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线杆上,招牌扎堆。 全媒体记者 徐勇 摄

招牌中既有繁体字,还挡住了二楼的窗子,存在消防隐患。 全媒体记者 徐勇 摄

襄城西街临街商铺二楼凸出来的招牌。 全媒体记者 张嫚 摄

追日路东段,招牌非常杂乱。 全媒体记者 徐勇 摄

全媒体记者 徐勇 张嫚

目前,市区正在全面开展“十小”问题专项整治行动,其中一项是关于“小招牌”泛滥的问题。

22日,记者对襄城、樊城、高新、襄州四个城区进行随机探访时发现,招牌设置可谓乱象丛生,一些商户在面对竞争时,比谁的招牌多,比谁挂得更高,比谁会挖空心思,但很少考虑安全隐患和市容市貌。

“一店多招”很普遍

记者在探访中发现,最为普遍的现象莫过于一家店挂两三块招牌。他们中既有成规模上档次的大商家,也有一些小本经营的商户。

记者在万达广场旁边加油站的斜对面看到一家名为襄阳华义酒店的宾馆,它的招牌多达4处。资料显示,这是一家经营面积达6000余平方米、有84个房间的中高档酒店。因为并不紧邻主干道,所以酒店邻近的中原路的入口处有两块招牌,一块在大门上方,一块在大门墙体上,酒店主体楼宇有一块主招牌,西南角外墙上还有一块招牌。

在襄城“鸭唇王”鼓楼店所在楼栋的南面墙壁完全被广告牌覆盖,大大小小广告牌共9块,涉及7天连锁酒店、彭厨、“鸭唇王”、凤凰城沐足洗浴商务会所、重庆晓宇火锅等店铺,每个店铺均设置了2块招牌。

在襄城、樊城、高新、襄州四个城区,无论主干道还是背街小巷,“一店多招”的现象根本不用费力寻找,可以说随处可见。本报两名记者22日进了4个多小时的探访,发现这种情况有60余处。

“小招牌”野蛮“生长”

在如何设置广告方面,一些机构可谓挖空心思。这家向外“伸手”,那家向上“爬高”,不论是楼梯扶手,还是电线杆,能用上的都用上了。

高新区追日路东段是一条小吃街,这里的小招牌以近乎野蛮的方式“生长”着。

在路口有一家名为“米拉客”的小吃店,老远就看到红彤彤一片,原来店主将菜单直接上墙,红色的是广告布。小吃店的招牌在屋顶,另外一家网吧的招牌,直接“骑”在了它上面。

往路边看,一家名为康婷瑞的美容机构把楼梯扶手变成了招牌;往空中看,电线杆上都布满了小招牌,有“走撕铁板鸭”“光头开锁”“春天幼儿园”“好滋味卤菜”等;往远处看,“桌球”“住宿”之类的招牌非常醒目,也更显杂乱。

而在主干道和商业街,“小招牌”多是借助楼宇外墙和窗户安放在空中,而在地面则采用移动式小招牌。

襄城西街龙凤珠宝所在楼栋的2楼、3楼、4楼均存在招牌及广告画遮挡窗户的情况,内容有跆拳道培训、写真喷绘等,而且广告画已陈旧。

樊城区风华路一临街建筑二楼玻璃上贴有“新未来家长学校”“南粉北面”广告,一楼玻璃窗被广告画贴满。

在襄州区金富士路河湾二巷,“扬州足疗”“便利店”“来盆虾子”等可移动式小招牌被店家放在路边,挤占了本来就不宽敞的通道。

商家不顾自家“脸面”

记者走访发现,一些商家对于招牌的维护意识不够,出现污损后,维护不及时,以至于原本代表“脸面”的招牌成为影响形象的败笔。

在襄城石壶巷,“木马”“中国移动通信”等几家店面招牌老化破损,未及时更换。

樊城风华路邻近建华路口“马老四小吃”“李记小吃”等小吃店,招牌破损、脏乱,樊城区松鹤路与刘埂路交叉口区域破旧招牌较多。

在高新区彭岗路,天乐惠超市等几家门店的招牌是用简易的广告布制成,松松垮垮地挂在墙上,随风飘荡。

在襄州区金华寺路,“老徐餐馆”“小五火锅”等几家小店的招牌常年被油烟熏烤,变得脏乱不堪。

内容不规范不文明

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招牌内容不规范、不文明,也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

一些商家觉得,用繁体字更能体现传统文化,更加有内涵。殊不知,这并不合规。比如,襄阳华义酒店,记者查询其注册信息为简体字,但招牌上写的是“華義酒店”。在高新区彭岗路和襄州区金富士路,记者都看到了一家名为“诚亿投资”公司的两个店面,招牌写的都是“誠億投资”。

据了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四条,公共场所的设施用字,招牌、广告用字应当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基本的用语用字。除了老字号的繁体字以及名人手书的繁体字,一般是不可以用繁体字做招牌的。

对于城市而言,规范、优美的文字招牌、标语、广告牌是街头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是城市形象之一,所以规范用字很重要。

除了随意使用繁体字,记者还发现有些商家在招牌上进行不合规的宣传。比如高新区追日路东段,一个售卖膏药的招牌上写着“一贴见效”,计生用品店的招牌上写着“性品”等字样。

责任编辑:杨思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