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战友”一起吃饭 全媒体记者刘晓庆摄

练习“打火炮” 全媒体记者刘晓庆摄

帮同伴吹头发 全媒体记者刘晓庆摄

与尧治河小学的学生一起玩耍 全媒体记者刘晓庆摄

集体合影 全媒体记者吴天峰摄

训练 全媒体记者刘晓庆摄

徒步穿越尧帝神峡 全媒体记者刘晓庆摄

□全媒体记者刘晓庆


“打火炮”、编草鞋、识农耕、徒步穿越尧帝神峡……7月7日,“山村变形记”尧治河军事夏令营第一批营员出发了。伴随着嘹亮的军歌,小营员们背上行李,与父母挥手告别,踏上前往“幸福村”的班车,开启了他们的“军营”生活。


不懈努力争取荣誉


开营仪式前,不少营员似乎还没找准自己的定位,抑或没进入角色,穿着便装,一眼望去,大家像一盘散沙。教官一声令下,各小队开始换上营服,集合整队,这时“军人”的风范才逐渐显现。

俗话说:一根筷子易折断,十根筷子抱一团。处于强化训练中的营员们,每个人都努力要为团队争光彩。可是,“狼牙队”营员的团队意识没有其他两个小分队强。五天过去了,“利刃队”和“山鹰队”的营员都获得了勋章,“狼牙队”营员的胸前仍空空如也。


为此,“狼牙队”副队长小月非常苦恼。每次考核任务结束后,看着低于其他两队的分数,那种无力感不断地削弱着小月的信心,她时常躲在一边默默流泪。然而,小月不是个轻易就服输的人,回到宿舍时,虽然眼角还挂着泪痕,但她积极向教官和老师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教官说:“仅凭一个人努力是没法带动整个队伍的,荣誉要靠集体的力量来争取,你可以在激发团队积极性方面多想想办法。”小月听了后,便开始和队员们商量赶超其他小分队的办法。那几天的晚上,“狼牙队”经常开会,队员们各抒己见。同时,他们还充分发扬民主,另选了一名队长。经过全队的不懈努力,“狼牙队”终于在穿越尧帝神峡的任务中超越其他小分队,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小红星。


在与尧治河小学的学生进行交流时,小营员们和尧治河小学的学生们都展现出了惊人的团队力量,在团队融合和拓展游戏中,双方都是一次就通过了考核。在他们身上,每天都有令人惊喜的一面展现出来。


徒步穿越尧帝神峡


尧治河村家家住别墅,村民工资有保障,年底有分红,从贫困村发展成为“中国十大幸福村”之一,是“美丽乡村”的样板,这些离不开尧治河人的艰苦奋斗。在尧治河,小营员们带着任务,探寻幸福的奥秘。在村民家中,通过与当地人交流,营员们了解了三十年前尧治河村贫困的景象。在磷矿博物馆里,小营员们了解了尧治河人开天辟地的创业历程;在农耕博物馆中,小营员们了解了农耕文明的历史,不禁感叹如今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在学习民俗文化“打火炮”中,小营员们感受到了荆楚文化的博大精深。小营员们耳濡目染,对奋斗精神的理解更深了一层。


徒步穿越尧帝神峡的这一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小营员们丝毫不受影响,冒雨前行。出发前,各小队自主挑选安全员,排好队前行,队长在前,安全员在中间,副队长在后面时刻保持警惕,保障队员的安全。山路弯弯,山梯陡峭,队长手里拿着任务卡,一路前行一路张望。大家时而停下来看看地图,时而讨论任务卡中的题目,时而被峡谷中的美景所震撼。其他游客都是从山上一路向下走来,小营员们则是顺着峡谷一路向上进发。


队伍中年龄最小的营员刚满七岁,他一路紧跟队长,不叫苦、不怕累。小营员们感觉累的时候,就相互加油鼓劲;想放弃的时候,就唱军歌激励自己,十二公里的路程,没有一个营员掉队。


