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道山练习书法 全媒体记者刘睎菁摄

姚道山(前排右二)和战友们(受访者供图)


1941年1月,我出生于襄州区黄集镇姚店村。8岁时,襄樊战役打响,我第一次听见战火中的枪炮声。后来我参军,在部队生活了近30年,部队就像我的第二个家。

从原市农委退休后,我爱上了摄影。于是,我拿起相机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拍出了很多美丽的照片。现在,我很庆幸国家能够提供这样和平安定的生活环境,既能亲眼见证城市的发展变化,又能老有所乐、老有所学。

亲历战争

1948年7月,襄樊战役正式打响。那时候,天气十分炎热,我还在农村老家。白天能隐隐约约听到枪炮声响,晚上睡觉时,就听得格外真切了。“哒哒 哒 ”“ 咚 咚 咚 ”“轰”……轻机枪、重机枪和炮等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让人感到害怕。

那时,村里有八个炮楼,加上地势较高,中午我们休息时就能听见机枪的声音。晚上,城区的炮弹、照明弹和信号弹等光亮混合在一起,映红了半边天。听村里的老人讲,这是在打襄阳,年少的我们懵懂地点了点头。

1948年10月,敌我双方在襄北薛家集(现属黄集镇)血战。记得一天早上,敌机从薛集寨飞到了我们村,当时我正在家里。飞机一直在我们村的上空盘旋,绕最后一圈时,丢下了一个“黑疙瘩”。轰隆一声,“黑疙瘩”炸开了花,家里的东厢房瞬间被炸倒了。出门一看,炸弹在巷道东边炸出了一个大坑,坑里还冒着蓝色的烟,周围的鸡鸭倒了一片,麻叶草也翻卷了一地。从那以后,我便对飞机的声音产生了恐惧,一听到有飞机的声音,便立即躲回家或者钻进附近的草窝里。

薛集寨的战斗很惨烈。部队撤走后,我们跟着大人一起去看了现场,牺牲的战士躺在稻田里,鲜血把稻田里的水都染红了。

难忘军旅生活

1958年,我正式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铁道兵战士。

作为一个农村孩子,进入部队后,能参加文化、军事、技能学习和训练,能有饭吃,对这样的生活我很高兴,也快速适应了。

那几年,铁道兵在全国各地流动,我所在的部队驻扎在安徽淮北。当时,我在机械连做文书工作,需要定期检查枪械及各部件的完好率。施工点很分散,部队也很分散,要检查枪械就得一个工点接一个工点地跑,有时候两个工点之间相隔五六里。

在部队,战士每个月的粮食定量供应,粗粮和细粮混在一起。没有蔬菜,就用车到江苏徐州去拉。当时,为了有更多粮食,部队就自己办农场,战士们一起肩挑背扛,把土抬到路基上。

那时候,一听说到农场劳动,大家的积极性都特别高。劳动那一天,农场就会蒸一大锅红薯和馒头。大家一起劳动,还有吃的东西能填饱肚子,说说笑笑,就一点都不觉得苦了。

用镜头记录精彩

从单位退休后,我把每天的生活安排得很充实,也把书法这个爱好重新捡了起来。老年生活需要动静结合,所以,我便将摄影也作为爱好,四处拍摄美丽的风景,还能多走多动、锻炼身体。

2015年,我来到市老年大学学习摄影,并置办好装备,经常和其他摄影爱好者一起外出采风。每次出门,照相机、镜头、三脚架等十多斤的装备一应俱全,从早背到晚。

平日里,我会搜集很多与摄影有关的学习资料,并把它们剪贴制作成册子。如今,《人物拍摄》《新手课堂》《技巧杂货铺》《后期处理》等资料在我书桌上堆了一摞,方便需要的时候翻看。

适逢襄樊战役胜利71周年,7月,我和市老年大学摄影系的老师和其他学员组成“寻访襄阳特功团”采访慰问团,前往常州市探望驻防当地的陆军预备役通信团(后名),向这支拥有光荣历史的英雄团队表达敬意。

在那里,我回想起了许多小时候的事情,部队生活的场景也历历在目。我留下了“襄阳特功团”的很多画面,在我心里,“襄阳特功团”“刀劈三关”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这么多年过去,襄阳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的生存环境和生活质量都有了显著的提高。现在,能在这样和平稳定的环境中安度晚年,还能和朋友一起探索更多精彩,记录下精彩瞬间,是很美好的事情。

来源:全媒体记者刘睎菁整理


责任编辑:李巧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