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收藏界打拼了30多年,襄阳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赵卫东深知,建一座私人收藏馆有多难。场地、水电、藏品保养维护、人员工资样样都要钱,然而收藏馆的盈利空间却很有限。


赵卫东还是决定一试,去年9月29日,由他本人创办的襄阳市红色记忆收藏馆正式开馆,500多件藏品与市民见面。开门迎展时,赵卫东是那个侃侃而谈的馆长;送走游客后,他是那个在梦想与现实中纠结的收藏爱好者。怎样让这个私人收藏馆更好地活下去?这是他必须解答的一道难题。

场馆虽小布展精巧


1月4日下午两点半,湖北文理学院附属中学的一百多名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鱼梁洲。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8路公交车终点站附近的襄阳市红色记忆收藏馆。该收藏馆占地10亩,设襄阳展厅、红色文献展厅,藏品涉及土地革命、抗日战争等时期的图片、报刊、宣传画、票证、通信器材、生活用品。学生们鱼贯而入,或听文史爱好者郭兵讲襄樊战役,或围在展柜前了解一件件老物件背后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108144630_副本.jpg


湖北文理学院附属中学校长刘汉青对这次参观学习取得的效果很满意,“尽管面积小,观展者却能从展厅的区域布置、藏品的陈列摆设看出布展者的巧妙心思。”   


建私人收藏馆,绝不是找个地方把藏品摆出来这么简单。此前,赵卫东特意到外地一些著名的收藏馆取经,“红色记忆收藏馆统一采用红色展板,所有的灯光都聚焦在展板、藏品处,其他地方光线很暗,从视觉上突显了藏品的厚重感。此外,每个展厅都安装了空调,除了调节温度,另一个重要作用是除湿,保护金属、纸质藏品的品相。” 


让更多的人了解藏品背后的故事


小物件摆放在展厅,像石碑、石雕这样的大物件则摆放在收藏馆的庭院里。院中一块古佛堂记事碑被赵卫东视若珍宝。


“这块石碑是朋友在谷城县紫金镇的一个山顶发现的,当时被丢在水渠里当挡水板。”赵卫东闻讯赶到,并初步鉴定这是一块上年代的好东西。他赶忙到附近村子里喊来8个精壮汉子。把石碑从水渠里起出来,擦去淤泥,密密麻麻的文字跃入眼帘,赵卫东说:“石碑是明代的,详细记录了寺庙重建过程,对研究地方文化有着重要的作用。”后来,当地党史和地方志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特意找到赵卫东拓下碑印。


微信图片_20200108144626_副本.jpg


红色记忆收藏馆里的每一件藏品几乎都有一段劫后重生的故事。墙上挂的上世纪的宣传画,是赵卫东从山区旧书店淘来的。书店工作人员告诉他,若晚来一天,这些东西就进了造纸厂被打成了纸浆……院儿里摆的江苏会馆石碑,是收藏爱好者拦下来的,当时石碑已经装船,即将被运往外地……


从事收藏30多年,赵卫东一共淘了一万多件宝贝,他从中精挑细选了500多件供红色记忆收藏馆陈列展出,“我办收藏馆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襄阳的历史,了解藏品背后的故事。”赵卫东说。


为收藏馆引入增收项目


如果说办收藏馆是赵卫东根植心底30多年的梦想,那么场馆所需的运营费用则是他必须面对的现实。“场地是我上世纪九十年代买的,工作人员由文化圈的朋友客串,大头儿省了,但小头儿算下来,一个月也得三四千元。”下午4点,送走湖北文理学院附属中学的师生,赵卫东迅速将收藏馆里的灯都关了。“能省一点儿是一点。”他说。


为了“养活”这个收藏馆,赵卫东在宜城一家企业打工,周末才能回来。平时收藏馆交给朋友负责。“朋友也有自己的事儿呀。”赵卫东只得将开馆时间压缩为周二至周日下午两点至五点。


有朋友建议赵卫东卖门票。“我想把红色记忆收藏馆打造成为文史研究基地,卖门票就相当于设置了门槛,会将很多游客挡在门外。我在网上看过一则报道,说的是北京一家私人博物馆门票50元,结果记者采访当天只接待了一位游客。”


关于民办博物馆的馆舍与经费问题,2010年1月出台的《国家文物局等部门关于促进民办博物馆发展的意见》提出,“鼓励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以及个人等社会力量向民办博物馆提供捐赠。鼓励民办博物馆依托藏品、展览研发推广博物馆文化产品。民办博物馆在接收捐赠、门票收入、非营利性收入等方面,可按照现行税法规定享受有关优惠政策。”


“一些发达地区出台了配套政策,为民营博物馆提供一定的配套资金。但光靠‘输血’绝非长久之计,民营博物馆要持续发展,必须提高‘造血’能力。” 市博物馆馆长姚练说,成都很多民办博物馆、收藏馆走的是“收藏+餐饮”的路子,在场馆内分别设置藏品展示区和餐饮区,游客在赏完藏品后可以在那儿喝喝茶、吃吃饭。这样既不会增加游客的负担,又为收藏馆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源头活水。


文/图:全媒体记者彭艺唯  

编辑:严巍|审核:谢勇

校对:彭清|终审:龚莉

责任编辑:严巍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