人决(土话,意思是背后说人怀化)你?”当即,他就和学校所在地的生产队长联系,让我去地里义务干了三天农活。当时我对父亲的这种做法很不理解,但到我成年后,我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是让我通过亲身劳动体会劳动人民的辛苦,让我知道应该感谢他们。

父亲对我们的教育不仅仅是言传,更注重身教。

父亲的人生是坎坷的,他自从被错误地划分为“右派”后,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都遭受到打击,遭受了常人所难以承受的冤屈和摧残,然而他矢志不渝地坚信党、坚信人民,始终如一忠于人民教育事业,坚守“对人要诚心,做事要尽心”的信念。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他自身深受打击,可是他还坚持上好自己的课,并自觉地维护集体的利益。当时兴隆中学校园内有师生们勤工俭学种的蔬菜,引来当地一些人的偷盗。父亲不听家人的劝阻,义务看护校园,阻止了偷盗行为的再次发生。

父亲一生都践行着“为人民群众服务”。从我父母都在兴隆教书的那些年开始,我家在春节前总要买一本农历和一只质量较好的大毛笔。因为父亲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春节前的那段时间,兴隆街上的人都愿意请父亲帮忙为他们写春联,父亲也很乐意义务帮忙给当地群众写春联,我们几个孩子便抢着忙前忙后给父亲研磨、捻对联、凉对联,一直忙到农历的腊月二十八、二十九,年年如此。所以父亲每到一处工作,都能很好地与群众建立良好的关系,群众对他评价也很高。

即使在父亲离休后,他依然严于律己,从不占公家一点光。有一年,父亲和枣阳离休干部们去葛洲坝参观回来,夜宿襄阳宾馆,很多老同志劝父亲说:“让你儿子一起来宾馆吃饭。”父亲却一个人乘公交车来我家吃晚饭,然后让我送他回宾馆。

父亲的一生,都在用真诚认真地书写着“人”这个大字,他恪守的家风家训从儿时跟着我们晚辈共同走过了青春,又走进了暮年,它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鼓励着我,我也会将它一直珍藏传承下去。

省地质局第八地质大队 谢永平


责任编辑:高怡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