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潜继承 张伟 肖威 全媒体记者周宁

春节是万家团圆的日子,在外奔波忙碌了一年,人们都盼望和亲人团聚。而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放弃休息,无怨无悔地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在他们看来,辛勤的付出是为了让万家灯火更加明亮,让这个冬天更加温暖……

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守护,这个春节才格外温暖、祥和。

魏梅玲正在售票。通讯员潜继承摄

火车站售票员魏梅玲:

窗口前不再排长队 售票压力减轻不少

“您好,请问您要买几号的车票,是到哪里的,需要什么座席?”1月22日,记者来到襄阳火车站售票大厅,车站客运车间售票值班员魏梅玲面带微笑,正在耐心地询问买票的旅客。利用工作间隙,魏梅玲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随着网络售票、电话订票等多样化的购票手段兴起,和过去的春运相比,现在我们的售票压力减轻了不少。”魏梅玲2007年开始在售票岗位上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多年。

回忆起自己刚参加工作时春运的情景,魏梅玲记忆犹新。“2008年是我第一次参加春运,那时候车站站前广场上搭建了两个临时售票棚,设置了20多个窗口。”

魏梅玲说,当时,车票是提前10天预售,为了能买到车票,很多旅客穿着军大衣、带着小凳子连夜排队购票。站前广场上最长的队伍有两三百米长。售票大厅内的队伍也会排到大厅门口。

那时候,魏梅玲一天要卖1300多张车票,为了不耽误旅客买票,她上班前会尽量少喝水,这样上班售票期间就可以尽可能地少上厕所,旅客就能少些等待。

如今的春运,襄阳火车站站前广场已不再设置临时售票棚了。“春节前以外地到襄阳的客流为主,节后才会出现购票高峰。”魏梅玲说,现在即便是在高峰期,购票窗口排队的旅客也就10个人左右。

多年的售票工作中,魏梅玲遇到过很多委屈,有时因为一些很小的事情,旅客就会大声指责甚至辱骂她。

2018年春运期间,一名大学生出示学生证,要求购买一趟列车的半价学生票。

根据铁路部门的规定,学生票能享受的优惠乘车区间限于家庭至学校所在地之间。而魏梅玲查看学生证后发现,这名大学生要购买车票上的乘车区间超出了优惠乘车区间范围,因此,他无法享受学生票半价优惠。

对于这一情况,这名学生十分不理解。起初,他站在售票大厅内不断指责魏梅玲,说着说着,就大骂起来,一连骂了好几分钟。

面对难听的话语,魏梅玲默默流下了眼泪,但她始终没有与对方争吵。后来,售票大厅内的其他工作人员耐心劝导这名大学生,并向他解释了有关学生票的一些政策。最终,这名大学生情绪缓和下来,购买了全价车票。

魏梅玲则擦干眼泪,调整好心情后,继续服务其他旅客。“类似这样的情况,以前我们在工作中遇到很多。”魏梅玲说,随着时代发展、社会进步,如今旅客的素质比过去明显提高了。“不少旅客在购票时,首先会问候我‘新年好’‘您辛苦了’。”每当听到旅客这样的问候,魏梅玲就觉得十分欣慰。

从事这样一份工作,过年便少了走亲访友的时间,魏梅玲觉得自己最对不住女儿。她的女儿今年7岁了,女儿每年寒暑假休息的时候,都是魏梅玲最忙的时候。魏梅玲说,她只能利用休息时间,带女儿到市区逛逛,女儿长这么大,魏梅玲从未带女儿出过远门。

虽然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时间,但魏梅玲觉得只要能服务好旅客,让他们顺利回家,自己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王勇在信号楼内工作。通讯员潜继承摄

襄阳火车站值班员王勇:

车站“最强大脑” 一天接发列车302列

襄阳火车站运转车间信号楼是车站运输组织的“心脏”。

这里负责接发列车、调车作业、客车车底取送、客车机车换挂等工作,在这里工作的信号员、联控值班员、车站值班员,被称作运转车间的“铁三角”,他们的岗位可以说是襄阳火车站最重要的工作岗位。

