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父亲退休已经六年了。

比起最初闲赋在家不知如何打发时间的失落状态,现在的他,已经学会悠然自得的静享清闲,还渐渐转变角色,自我调节,竟然把空闲的退休生活过得风生水起,看着他顺利迈过了退休的这道坎,当女儿的我高兴之余心里还真有些羡慕。

解放那年出生的父亲因家里条件艰苦,读过高小后就直接辍学给人当学徒。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的师傅是个和蔼可亲的孤老,我叫他黄爹爹。小时候只要家里包饺子或做其它好吃的,父亲总是会让我提前送一大碗过去,顺便把黄爹爹家里的床单被罩带回来由母亲帮着清洗,可是老人总是犟着说自己还干得动,不麻烦我们,母亲每次只好等老人出门时偷偷的到他家帮忙做些家务。

就这样一来二往的, 黄爹爹也把憨厚踏实的父亲当亲生儿子对待,除了传授一身过硬的驾车和汽修技术外,老人重品行、兴节俭的秉性也无不例外的在父亲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偶尔吃饭闲聊时,母亲还经常开玩笑说,父亲莫非就是师傅的亲生儿子,不愠不火的性格相近也就罢了,怎么连犟脾气都遗传了呢?

每当听到玩笑话的父亲总是会不自觉地嘴角微微抽动,然后端起酒杯深深地抿一口,半晌也不吭声,似乎陷入回忆中。过了许久后才从他嘴里喃喃地蹦出一句话,师傅对我有恩,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每当这时,我悄悄地看到此时的父亲眼眶好像已经湿润了。

得于师傅的悉心授业,十六岁的父亲就已出师并参加工作,成了我们那屈指可数的大客车司机。

父亲告诉我,在那个年代摸方向盘的还是个特别吃香的行业,只有根红苗正的人才能被推荐干这行。也正如此,工作积极、吃苦耐劳的父亲年总是会被评为劳动模范。

从我记事的时候,就看见戴着大红花坐在驾驶室里留影拍照的父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虽然那时还在上幼儿园的我并不知道劳动模范有多光荣,但是可以从父亲的表情上看出这肯定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后来,步入中年的父亲也像他师傅一样,带了几个徒弟,徒弟们也逐渐被培养成了单位的技术骨干。想必他们心里也是感激父亲的,就象父亲感激他的师傅一样。

父亲偶尔回老家去,徒弟们知道了,也会上门接父亲过去喝两盅,一阵交杯换盏之后,话题总会被慢慢地带回到往事中去。在他们眼里,也许那段过往已久的青葱岁月才是最令人难忘的。

四十多年如一日,在单位勤勤恳恳的干了一辈子革命的父亲终于退休了.不用再每天准点上下班,也不用一连六七天出差在外, 一下子,大把大把的时间让父亲整个人空落落的,好像随之退休的不仅仅是他空闲下来的身体,还有所有让他为之骄傲的事业和荣誉。

听母亲说,退休后的好一阵子,父亲都显得郁郁寡欢,东晃晃,西逛逛,路过老厂的那间破旧的售票小屋时,父亲总是会在那里伫立许久,也舍不得挪动脚步。

再来后来,母亲退休后,两人一起来到襄阳安度晚年。

听着鸟鸣,闻着花香,没事河堤上散散步,江水中钓钓鱼,兴致盎然时提笔练字、看报下棋;小到超市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到每天时事政治和国际形势,父亲都能侃侃而聊……不知什么时候,父亲退休生活变得充实而丰富多彩,渐渐地淡忘了最初的退休时的不安和彷徨。

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生活中难免要遇到各种各样的沟沟坎坎,当你感到有恐惧和疑虑时,就如同面临一条拦路的小河沟,其实抬腿就可以跳过去,就那么简单。

父亲抬脚顺利迈过了刚退休那个失落的沟坎,他做到了。

渐渐地,似乎又看到了当年戴着大红花坐在车里英姿飒爽的父亲,那个曾让我自豪让我骄傲的父亲。

国网襄阳供电公司客户服务中心 夏琦


责任编辑:高怡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