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分拣

快递配送

上门派件


□见习记者龚良杰文/摄

  随着电商事业的繁荣发展,动动手指就有人送货上门的“懒人经济”成为消费主流,载着客户的期待穿梭在大街小巷的“跑男”——快递小哥,成为市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群体,甚至是不少人“最盼望见到的人”。

  而对于每一位快递小哥而言,每一个包裹都承载着客户的无限期待,关系着整个快递公司的信誉,也连接着每一位快递小哥的钱袋子。

  和大多数奔忙在一线的快递员一样,80后城市“跑男”范明雨是家里的顶梁柱,每个月5000块左右的收入不仅要糊口,还要保证五口之家的其他日常开销:赡养老人、抚养小孩以及各种名目的家庭支出。担子虽重,但他总是笑着说:“先苦后甜,人嘛,总是要向前看的。”

  从物流主管到快递小哥:漂泊不是长久之计

  每天清晨,天还未亮,范明雨就得起床了。趁妻子和孩子还没醒来迅速穿衣洗漱,囫囵过早,再匆匆从出租房赶往公司。“公司要求8点前到岗,否则就会惩罚。”所以,他往往会提前一刻钟到。

  这个工作节奏和他在武汉时差不多,只不过考核更严,事更多,毕竟在武汉的物流公司,他是13名搬运工的主管。

  2010年,家住襄州区黄集镇的范明雨喜得千金。为了给妻子、女儿更好的生活,次年3月,在孩子还未满周岁时,范明雨便从农村出发,踏上了去省城武汉闯一闯的道路。

  人生地不熟,只身在武汉漂泊的他,经人介绍在晴川桥下的一家物流公司做搬运工。早上7点多上班,晚上10点多下班,30出头的他每天和一群40多岁的壮汉一起扛货物、抬包。虽是体力活儿,但只要工资可观,对他来说都没问题。

  凭着踏实、上进、肯吃苦、善沟通,3年后,他便荣升为搬运团队的带头人——货运主管,月薪从两三千升到了五六千。“每天根据全省各商场的订单需求,联络货运公司,分配好各商场的搬运时间和搬运工人数,把‘扁担’(武汉人称送货人为‘扁担’)送来的货搬到车上,由车队送到各商场。”无论是出力气,还是动脑筋,对高中学历的他来说,“只要肯努力,任何工作都能做出色。”

  范明雨“算是闯出来了”。但他从来不舍得为自己花钱,每月除去租房、吃饭开销,剩下的三千多块全部打回家里,以便让孩子转到襄阳城区上学。“不过,这都是过去式。”2017年8月,因为女儿的学习问题,范明雨打起了“放弃武汉的工作,回家好好培养孩子,工作再从头开始”的念头。“孩子没管好,父母没顾上,挣再多钱也不值当。”范明雨和妻子合计:武汉消费高,就算每个月发6000块,也只能净落3000多;回襄阳的话,每个月赚4000块,也能净落3000多,而且“漂泊总不是长久之计,早晚得回来。”

  巧的是,就在他急着找工作时,“顺丰快递汉江路店招快递员,福利待遇都还不错”的消息传到他耳朵里。经过一番调查,37岁的范明雨凭着丰富的工作经验,被破格录取为机动组的一线派送员。

  2017年9月18日晚,范明雨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了5张照片:2张身着顺丰快递工装笑容灿烂的照片,1张工号为“40084918”的顺丰快递员工作牌,1张参加岗前培训的自拍,1张在培训班上拍的快递员形象管理PPT的照片,并自评“我的工号很牛,是你你发誓就要发”,正式向朋友圈宣布“我现在是上市公司的员工了!”

