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记者张嫚

不久前,市创文办督察组对市区公厕进行抽查,发现厕所保洁情况参差不齐,其中老旧小区公厕情况不容乐观,旅游厕所和城市公厕相对较好。

襄城陶团小区公厕保洁效果差

襄城区万山陶团小区是待拆迁小区,有615户居民,其中近200户居民家中没有厕所,居民如厕都在附近的公厕解决,但公厕卫生状况不尽如人意。记者看到,走进小区大门后,左边有个公厕,卫生状况堪忧,墙壁不干净、地面上有粪便污渍,让人下不去脚。“到处都是蚊子、苍蝇,脏,可有什么办法?”一位居民说。另一位居民王师傅抱怨道,因为家中无厕所,不得不使用这个厕所:“相当差,特别是夏天,苍蝇蚊子到处飞,上个厕所被咬一身‘包’;水也是时有时无,冲洗效果很差。”

该小区属于万山社区管理,工作人员孙永辉介绍,陶团小区内有4个公厕,去年全部进行了“旱改水”,社区也专门聘请了人员进行保洁打扫,但由于资金缺口大,只有一名作业人员,保洁效果不佳。

襄州老西湾社区公厕“难以下脚”

襄州老西湾社区原襄阳县医药公司内的公厕,同样满地污垢,一眼可见化粪池。而旁边的居民家中没有厕所,只能硬着头皮进这处公厕“方便”。

一居民表示:“这块地皮被卖掉十年了,厕所卫生也没人打扫,脏得很,没人管。”另一位居民说:“实在走不进去了,我们几家邻居扫一扫,拖一拖,再使用。”

也有居民表示,去年,社区工作人员对公厕整改了一下,便池通了水。

花木店村一公厕“表里不一”

隆中管委会正对面有一座公厕,据当地居民介绍是花木店村新修建的,但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厕所“表里不一”。

从外观看,厕所崭新漂亮,和城区公厕无异,但内部墙壁上贴了不少小广告,蹲位内有粪便,令人作呕,而且蹲位未通水,相当于旱厕。

旅游厕所和市区公厕相对较好

根据居民和社区工作人员的说法,以上老旧小区的公厕曾长期处于无人管理状态,但去年“创文”期间,公厕经过一系列专项整治和归属划分后,基本上由社区承担起管理责任。由于经费缺乏、人员不足,再加上重视程度不够,这些老旧小区公厕的保洁和管理问题未能得到根本解决,厕所脏乱差的问题依旧突出。

督察组同时发现,相对以上这些公厕,隆中公交停车场旁的柿子沟公厕、轴承二路2号公厕、襄阳火车站厕所、市口腔医院厕所整体情况较好。

檀溪路和琵琶山路交会处的装配式公厕。全媒体记者王虎 摄

襄阳晚报讯【全媒体记者张嫚】近年来,为改善市民如厕环境,我市新建不少公厕,其中以装配式公厕居多,这些公厕功能齐全,美观又实用。

今年2月,襄城习家池入口处一座新建标准化公厕对外开放,这是我市今年首座对外开放的新建标准化公厕,缓解了习家池、唐城景区游客的如厕压力。

襄城公厕公司负责人王莉介绍,该公厕属仿古式建筑风格,建筑面积120平方米,24小时免费开放,第三卫生间是一大亮点。按照国家一级公厕标准和旅游公厕标准,第三卫生间包括成人、儿童坐便位,成人、儿童小便位,成人、儿童洗手台,可折叠式婴儿护理台、儿童安全座椅、呼叫器等设施,可满足特殊群体的如厕需求。

除了习家池入口公厕,近年来,襄城还在滨江大道、檀溪路、环城南路和汉唐大道新建了多处装配式公厕。装配式公厕建设成本低、工期短,风格多样,可融入区域特色和文化内涵,让其成为城市街景的一部分。

襄阳日报讯(全媒体记者张嫚)39岁的陈燕在环卫岗位已工作18年了,其中作为公厕保洁员也有10年,因为踏实肯干、热心快肠,连续10年被评为樊城区公厕公司“先进工作者”。

13日,记者在解放路3号公厕见到了陈燕,这座一类公厕是陈燕负责保洁的公厕之一,位于水星台社区居委会对面,主要服务于附近住户。“住户集中,人流量也挺大,一天到晚就守着,时刻保洁。”陈燕说。

2000年,陈燕成为一名环卫工人,保洁城市道路,后来岗位调整,才成为公厕保洁员。“刚来的时候,一个多星期吃不下饭,总想着便池。”陈燕说当时也有情绪,但同样也是环卫工人的父亲和公婆劝她“习惯就好,有工作就好好做”。

