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说,襄阳

是一座拥有2800年历史的古城

日前,考古专家确认

襄阳凤凰咀遗址曾是重要军事据点

将襄阳城址发展史

大大向前推进了2000年



凤凰咀遗址是如何被发现的?

有哪些文化遗存?

又有着怎样的历史意义?

29日,襄阳日报全媒体记者

来到凤凰咀遗址进行了探访

期望可以揭开其神秘面纱的一角



这片“瓦碴坡”曾遍地是文物


凤凰咀遗址位于汉江中游、南阳盆地南缘,隶属于襄州区龙王镇前王、闫营两村,总体面积达40万平方米,距今4300年至5000年,是鄂西北南阳盆地迄今发现的面积最大、等级最高的中心聚落遗址,也是一处重要的新石器时代的城址。


这里四面环水

一条自然水沟(前王小沟)

环绕遗址半圈

并于东南注入排子河(小清河上游段)



“中国传说中有种鸟叫凤凰,处在排子河和前王小沟交界处的凤凰咀,就像凤凰的嘴一样,我们祖祖辈辈一直把这片台地称为凤凰咀。过去在这耕地,到处都能发现陶片与一些奇怪的石块,老百姓又把凤凰咀叫瓦碴坡。”龙王镇闫营村支部书记闫大堂对记者说。


1957年,第一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时,文物专家查看后,发现陶片和奇怪的石头,都是新石器时代文物遗存。村民们所谓的奇怪石头则是石斧、石凿、石纺轮等新石器时代的生活生产工具。自此,凤凰咀遗址才算是被真正发现。



抢救性发掘引来国内外专家


“以前,我们是根据地表散落物来判断凤凰咀遗址的文化价值,只是知道这一代是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但是具体是什么情况,有着怎样的价值,就不得而知了。”襄州区文物专家王庆华介绍。


直到2016年5月,为配合316国道改线工程建设,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襄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襄州区文物管理处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凤凰咀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才对凤凰咀遗址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这里不仅出土了大量陶器和石器,还发现了城垣与城壕。”王庆华说,这一发现,让所有考古人倍感兴奋,这就意味着凤凰咀遗址其实是一座拥有众多人口的中心聚落城址。


勘探研究结果显示,凤凰咀遗址主体位于一高出四周台地之上,台地呈不规则椭圆形,东西最长约700、南北最宽约450米,面积约25万平方米。


城址位于台地中部高地,呈一不规则方形,城垣与城壕二者间距普遍在10-15米,以现存地表计算,城垣顶部与城壕底部高差可达7米以上,具有明显的防御工事性质。



根据城壕走势明显且形制规整的特征,推测多系人工开挖而成,并与外围低地的早期河流连通,形成完整的给排系统。


在城址外围、紧贴城壕一周有附属遗址点6处,分别位于城址的东部、东北、西北、西部、西南、东南。东部最大的一处遗址面积可达4万余平方米,文化层深度普遍在1.5米左右,其年代与城址基本同时。


城址与附属遗址的分布面积

达40万平方米

相当于6个樊城人民广场那么大

城址或成“襄阳之根”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向其芳表示,根据历次调查所获资料显示,屈家岭文化是凤凰咀遗址的主体。


遗址里的石斧、石凿、石纺轮,灰坑里的鸡、猪骨头,原型圆形房址,水稻遗存、城垣与城壕等,拼凑出一幅4000多年前人们在这里生产生活的情景。


陶瓮、陶鼎、石箭镞


陶器纹饰流行凸弦纹、镂空等,器形多见双腹碗、双腹豆、高圈足杯、喇叭形杯,这些风格及器类组合属于典型的屈家岭文化因素。同时又具有出一定的地域特征,如黑陶、红陶居多,多卷边鼎足、花边钮器盖、折沿瓮等器类,与江汉平原流行灰陶、黑陶,基本不见或鲜见卷边鼎足与花边钮器盖有所区别。



它加深了对南北文化交流碰撞及中华文明进程的新理解。市博物馆副研究馆员梁超介绍,凤凰咀城址的兴起正是与屈家岭文化鼎盛时期向北扩张的整体态势与南北文化频频碰撞交融的背景相关,是屈家岭文化向北扩张的重要控制节点,甚至是军事据点。


襄阳素称“兵家必争之要地”,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商周时期即为邓国封地,以周代邓城为代表的早期城址说明其作为区域中心的历史长达两千多年。


凤凰咀城址的发现及确认,不仅将襄阳的城址发展史大大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更是扩展了长江中游乃至中华文明进程比较研究的新视野。



据襄州区龙王镇镇长张健介绍

凤凰咀遗址将

打造为湖北省文化遗址公园


来源:全媒体记者张亚婷 通讯员田辉

编辑:严巍|审核:何静

校对:张文进|终审:龚莉

责任编辑:严巍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