  从缩手缩脚到得心应手:做好服务是关键

  每天早上到达公司,和其他跑线的快递小哥不同的是,范明雨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当天顶替谁的班、送哪条线,之后才分拣快件,扫描入库,把当天负责区域的快件一一装车,再开着装满客户期待的电动三轮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收件、派件。“刚开始看着别人做觉得简单,到自己做就麻烦了。”虽然和以前一样都是从事物流行业,但现在要对每一件快递操心,对每一位客户负责,“服务不到位,客户不满意,不仅自己的饭碗不保,对公司的信誉也有损害。”因此,在刚开始接触送快递时,范明雨总觉得自己缩手缩脚的,“不知道如何跟客户正确交流,对每一件包裹都小心谨慎,生怕哪里出了岔子。”

  万事开头难。2017年10月底,还处于见习期的范明雨就遇到了麻烦。一天上午9点多,他给手中的生鲜包裹收货人打电话,几次未接通后他便赶往其他送货点。谁知到了中午,收货人便打电话到公司投诉。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范明雨“内心猴儿急,不知道如何处理”。在公司的协调帮助下,范明雨赶紧给客户打电话说明情况,立马骑车送货到家,并上门道歉。“公司的要求是包裹必须在48小时内送达,虽然这件包裹还在规定时间范围内,但客户有不满,我们就有责任。”经过一番解释说明,客户对范明雨的工作表示理解和支持,也认识到了自己做法的不妥之处,并撤销了投诉。

  吃一堑长一智。通过处理这件事,范明雨深刻认识到服务业的不易——“有时候就是哑巴吃黄连,有理说不出。”范明雨说:“尤其是打交道,畏首畏尾不行,急躁更不行,就是要放下身段,坦诚、和气地跟客户交流。”他相信“只要按行业标准做,就不会有问题,有的也只是可以调解的误会类型的小问题”。

  就像去年的一个周末,因为小区居民午间休息不便打扰的缘故,范明雨将配送快递的顺序进行了调整,让某客户送给妻子的惊喜晚到了半个小时,客户为此给了快递四星评价。在接到客户的负面反馈后,他已经能正确妥当地协调处理了。“后来我们加了微信好友,他也会经常找我寄送快递。”“速度要快,心思要细,沟通要坦诚……总之做好服务才是一名合格的快递派送员。”和初来乍到时不一样的是,经过一年多来在快递圈的摸爬滚打,范明雨已成了经验老到的快递小哥了。他的微信通讯录好友也从入职前的40多人增加到500多人,这些都是他的客户资源。

  始终不变的是为幸福生活而奋斗的心

  早上7点多出门,晚上8点多回家,一天13个小时都扑在快递上,范明雨偶尔也会觉得疲惫。“但每当晚上下班回家抱着在怀里撒娇的女儿,看着温柔贤惠的妻子,一切苦和累都会烟消云散。”范明雨笑着说:“从武汉回来的决定是对的!”

  跟曾经预期的一样,现在范明雨的月收入已经从实地见习时的两三千块涨到五千多块,每月家庭净收入4000多元,既照顾到了生病的老人,也顾上了孩子的学习成长,“算是过上了小康生活吧。”

  但孩子大了,范明雨曾经也想到孩子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职业而自卑,但女儿的言行从来都没有让他失落。“每次去学校开家长会,姑娘都会问我‘爸爸,你是穿工装还是穿自己的衣服’,我都会说‘你说穿什么就穿什么吧’。她总是会说:‘爸爸穿什么都行,都好看。’”虽然有时候他也会专门换上便装,但他从没觉得“低人一等”,“我觉得快递这个职业挺高尚的,如果没有我们,谁来完成包裹的最后一公里?谁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方便?”范明雨也时常教导女儿,“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奋斗的人都是光荣的。”

  生活从来都是不易的,每个家庭、各个行业的人都有背后的辛酸。就像范明雨在微信朋友圈发的标题为“一切向前”的组图:十几个纸箱被牢牢捆在一起,压在两轮电动车的后座,范明雨骑在上面,双手紧握车把,两腿扎向地面,稳稳地向前进,画面像极了负重前行的蜗牛,但从他坚定的眼神和微笑的表情上看,背负的这些大概就是所谓的“甜蜜的负担”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范明雨说,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挺满足,但他还是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小目标是再涨点儿工资,大目标是争取进入公司的管理层吧。”他对未来充满希望,就像那句话——人还是得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责任编辑:邹若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