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带领我们强军”系列网评之四

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胜仗的。

——习近平

“史上最牛军改”塑造军队未来

■吴一一 栗瑞义


“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习近平在天安门城楼向世界庄严宣告。

一时间,“史上最牛军改”成为网络热词。

“史上最牛军改”来了!一刀砍下,“四总部”木有了!七大军区木有了!“大陆军”木有了!

“史上最牛军改”来了!“二炮”改为“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华丽登场!

“史上最牛军改”来了!大精简、大优化、大调整、大移防……

“史上最牛军改”,何尝不隐喻着这支军队的“最牛未来”!

2017年7月30日上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联合训练基地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习近平乘车检阅部队。解放军报记者周朝荣摄

(一)

我们的队伍永远向太阳。解放军报记者柳军摄

改革的雷电,总是在历史的风雨中孕育。

2014年6月9日,习近平在一次座谈会上谈甲午,“今年是甲午年。甲午,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具有特殊的含义,在我国近代史上也具有特殊的含义。”

的确,近200年的中国近现代史,几乎每个甲午都与一场重大改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834年,甲午。那一年,英国贵族、海军高级将领律劳卑出任驻华商务监督,为保护鸦片贸易,率英舰强闯广州、虎门,中英军队交火,成为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前奏。随后,中国国门被大炮轰开,被迫开启近代化之路,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开始,“师夷长技以制夷”几成共识,坚船利炮让北洋水师一度在各项参数上雄踞亚洲第一。

1894年,甲午。那一年,黄海的惊涛骇浪中,中日海军激战5小时,北洋舰队损失“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5艘军舰,死伤官兵千余人。洋务运动也在这黄海海战的如血残阳中宣告失败。此役作为导火索之一,引发了戊戌变法,以及后来的编练新军、宪政,还有“辛亥革命”。

1954年,甲午。刚在朝鲜战场上,把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打回谈判桌的中国军队,目光转向正规化建设,一系列重大改革论证酝酿,涉及军衔制、编制体制调整和武装力量各项规章制度条令条例的制定和完善。由此,人民军队开始向诸军兵种合成转变。

2014年3月1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2014年,又是一个甲午。习近平指出,“勿忘国耻,知耻近乎勇。我们一定要总结血的教训。”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剜心之痛”,让习近平对于推进军队改革、建设强大军队如此期待。

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各种上蹿下跳,各种推墙松土,各种暴恐分裂……越走近世界舞台中心,越接近复兴梦想,就越需要一支强大军队来支撑。

改革的要义是强筋骨、通血脉、消臃肿,让战斗力要素聚指成拳,迸发活力。(资料图)

有的人希望中国尤其中国军队的建设步伐慢下来,再慢下来,最好停滞。但西方各主要国家针对新形态战争的军事转型却紧锣密鼓。美军推进“二次转型”,坚信“夺取作战空间控制权的不是炮弹和子弹,而是比特和字节”。俄军推进“新面貌”军事改革,英、法、日、德、印等国军事改革也一刻不曾停歇。

新军事革命的时代就像一个高速转动的圆盘,如果不迎难而上,在新的“制权”大战中后来居上靠近圆盘的中心,或者无动于衷游离于圆盘的边缘,一不小心就会被甩下去,瞬间出局!而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如挣之不脱的“三大锁链”,束缚着中国军队奔向世界一流的脚步。

这场改革,我们退无可退。

(二)

战尘起,黄沙扬,飞沙走石赴战场。解放军报记者柳军摄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

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于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在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解放军报记者冯凯旋摄

2015年11月24日,北京瑞雪初霁。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在京西宾馆召开,习近平发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行动号令: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

当中国“史上最牛军改”的大幕徐徐拉开,全世界为之惊叹。



——改革从“头”改起。改革最先动刀子的地方,是总部;最先精简整编的单位,是领率机关。从2015年12月31日开始,短短一个月,成立了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调整组建了军委机关15个职能部门,职权划分更加科学合理,在精兵简政、解决“头重尾巴长”等问题上迈出实质性步伐。改革首战一举定乾坤。“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立起人民军队新体制的“四梁八柱”。

2016年4月20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军委联指总指挥习近平到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视察,代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向军委和战区两级联指中心全体指战员致以诚挚问候。这是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解放军报记者周朝荣摄

——改革以“战”牵引。七大军区谢幕,五大战区登场,中国军队从此进入“战区时代”。军委、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建立健全,构建起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战略战役指挥体系。2016年4月20日,一身迷彩的习近平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首次以“军委联指总指挥”的身份坐在总指挥席,视频连线5个战区联指中心。有媒体评论:一旦中国有战事,习近平和中央军委将在此决战决胜。

新成立的战区机关,军装不再是清一色,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橄榄绿、天空蓝、浪花白,林地迷彩、荒漠迷彩、海洋迷彩……来自各军种的军人在联合参谋部研判军情。(资料图)