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信


在书院,小营员们需要动手编织一个礼物带回家。手工老师反复地教着,小营员们认真地学着,这份珍贵的心意通过镜头传递给了远方的爸爸妈妈。

结业典礼上,屏幕播放着小营员们这些天的照片和视频。小营员们将自己的军营生活观看了一遍,一开始,他们哈哈大笑,到后来却低头思考。


临近离别,回顾这些天的经历,思考自己的未来,小营员们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了一封信。有的营员开心地笑着,他可能在描述未来成功的自己;有的营员泪水滑落在纸上,他可能在向十年后的自己诉说此时的感动。信中的内容只有自己知道,写完后,他们将信放进信封,并用胶水密封,统一交给记者保管,十年后可以在襄阳日报社领取自己的信件。“山村变形记”尧治河军事夏令营第一期的故事,在与老师、教官、记者、“战友”的敬礼告别中落幕。然而,这段一起学习、一起做任务、一起训练的时光,将永远印在孩子们的心中。


不舍,小伙伴

 □刘晓庆


7月15日中午,午休的我被闹钟吵醒。说来有些“搞笑”,醒来的一瞬间,我竟分不清自己在哪儿,只是觉得“我把孩子们弄丢了”。癔症发了半天,才缓过劲来,一拍脑袋,哦,原来回家了,夏令营结束了。


上班时腿都是软的,整个人提不起精神来,脑海里都是小营员们的影子。


7月7日-13日,我带队到尧治河参加夏令营,七天的日夜相伴,竟让我对他们产生了难舍难离的情感。与他们分别的那一刻,一向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我,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忘不了,每晚12点以后才能睡觉的那些日子。本以为在尧治河村带军事夏令营,可以逍遥自在,看看山、看看水、看看孩子们训练。然而,作为带队记者和生活老师,照顾这些“熊孩子”,我是既当妈又当爹,那些山水美景在孩子面前是那么“不堪一击”。


开营第二天晚上11点多,查完寝,我回到宿舍加班写稿。这时门铃突然响起,我飞快地将门打开,看见丹怡哭得不能自已。我急忙拉她进来,全身上下看了一遍,没有伤。“老师,我……我能不能……用你的手机和姥姥视频通话,我想她了!”听了丹怡断断续续的话,我不禁舒了一口气。


这个小姑娘怕把我宿舍的其他小朋友吵醒,便拿着手机走进洗手间,坐在马桶上与姥姥视频通话,思念得痛哭流涕。经过姥姥鼓励和安抚,而且我答应每天可以将手机借给她与姥姥通话,小姑娘最终安静了下来。为了给她安全感,我便让她晚上和我一起睡。看着她那思念姥姥的眼神,我很是心疼这个小姑娘,于是放下手头的稿件,坐在床头安慰、鼓励她。后来,从丹怡姥姥那里我得知,丹怡从小跟着姥姥长大,平时到哪儿都由姥姥陪伴。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丹怡似乎忘记了姥姥,忘记了要与姥姥视频通话。当我主动问她需不需要视频通话时,小姑娘微笑着摇摇头,坚定地说:“不需要!”


忘不了“小胖”那晚的坚强。半夜,当我坐在床上给孩子们缝衣服时,门铃突然响起。原来,因为是下雨天,孩子们将窗户打开,结果招来了一些蚊子。关纱窗、喷药、打蚊子,一气呵成,之后我又跟高教官和黄老师一起将所有房间都查看了一遍。这时“小胖”的室友说,“小胖”吐了。仔细询问后我才知道,原来小胖在饭后又吃了很多零食。


将“小胖”拉到我的宿舍,让他躺在我的床上,一边用热毛巾给他敷肚子,一边按“小胖”的虎口和膝盖下的穴位。给他揉肚子的时候,因为怕痒,“小胖”还“咯咯”地笑着。过了一段时间,“小胖”说肚子不疼了。为了防止发烧,我便将小胖安顿在我的房间。重新拾起针线,继续缝补营服,然后剪辑第二天要用的视频。凌晨两点多钟,所有工作忙完后,我用三把椅子搭了个简易的床就睡下了。虽然我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但是被孩子们拥着,感受到他们对我的依恋,瞬间迸发的母性力量,让我觉得自己很强大。


忘不了离别时的感伤。短短七天的相处,关注和照顾这群孩子已成为我的习惯。野人洞任务后的一次集合,营员们与当地对接的黄老师和两名营员举行告别仪式时,我才清楚地认识到,这七天相处的感情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重要。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临走前,我抱着两名当地的孩子,忍不住嚎啕大哭。


夏令营第一期已结束,我的工作状态已回归正常。那七天仿佛一场梦,却又真实存在过,是我一生难忘的记忆。希望小营员们健康幸福成长,不要忘记我们的十年之约……



责任编辑:严巍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