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自宁强秦岭与米仓山蜿蜒而出,向东南穿越秦巴崇山峻岭,流经陕南、鄂西北丹江水库,在武汉汇入长江。奔流在秦岭与大巴山间的汉江为陕南山区“四塞”之地提供了一条黄金水道,在陆路运输困难的古代,三千里汉江,其航道为南北交通畅行奉献了两千多年。上百条支流汇入汉江,穿山越岭,河道曲折,古有“曲莫如汉”之说。温柔悠长的汉剧、秦风楚韵的建筑构成了汉江流域有别于中原的文化特色,汉江因之成为华夏大河文明发源地之一,古代典籍中“江淮河汉”四大河分指长江、淮河、黄河、汉江。明清时“两湖填陕南”,湖北湖南移民溯江而上,又深深影响着陕南的风俗与艺术。


蜀河镇船帮会馆 郭少言摄

我多年采访涉足汉江流域,深深被航运文明所吸引,踏上寻访陕西失落的汉江古镇之旅。

紫阳,陕西仅存的航运活化石

古代,秦巴山区的道路交通难以企及,秦岭山区陆地运输靠马帮一点点走出来,到了汉江方可顺水而下,畅行千里,通江达海。汉江航运得天独厚地利用了免费的水资源,船舶顺流而下,载着秦岭山区特产的生漆、苎麻、木耳、五倍子、桐油、茶叶“下水”去汉口,返程“上水”时从湖北运送工业制品,洋油、洋布、洋烟等南货。北方的土货与南方的洋货在这些大小船只中往返穿梭,年深日久,繁荣的商贸活动形成了紫阳、恒口、蜀河、白河几个繁华的码头。航运衰落以后,这些古镇作为航运遗迹残存着一些老铺商号和船帮会馆,无言承受着命运的兴衰流转。

紫阳,陕西仅存的航运活化石。紫阳港的航运从来没有间断过,在航运衰落的今天,这段古老的航道还承担着安康市九成的航运任务。在那些运营船只上,我们可以看到“流水”“洞河”这些沿江停靠小镇的名字,这些地方航船依然比公路方便,洞河镇的居民十之有九会驾船。瓦房店镇盛产茶叶,四周环水,水路通重庆达汉口,船帮会馆林立,其中的五省会馆是目前陕南遗存较完好的古建筑之一。

寻觅,恒口与蜀河老字号店铺

安康,汉江支流月河与恒河的交汇处,坐落着一条五华里长的恒口老街,现存明清民居700余户,且户户相连,五口老井至今水源不断。在两百年历史的鸿福昌老字号门口,我遇到了吴胜奎,他说这是爷爷留下的老字号,至今他还住在这里,对于恒口镇遍布的黄姜厂对月河环境的污染,吴胜奎深为抱怨。

很久以前,没有安康和旬阳的时候,蜀河镇就是一个大地方,位于汉江的上游,上通汉中,下达汉口,是知名的水旱码头。无论是马帮还是船帮的货物,都要周转于此,曾经舳舻千里、商贾云集。在蜀河古镇现存的上百家老字号店铺中,以八大商号最为出名。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蜀河就有了旬阳最早的电报局,这座古镇的历史建制早于安康和旬阳。

白河,秦头楚尾的山水之城

一座城,靠着水,依着山,便显出了风情万种。

白河就是这样的山城,汉江绕着城向东流去,以江心为界,北边是湖北郧西,南边就是陕西白河。白河县城关古镇在秦头楚尾的汉江之滨矗立两千多年。依山而建近20条青石古街巷,尤以桥儿沟、河街最有特色,遗存明、清民宅院落、祠堂四百多间,行走其间,不时看到魁星楼、长春寺、北城门、保善堂、温泉、古井等。张家大院还保存着精美的壁画。依仗汉江航运,白河过去繁荣富庶过,它是鄂陕交通的枢纽。河街一路曾被称为“小汉口”,商贾云集,桥儿沟则是商贸集散地。

白河县风光(资料图片)

今天,沿着城里错落的石阶,可以看到古泉自山中流出,老屋百姓邻泉而居,白皙的姑娘摇晃着发辫在店铺间闲逛,挑竹篓的老伯沿街叫卖蔬菜。街就建在山上,房就修在水边,一座座小楼挤挤挨挨地从山上一直铺展到汉江边。白河城之独特韵味,在于那山水中的市井,和市井中的山水。

希冀,古镇能够修旧如旧

令人痛心的是,自航运衰落之后,陕西汉江边的古镇失去了实际用途,在地无三尺平的陕南山区,为了建筑新房子,许多古建筑遭到拆除和损坏。

蜀河镇规模最为宏大的三义庙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变为公学,1987年三义庙被拆,成为现在的蜀河中学,这座康熙年的山陕会馆殿堂木料给老师们制作了课桌。我走进学校参观了三义庙仅剩的一座被翻修的客殿,风墙上是1996年题写的《劝学》和《师说》,客殿已成学校仓库,堆放着杂物。

前些年,江西会馆被拆掉后,精美的木雕被当成废料,被一个家具厂包在沙发里。武昌馆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被拆除,在原址上建了镇财政所,馆内曾绘有许多清代壁画。我在2012年五月份看到的黄州会馆,已不是七年前我第一次见到它的破败样子,正在修复重建中,两侧二层楼的厢房都拆成了砖头堆在空荡荡的院子里,戏台则被装饰一新。杨泗庙也由同一个工程队重建,院子里以前斑驳古老的石阶变成严丝合缝的崭新石料。如今,都被修缮一新。

几乎所有的古镇都怀揣着一个开发旅游重振雄风的梦想。然而,现状是新房与老屋参差而建,古镇与汉江难以保持传统风貌与优美干净的环境。白河县申请城关古镇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正在打造周边环境。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蜀河镇将所有老屋编号管理,严禁拆除翻建,许多老屋摇摇欲坠,生活其中的居民又忧心忡忡。倘若这些古镇能够修旧如旧,是再好不过的。

作者:郭少言


责任编辑:李巧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