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合群

鄂西北岗地,起起伏伏,一眼望不到头,犹如父亲那永远也看不到边的执着与沧桑。

背靠中原,仰望楚天,布谷声里,一条汉水逶迤而来。半亩桑田,种满人间词话。一只春蚕,无限抽丝,以死往生,有我,无我,皆练达。鄂西北岗地,以境界为上,成为一篇未完全打开的散文诗。

黄昏在岗地上静默,借一缕沙河渔火,点烟——很远很远,就能看到点点星火,就能看到凤凰展翅楚天。火星站起来行走,顶风,御寒,让一个个远离喧嚣的家,有了地球上属于自己的坐标与温暖钙片。火星躺下去了,是光,是桥,让亲人走过丝瓜苦瓜垂下的四季田园,让弯曲的河流扺达祈祷的声部,让小麦大米红薯和桃花绿茶乃至一小片白雪运力,固牢生活的底色与节律,让一只黑不溜秋的陶罐,装粮,盛水,藏钱。

汇聚南来北往的风,黄土岗站成了南北分水岭。岗地是贫瘠之地。是一块土地与另一块土地的生死默契,是一个村庄与另一个村庄的忠贞守望,又是桃花梨花和麦黍的喜爱之所。这些农家的孩子,不图富贵,只愿殷实,不求名利,只希天天听到千年流水,万顷碧涛,还有一树早早的问候。在没有路的地方,成为指引;在没有歌声的时候,成为乡音。它们站立,但不影响人间行走;它们倒下,完成了由花到果的涅槃。

小麦被母亲赶上路的时候,整个春天都绿成了祖母,那些草木,是她舍不得的小棉袄。似乎瞅一瞅,便是心无忧,手有粮,眼有水,便是岗地宰相、人间神仙了。语言没有了意义,桃花早已凌云,她在等待,那个迎娶的情郎。岗地那么拥挤,再挤,就把两颗心挤紧啦!一条河顶着荷花出走,遍布甘甜与隐喻,而它一头钻进了濂溪先生的骨子里,时不时就找不到了自己。岸边的米颠子,与石结拜,隐于自然,醉心流水,天人合一,供养人间烟云;每一个经过岗地的人,与牛羊相问,与黄土咸安,与广大互为希声,与虔诚互为神灵。

阳光走了很远。阳光在岗地上走了很远。一波一波,把鄂西北洗了又洗。一波一波,把鄂西北爱了又爱。

阳光冲刷的过程,也是自然诠释生命和声的时刻。从稻田走进仓廪,一株岗地水稻,翻过冬春夏的一千零八十层原野,像一直在弯腰劳作的母亲,突然站起了身,她走近我,带着田野的阵阵清香,让我觉得亲切而又肃然起敬。一直生活在鄂西北的低处,和流水一道干涸,结板,结出最后的沉甸果实,一群稻子,在星星的护送下,摸黑回家。跟着她们的脚印,我没有找到想要的结果,但我找到了一把豁牙的镰刀……

责任编辑:高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