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名片

陈志平,1979年在武汉军区接受电影放映培训,并开始在部队从事电影放映工作;1986年退伍后进入樊城电影院工作;1993年成为该院电影放映小队队长,在农村流动放映电影;至今仍坚持为社区、学校、企业放映胶片电影。

“放电影啦!放电影啦……”“听说今天放的是《洪湖赤卫队》?”


放映点上等着看电影的观众 见习记者牛胜辉摄

夜晚,村头的空地上依然喧闹,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将要放映的露天电影,随着悬挂的幕布上有了影像,大家的讨论声才渐渐小了下去。隐于一角的放映机背后,站着一个人,他的眼睛盯着银幕,手上拿着准备替换的电影胶片。他是陈志平,一个放了40年电影的老放映员。

部队里的放映岁月

陈志平与电影放映的缘分开始于1979年。这年3月,他作为通信兵被选中到武汉军区的电影培训班学习。带着荣誉和自豪,陈志平学得非常认真,不同型号的放映机和扩音机拆了装,装了拆,反复的练习让他对放映机越来越熟悉。

但这还远远不够,在培训班要过的第一关是架银幕,有时候为了满足更多人的观影需求,银幕会被架到五六米高。如何利用身边的现有物件把银幕架起来非常考验一个放映员的能力,树、墙、鱼竿等他都用过;第二关就是架放映机,再调试声、光、电,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电影是一门艺术,我们要给观众带去美的享受。”陈志平不允许自己在放映中出现差错,他认为这是他对电影艺术的追求。当时电影胶片片基是用硝酸纤维酯制造的,其成分与火药棉类似,极易燃烧,这就需要放映员足够细心。陈志平在放映的时候眼睛一边看着银幕,耳朵还要听着齿轮的声响,手上还备着替换胶片,第一本胶片快放完的时候,第二本就快速装上另一台放映机,不然会出现黑幕,影响观众的观影体验。

学成后,陈志平回到襄樊原解放军三七零医院放映电影,那时候医院接收了107名战士疗养,没有什么合适的娱乐方式,陈志平放映的电影大家普遍喜爱,每到晚上,小小的配餐厅里挤满了看电影的人。

不管哪里的人对电影的热情都一样。1982年,陈志平去南漳的一个放映点放电影。车子刚到,他就看到整个稻场已经摆满了凳子。“那个场面很震撼的,房顶上、树上,只要能看到银幕的地方都站满了人,整个村子就像过年一样热闹。”不管是卷着泥裤腿刚干完农活的人,还是端着饭碗大口吃面条的人,都伸长脖子往银幕看,生怕错过一个镜头。整个夜晚,稻场上的那一片银幕的光亮,成为几代人抹不去的美好回忆。

1986年电影《神鞭》的上映受到人们的广泛好评。陈志平得知襄北监狱即将放映这部电影的时候,立刻起身前往,等他们晚上10点放映完再借走胶片。当时的路并不好走,陈志平借到胶片回到三七零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了,可是当他打开广播喊出:“《神鞭》来了,《神鞭》来了,即将开始放映。”几乎所有人都迅速起身穿衣服,不一会儿放映厅就坐满了,就连门外都站着人。调试,上片,播放,人们渐渐沉浸在几平方米的幕布上精彩的光影故事中。直到影片结束,还有许多人不愿离去。“不管跑片有多累,只要我看到观众满意的笑,就觉得什么都值了。”谈起这段往事,陈志平激动地说。

记忆中的流动电影


陈志平要用设备将胶片倒回才能正常放映电影 见习记者牛胜辉摄


后来,因为对电影深深的热爱,陈志平退伍进入樊城电影院工作。他对电影放映的追求影响着新一代放映员。他要求徒弟王世林每天早上进入机房,先把地拖一遍,然后把扩音机、镇流器、放映机自上而下擦一遍,轻轻转动每个齿轮并检查间隙,细致做好放映前的所有准备工作。