1月22日,记者走进襄阳火车站运转车间信号楼,看车站的“最强大脑”是如何保障列车安全运行的。

从调车信号员干起,到联控值班员,再到车站值班员,今年52岁的王勇参加工作已有34年。

作为行车组织者,王勇工作时精神高度紧张,要集中注意力,时刻紧绷着神经。“红色代表列车占用股道,白色代表列车进路已经开放,准备调车进路……”王勇的面前有一排屏幕,屏幕上,红色、白色、蓝色的线条令人眼花缭乱,王勇要在其中的四个屏幕之间不断切换,并不时通过身旁的电话集中机,与车站的各个部门沟通,下达指令。“办理一趟列车进站,需要好几个步骤。”王勇介绍,列车进站前,邻站给襄阳火车站的值班员办理预告;接着,车站值班员给信号员下达指令,布置列车进站股道;列车开来时,开放进站信号,列车准备进站;联控值班员与机车司机对列车进行联控;列车接近时,信号员向值班员报告,值班员安排助理值班员接车;最后,协调客运部门接车。“XXX次列车开过来了,X道停车,开放信号!”王勇一天要办理302趟列车的接发工作。工作期间,王勇紧盯屏幕,嘴里发出各种指令,还不时伸出手对着屏幕发出指示手势。“这是办理接发列车作业标准,即眼看、手指、口呼。”王勇说,眼看就是目视信号灯,手指就是指向进路信号,口呼就是再次确认指令。这样的动作,王勇每天都要重复400多次。“信号楼内的工作人员,承担着列车安全运行的第一责任,稍有闪失,就有可能下达错误指令,造成严重后果。”王勇说,如果指令错误,就有可能引发安全事故,或者使列车开向错误方向;另外,还有可能造成列车晚点,影响到旅客出行。

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30多年,王勇从没有在家过一个除夕夜。“随时都有列车进站、出站,我们吃饭都不离岗,就在工作台上吃。”王勇说,平时都是车站食堂把饭送过来,而且信号员、联控值班员、车站值班员三个人不能同时吃饭,只允许一个人先吃,另外两个人暂时代理吃饭人的岗位职责。

虽然很少有旅客了解运转车间信号楼内的工作,但王勇表示,只要他们的工作能换来每趟列车的安全,让旅客平安回家,他们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郑朝林(左)在列车上检查反恐装备。通讯员潘辉摄

列车乘警长郑朝林:

20多年来,除夕大多在车上过

今年50岁的郑朝林是十堰到北京西K280次列车乘警长,从1995年至今,他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已干了24年。

上午8点20分,在襄阳值乘K8069次列车到十堰;11点20分,跟随K280次列车由十堰发车,次日8点51分到达北京西;然后再由北京西返回十堰。这一去一回,郑朝林要在列车上待将近50个小时。

提前上车检查灭火器、反恐装备等;一个小时巡查一遍车厢,提醒旅客保管好行李物品;处理临时性突发情况……郑朝林说,列车乘警工作点多、线长,十分复杂,要保障旅客安全乘车,责任重大。“重点时段是从晚上8点到次日6点,这时旅客多在休息,最容易放松警惕。”夜里当旅客们都在熟睡的时候,郑朝林却绷紧了神经。他一晚上要在列车上来回巡查五趟。至于休息时间,郑朝林一般放在白天,困了累了,就在放心区段抽出时间休息。“过去列车上霸座、扒窃现象多,不好管理,现在,旅客的素质和防范意识提高了,乘车实行了实名制,列车上的治安工作压力减轻了不少。”郑朝林说,现在列车上每个车厢都安装了视频监控,旅客东西被偷的情况比过去少了很多,他现在有不少工作是处理旅客拿错物品、忘拿行李等情况。

曾有旅客因为东西丢了,向郑朝林说些很难听的话。“东西都找不到,你是吃干饭的?”对此,郑朝林在做好解释的同时,把委屈咽在肚子里。这对于郑朝林来说是正常现象。

虽然有过委屈,但更多的却是旅客的点赞。2018年春运期间的一天,一位女性旅客在石家庄站上了车,并坐在车厢洗脸间内。上车后不久,她就向郑朝林反映自己包内的2800元现金丢了。“当时车厢内有人下车多了个空位,我去坐了一会儿,包忘在洗脸间内,等我想起去拿包时,里面的钱就不见了。”这名女性旅客说,洗脸间内有一对年轻情侣一直没离开,她认为钱是被这对情侣拿走了。

对此,年轻情侣大呼冤枉。见此情景,郑朝林又仔细询问那名女性旅客钱款的情况,并打开她的包查找,最终发现那2800元钱被用布包好卷在一条毛裤内。

原来是这名旅客忘记了钱放的地方,这才造成了误会。真相大白,女性旅客忙向情侣道歉,其他旅客也为郑朝林点赞。

由于工作特殊,郑朝林经常不在家,少了很多陪伴家人的时间。工作20多年来,大部分的除夕夜,郑朝林都是在车上过的。

郑朝林的女儿郑俊瑶2017年大学毕业后也成为了一名警察,目前在恩施州建始车站派出所从事内勤工作。

有时,女儿放假休息回来,郑朝林却跟车值乘去了,父女俩见面的机会很少。2018年,父女俩见面还不到十次。“今年除夕,女儿那边也要坚守岗位,到时候就打个电话,微信上问候一下。”郑朝林说,希望他们父女俩的坚守换来更多旅客的平安出行。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