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日报网讯 通讯员陈德道 周文喜 全媒体记者童光辉 邓皓瀚 文/摄

一块重达几百斤的大石块,经过他的精雕细琢,便成了文字飘逸、图案秀美的碑刻艺术品。

钢钎、重锤、利斧、钻子……这些传统工具,在他手里,运用自如,能化腐朽为神奇。

虽然,通过电脑设计和施工,也能完成碑刻作品,但他坚信,手工碑刻是富有灵性的,电脑无法替代。

今年74岁的陈长维,和他四个徒弟,默默无闻地传承着手工碑刻这门技艺,欲与电脑试比高。

三拜恩师学手艺

陈长维,保康县歇马镇盘龙村五组村民,平时以耕地种田打零工为生。

碑刻,就是在石块上刻字雕图,可分建筑碑刻、摩崖石刻、墓志碑刻等,一般由底座、碑身、碑额组成。保康手工碑刻雕工精细,古朴大方,已被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陈长维既是草根碑刻大师,又是保康碑刻“非遗”项目的重要传承人之一。

说起碑刻,陈长维摆摆手,抿嘴说:“不怕大家笑话,当时家里穷,学艺就是想找个活路。”

20世纪60年代,陈长维结婚后,有了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生活十分拮据。

怎么办?他开始到外面打杂工,做粗活,挣点零花钱,补贴家用。

磨菜刀戗剪子、唱戏耍皮影子、搬砖递瓦修房子,只要能挣钱,他都干。

1988年春节刚过,陈长维听乡亲们说,马良镇上来了个“张师爷”,能文能武,不仅会写字作画,还会开石刻碑,是一把好手。

开石刻碑?新鲜事。陈长维琢磨着,是不是改行搞碑刻,这可是独门生意。他专程跑到集镇上寻找“张天师”,想拜师学艺,可找了半天,人影也没看着。

正月初四那天,他托人打听到“张天师”真名叫张兆裕,确实在镇上活动,第二次去拜师。

面见到了,可张兆裕没收徒,放下一句话就走了:“正月十五我到你家去。”

正月十五到了,陈长维很是欢喜,摆酒设宴,请张兆裕入座,边吃边喝边聊。

这一次,张兆裕被打动了,开了金口,收下了陈长维这个徒弟。

“紧口不紧腮,十打九不开。”张兆裕传授开挖山体岩石的窍门,陈长维认真听,细心揣摩,然后到屋后的山上寻找可做碑刻的石块,反复试验,最终把一块青石开凿出来。

陈长维说,起初,他帮富贵人家用石块打磨成猪槽,一连打了七口。后来,名气大了,人们都称他为“陈石匠”,请他铸槽、刻碑。

风光十载立名望

仅仅两年过去,陈长维的碑刻技艺已经炉火纯青,不仅村里的人,就连歇马镇区域的人都找上门,请他雕刻碑文,生意日渐红火,人手开始短缺。

“从山体开石,到雕刻一套完整的石碑,快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慢工出细活。”陈长维说,最多时,一年要刻一百多套石碑,人不够就请乡亲们帮忙,给他们发工钱。

1990年至1999年,这10年,被陈长维称作是“最快活的”10年,因为当时,整个镇上搞碑刻的就属他家规模最大,技术最好,订单从年头排到年尾,每天有干不完的活儿。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陈长维成为碑刻大师后,不少石材加工厂请他“出山”,都被他婉言谢绝。

1994年,广东汕头两位商人慕名前来,高新聘请陈长维当技师,到工厂开发碑刻系列产品。他没有答应,说道:“这手艺是老祖宗留下的,要好好传承,不能都搞机械化生产。”

那10年,陈长维靠碑刻,不仅养活了一大家人,而且成了远近闻名的“大万元户”。

在他的带动下,村里和镇上一些有雕刻功底的人,也开始学着搞碑刻。兴盛时,整个歇马镇有10几家碑刻基地,陈长维的属最大。“房前屋后都堆放的是石材,还有石碑半成品,有人上门购买这些东西。”

陈长维说,碑刻这门手艺,最难掌握不是开石、刻字、绘图,而是如何把自己的思想嵌入整套工序里,让碑刻作品富有灵性。

“金银铜铁锡,石木雕画皮。”这些传统行当,可以说行行有玄机,行行出状元,只用用心去经营,才能出工匠,才能出大师。

 

传承创新育后人

进入21世纪,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很多传统手工技艺被电脑设计所取代,工具敲打被流水作业所掩埋。陈长维已经嗅到了“危机感”,因为找他制作碑刻的人比以前少多了。

为了不让传统工艺失传,为了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他开始寻找培育接班人。

儿子陈春阳和陈春强是看着碑刻长大的,有兴趣,有底子,在陈长维的规劝下,各自都开了一家石刻店。村民唐发金和薛必强也拜陈长维为师,开始学习碑刻技艺,这让他十分高兴。

“多一门手艺就多一条出路,技多不压身嘛!”38岁的薛必强说话很直爽,他平时还是以打工为主,需要帮忙搞碑刻,他就回来做,虽然技艺不是那么精湛,但基本功都学到了。

为了紧跟时代步伐,陈春强从外地购买了电脑碑刻设计操作设备,一方面批量生产碑刻,一方面手工制作碑刻,但价格差别较大。

“电脑设计制作,都是程序化的,工作效率是手工的十几倍,但样式统一,比较呆板。”陈春强说,有些客人还是喜欢手工作品,曾经有人请他雕刻整套石碑,花了上万元。

如今,年过古稀的陈长维已是力不从心,他希望两个儿子能好好把保康碑刻技艺传承下去,不要断档,也希望政府部门能加大扶持力度,让这些传统工艺重现辉煌。

“不管科技怎么发展,人的思想是电脑不能代替的,碑刻只要注入了人的思想,有了灵性,就是独一无二的,就会有人欣赏,就会有市场,也就有活路。”陈长维坚信不疑。

责任编辑:何梦婷

相关报道: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