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永明(右)与老师马永平对弈中

濮永明(左)与父亲濮德鸿一起看棋谱

全媒体记者韩犁夫文/摄

拿起棋子时,他的手会颤抖,落子常常摆不准位置;与人对弈时,他吐字不清,旁人很难听明白。但对手从不责怪,反而常常对他竖起大拇指。

这位棋手叫濮永明,今年34岁,是一位脑瘫患者。他无法流利说话,四肢活动也不协调,但棋艺甚高,在2016年“山河万里杯”襄阳象棋大赛中获得第29名;在今年的全国象棋业余棋王赛“金斗杯”湖北赛区襄阳站预选赛中获得第17名。

濮永明的象棋老师、襄阳棋院象棋部主任马永平说,这两项比赛的参赛人数都有上百人,濮永明的成绩在襄阳业余选手中属于一流,这是他多年钻研棋艺的结果。

看他一眼,注定父子的情缘

濮永明身世坎坷,出生不到百天,便被亲生父母遗弃,原市建材局退休职工濮德鸿将他收养。

濮德鸿今年73岁。1983年,由于妻子不能生育,39岁的濮德鸿产生了收养一名孩子的念头。当年10月,在武汉同济医院妇产科工作的妹妹告诉濮德鸿,有一名男婴可以收养。

濮德鸿和妻子火速赶往武汉,见到了还在襁褓中的濮永明。濮德鸿回忆道,出生不久的濮永明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令他一见就爱。可妹妹的一番话令濮德鸿有些不安——“这孩子出生时伤到了大脑皮层,尽管现在无大碍,但未来可能患上脑瘫。”虽然有些犹豫,但濮德鸿在和妻子商量后,还是决定收养这名男婴,并为他起名濮永明。

含辛茹苦,父亲不离不弃

有了儿子的濮德鸿,体会到了当父亲的幸福。但好景不长,儿子3岁那年,濮德鸿发现他不能正常走路,送到医院检查,被确认患上了脑瘫。

濮德鸿没有放弃,四处为儿子求医,做康复理疗。“理疗费用从最开始的5毛钱,一直涨到了后来的5元钱,而且一周要做3到4次。”濮德鸿说,当时,这笔治疗费用一度难倒他,但令他欣慰的是,持续3年的理疗很有效,濮永明渐渐能正常走路,只是有些跛脚,更幸运的是,他有良好的思维能力。

7岁的濮永明到了上学的年纪,却没有学校愿意接收。无奈之下,濮德鸿为儿子请来了家教。

那时,濮德鸿住在中原路,与老师家相距约一公里。每天下午,濮德鸿都会骑自行车,将濮永明送到老师家,晚上八九点再接回来。

亲戚朋友都劝濮德鸿,趁着孩子不大,赶紧送到福利院,免得终生受累。妻子也与濮德鸿产生了争执,1992年,她选择与濮德鸿离婚。

濮德鸿却说:“我从小将儿子拉扯大,就是块石头,也捂出感情了。”他舍不得丢下濮永明。

拜师学棋,战胜胆怯

濮永明渐渐长大,他对象棋产生了兴趣。

濮德鸿说,儿子经常在街边看别人下棋,看多了居然学会了,并开始和人对弈。“儿子能有个爱好不容易,我就尽量支持吧,让他能充实、快乐。”2003年,经多方打听,濮德鸿找到了曾入选省象棋专业队的棋手马永平。他对马永平说:“我的儿子特殊,希望您用心教他,不要嫌弃。”

马永平回答濮德鸿:“你花20年把他养大都不嫌弃,我有什么好嫌弃的!”在马永平的悉心指导下,濮永明的棋艺突飞猛进,布局、攻守皆有了章法,唯一不足的是,他的心理素质不过关。

马永平告诉记者,濮永明有天赋,也刻苦,到目前为止已经背了上百套棋谱。但他内心胆怯,在对局中不敢抓住机会猛攻对手。马永平时常将自己的对局经验讲给濮永明听,并告诉他:“只要意志坚定,百折不挠,以弱胜强者比比皆是。”

学艺三年的濮永平,每逢市里举办大赛,他都积极参加,与高手对局也不落下风。

“不管怎么样,你得有尊严地活着”

如今,濮永明仍时常到马永平的棋馆里找他下棋,对弈从中午持续到晚上是常事。马永平说,如今他与濮永明亦师亦友,“我教他棋艺,同时被他自强不息的精神感染”。

学象棋,让濮永明变得开朗起来。濮德鸿告诉记者,以前儿子时常焦躁,但现在不会了,下棋时还常与人斗嘴、开玩笑。

濮德鸿每月的退休金有4000余元,他会给儿子800元,满足其日常开销。濮永明则十分节省,偷偷把钱攒起来,还为家里添置一些生活用品。“我们家的冰箱、空调等,都是他置办的。”濮德鸿说。

濮永明“手舞足蹈”地向记者表达道,由于身体缺陷,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未来,他希望做点小生意,自力更生,减轻父亲的负担。

濮德鸿在一旁笑着说:“我们父子俩一起努力,等攒够了钱,可以开间小卖部。不管怎么样,你得有尊严地活着。”

责任编辑:徐雯婕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