陈燕静下心来,从2008年起围着解放路3号公厕转,每天6时上班,开厕所门,先擦内外墙、设备设施,然后冲水洗地,再拖干,全天保洁,到22时锁门下班。后来,她又接了一座老旧小区公厕的保洁任务,每天早上得赶时间,在8时以前,清扫完两座公厕。

快60岁的市民郑阿姨是一名盲人,经常会自己摸着来上厕所,只要陈燕看到了就一定会搀扶。“挺好的姑娘,心肠好,愿意帮助人。”郑阿姨说。有时候遇到故意刁难的市民,陈燕从来不针锋相对,认为忍忍就好了。

樊城公厕公司樊东清扫队队长张进国告诉记者,陈燕保洁公厕10年,工资从几百元涨到现在将近2000元,虽然薪水不高,但她任劳任怨、有责任心、讲奉献、不计得失,每年民主投票,她都被评为公司的“先进工作者”。

刘凤敏

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推进“厕所革命”势在必行。“厕所革命”究竟要革什么呢?顾名思义,就是要革除厕所“脏、乱、差、少、偏”的旧面貌,建立整洁卫生、美丽独特、科技环保的厕所新样态,更进一步而言,就是要革除长期以来人们养成的如厕陋习,培育形成一种与现代化相适应的生活方式、行为习惯、文明理念,更好地提升人民群众生活的健康水平。

实际上,“厕所革命”之所以被称为“革命”,是因为它不是简单增加厕所数量,还要注重提升厕所使用者的幸福感受值。自2015年4月以来,我国“厕所革命”持续发力,共完成新建改建厕所6.8万座,但不可忽视的是,很多地方缺少文明规范管理,比如厕所照明灯、手纸、烘干机、除味剂、洗手液等没有完全到位,一些景区残障厕位、第三卫生间还存在缺位,一些人私自带走手纸、砸坏灯泡、便后不冲水等,让其他如厕者感到不便,等等。这就要求我们推进“厕所革命”,在注重硬件建设的同时,更要注重软件管理,要做到“软”“硬”兼施,决不能为了单纯追求完成数量而流于形式。

小康不小康,厕所是一桩。厕所虽小,却是民生难点。长期以来形成的厕所文化缺失及顽固的如厕陋习,无不制约着厕所文明的提升,“厕所革命”虽然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与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相比,还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这就需要我们把“厕所革命”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加以推进,既要抓好基础硬件建设,也要注重文明如厕习惯养成,还要突出清洁干净、兼顾经济实用,真正让广大农民群众在“厕所革命”中有更多更充实的获得感。

毋庸讳言,“厕所革命”是老百姓身边的事,其最终指向就是要革去一些不好的旧观念、旧思想、旧习惯,时时保障厕所本就必须具有的清洁、卫生、实用功能。对此,我们要切实把“厕所革命”当成一项文明工程、民生工程来抓,要建好厕所、管好厕所,在全社会形成文明如厕的良好风尚,真正让“厕所革命”成为文明城市、美丽乡村建设的新注脚。

大家谈

庞莫凡(公司职员):厕所代表一种嗅觉语言和视觉语言,厕所的环境代表着文明程度的高低,无论是哪里的公厕,都得干净整洁,有人管。

李大红(退休市民):人人都要上厕所,我们的楼房越盖越高,路上跑的汽车越来越多,食物也越来越丰富,厕所也必须越来越好;老旧小区里脏乱不堪的厕所严重影响了居民的幸福指数,必须要解决这事。

刘玲(医生):可能给保洁人员的工资太低了,所以想要厕所干净,还得靠财力和人力。

栗明越(大学生):一方面,居民有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爱惜的思想,把公厕弄脏;另一方面,也是管理部门不重视,没有主动服务百姓的责任心。

(全媒体记者张嫚整理)

日前,我市印发《襄阳市“厕所革命”三年攻坚行动实施方案》,3年内,我市将完成487033户农户无害化厕所、3072座农村公厕、518座乡镇公厕、867座城市公厕、28座重要交通沿线厕所、300座旅游厕所的建设和改造任务,全面完成“厕所革命”三年攻坚行动计划任务。

2018年市区公厕怎么建市规划局编制风格指引

为更有效地指导公厕建设,上半年,市规划局特编制了公厕选址建筑风格指引。按照各城区的特色,编制了五大类公厕建筑风格:襄阳古城的公厕采取传统风格;古城周边采取新中式风格;樊城、襄州、高新、东津四个城区重点区域(山边、水边、绿地公园)采取园林风格;樊城、襄州、高新、东津一般区域采取现代风格;“生态绿心”鱼梁洲采取园林风格。

(全媒体记者张嫚整理)

责任编辑:徐雯婕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