1993年,陈志平担任樊城电影院电影放映小队的队长。他和队员带着电影放映设备,穿梭于一个又一个村庄,为村民送去电影。第一场电影在团山镇义务放映,受到了当地百姓的热烈欢迎,“村民们太热情了,甚至还有敲锣打鼓的。”在村民们的欢呼和呐喊中,陈志平深深感受到了把流动电影送到农村的必要性。他们在团山镇6个村轮流放映,甚至在河堤上放过电影。

那个时候,陈志平他们就是给村民“送宝”的人,为村民们平淡的生活带去了不一样的精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之前没有见过流动电影,看到陈志平他们用搭起来的银幕放电影时惊叹:“好大的电视啊!”感受到流动电影带来的震撼,这个孩子每天都盼望着陈志平他们到来,有时候老远看到陈志平他们的车子过来,就开始问:“陈师傅,今天晚上放啥电影啊?”不管陈志平回答什么,总能听到孩子的欢呼声。


陈志平他们放映的电影胶片是从电影公司、部队文化站租来的,每天都会产生片租,当天放完电影,他们要连夜把胶片还回去。每一本胶片都用铁皮箱子装着,十分笨重,而一部电影往往有好几本胶片,重量可想而知,所以连夜还胶片对他们来说并不容易。

一次晚上11点左右,看电影的人群逐渐散去,热闹的村庄回归平静,陪伴他们的只有几声犬吠。陈志平他们收拾好放映设备,便坐上摩托车去还胶片。谁知狗叫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原来摩托车后追来了一群大狼狗,他们只得“逃”出村子。后来王世林笑称:“以后下乡,不仅要带放映设备,还要带棍子。”

这样令人哭笑不得的故事还有很多,最让人无奈的就是放映过程中下暴雨,这样的情况经常会遇到。有一年二月,天气正凉,他们在台子湾村放映电影时,暴雨突至,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保护胶片和设备。他们脱下衣服把机器盖住并进行转移,直到所有设备全部收好,他们才发现彼此已经淋成了落汤鸡。“人可以淋雨,但是设备不可以。”陈志平笑呵呵地说。电影无法继续放映,但是胶片必须还,陈志平他们只得背上笨重的胶片,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村外走去。

将光影记忆传承下去

时至今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看电影早已成为百姓家中的寻常事。但陈志平的流动放映从未停下过,直至今天他仍坚持为社区、企业、学校等放映电影。


在社区放映电影 见习记者牛胜辉摄

在胶片电影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时候,他开始将这些历史记忆收藏起来。至今他共收藏了不同型号的18套放映机、412部电影胶片,所有胶片全部分门别类整理好,他计划将来办一个电影博物馆。“老胶片电影是文化的烙印、历史的见证,我作为电影人,有义务把它传承下去。如果我不把它们收集起来,这些宝贵的财富就会被当作垃圾,消失在时代的更替中,这是最可惜的。”提起自己的收藏初衷,陈志平这么说。

内退后,陈志平在中铁十一局第六工程有限公司做园林绿化师傅,单位给他留了两个房间放置胶片和放映机,只要有人邀请,他就带着设备和胶片为大家放映。“电影教育一代人,影响一代人。我把这些东西保存起来,也是为了传承以前的文化精华,启发新时代的孩子们。”《冲出亚马逊》《枪手》……每年高校新生军训的时候,陈志平都会为学生播放这些有教育意义的电影,激励他们战胜困难、勇敢拼搏。

陈志平每到一所学校,很多学生会围过来,好奇地询问胶片电影的历史和放映机的使用问题。“胶片电影本身就是文化瑰宝,让年轻一代了解它,特别有意义。”看到孩子们对老电影、对胶片有浓厚兴趣,陈志平觉得自己的努力值了。

最近,陈志平在中铁十一局第六工程有限公司放映《我的长征》,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观看,有第一次看胶片电影的年轻人,也有老年人。

夜幕降临,在城市喧嚣的一隅,陈志平撑起一块银幕,为老百姓带来光与影的享受,更带来了历史的记忆。



扫码看视频

来源:见习记者吴红博


责任编辑:李巧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