——改革从“新”开始。陆军领导机构和火箭军成立,崭新的战略支援部队和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亮相。穿上新军装,戴上新臂章,理念也进入新时代。陆军领导机构成立,标志着“大陆军”的结束;从“第二炮兵”到“火箭军”,不仅仅是名称变化,更是地位作用、使命任务、作战方式的转变;部队的新构成,意味着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加速发展、一体发展。

摄改革之路层峦叠嶂,关山重重,必须踏平坎坷,闯关夺隘。(资料图)

——改革向“下”延伸。“脖子以上的改革”刚刚结束,“脖子以下的改革”顺势推进。调整优化结构,发展新型作战力量,理顺重大比例关系,压减数量规模,陆军原18个集团军调整组建为13个集团军,全面启用新番号……今年4月18日,习近平接见全军新调整组建的84个军级单位主官并对各单位发布训令。从东海之滨到西部边陲,从白山黑水到南国密林,这些伴随着改革而生的新单位,犹如碳原子重新排列组合可以让石墨变成金刚石,在聚合与裂变中重塑再造着这支军队。

一家外媒这样描述中国军队改革:“解放军将变得更有效、更具战斗力和更精悍。”

改革启动以来,全军团以上建制单位机关减少1000多个,非战斗机构现役员额压减一半,军官数量减少30%;几十支部队移防部署,三天之内开拔;数百名将军调整岗位,接到命令当天即去报到……

(三)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现场。特约记者刘应华摄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重点在一个“深”字上。

习近平曾这样比喻全面深化改革:“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这次改革,不同以往。它不是简单的修修补补和局部改造,而是一次整体性革命性变革,力度、深度、广度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没有过的,而且,没有现成样板可以借鉴。

这次改革,不同寻常。要解决的大都是长期积累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方案设计得科学不科学、精确不精确,直接关系改革成败。

2017年8月24日,中国空军战机进行远洋训练。新华社发王磊摄

这是一次迎难而上的跋涉,这是一次革故鼎新的起航。

习近平曾经打过一个比方:小帆船可以在水里打转,绕几个弯又起来了,泰坦尼克号要是沉了,它就真是沉了。我们这样一个大国,这样一支军队,在改什么、不改什么问题上要有战略定力,决不能在根本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

多个改革专项小组和专家咨询组,从军内到军外广泛调研,集中智慧,反复论证,改革方案前后历经150多次调整、修改、完善……

习近平2次主持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3次主持召开军委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多次当面听取有关大单位改革意见建议,亲自组织研究改革重大问题。

这轮军队改革,对官兵的触动前所未有。

2015年12月27日,凌晨的冀中平原,寒夜笼罩的城镇还在沉睡,地处石家庄的一座军营却已经醒来。

路灯下,装车,列队。上千名全副武装的官兵,齐刷刷地抬起右手,向军旗敬礼,向这座营盘告别。

按照习主席和中央军委命令,陆军原第27集团军从河北移防山西,成为全军第一个因改革而进行部署调整的军级单位。一年半之后,随着新集团军的调整组建,第27集团军成为了历史。

我国第二艘航空母舰下水。解放军报记者冯凯旋摄

一声令下,三军景从。

这轮军队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十分复杂。

改革之难,难在冲破思维定势的禁锢,突破既得利益的羁绊。无论是裁军30万的“转身之痛”,还是适应新体制的“转型之痛”,无时不在考验着军人的忠诚。

观操守在利害时,见忠诚于担当处。习近平说:“这种担当精神,在革命战争年代是冲锋陷阵、英勇献身,现在,就是要勇于改革、善于改革。”

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习近平亲自担任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越是难度大,越要坚定意志、勇往直前,决不能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在习主席和军委的推动下,许多过去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解决了,许多过去一直没有突破的障碍突破了。

“只要全军统一意志,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难怪国防大学防务学院一位外军学员感慨:“中国军改涉及面广,是一项庞大复杂的工程。而改革得以顺利推进,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强大领导力。”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

1985年,中央军委作出百万大裁军决策。面对精简整编,广大官兵服从大局,听从指挥,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资料图)

39年前,当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时,不少人很不理解;16年前,中国加入WTO时,一些人也不认同。但时至今日,质疑之声销声匿迹。

面对今日之军改,可能也有人一叶障目产生困惑。

但,这都是暂时的。一位军事专家说:若干年后,等大成之日回望军改,我们会发现,今天的纠结和痛苦是多么渺小,今天的付出和牺牲是多么值得,统帅的重塑再造是多么英明!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解放军报记者柳军摄

到那时,每一个经历过这场“史上最牛军改”的中国军人,都可以自豪地说:我是历史的参与者、见证者,强大的祖国、一流的军队是历史给予军改一代人的最好馈赠!

责任编辑:陈忱

相关报道: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