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记者 杨明阳 通讯员 贾辉 左园

殷华伦,南漳县税务局肖堰税务分局税管员,妻子口中的“犟精”,纳税人心中的“老哥子”。殷华伦于1962年出生在南漳巡检一个普通农家,1980年参加工作,收税35年没有换过地方,办税近一万个昼夜没有出过差错,工作近40年没走出过南漳县西南山区。

一个挎包,一拎就是三十多年

初见殷华伦是在去年12月13日上午。当记者一行来到南漳县税务局肖堰税务分局,殷华伦腼腆地对记者说:“咋还让你们跑这么远,又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在老殷的记忆里,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上下班是没有固定时间的,更别提完整的节假日。1984年8月,财税分家,殷华伦调到巡检区税务所工作,任税管员。当时由于所里人手少,工作量大,在山高路险的板桥、雷坪、巡检一带边远山区,经常是白天访农户、进商铺,晚上还要加班加点记账、做报表,工作忙时,通宵达旦是常有的事。“那时候走村入户,基本上都是拎个包,里面装有税票、复写纸、圆珠笔、计算器、文件、材料纸等物品。”殷华伦对记者说,收税全靠两条腿,走到哪儿,税办到哪儿。

凭着对工作的热情,殷华伦似乎总有使不完的劲,也从没有过任何怨言。有一年农忙时节,殷华伦趁周末在家帮忙收麦子,还没收完同事跑来说:“所里有事,赶紧走。”由于妻子一人抢收不及时,麦子被雨淋湿了,发芽烂在了地里。妻子心疼一年的收成,埋怨他不管家里,他却说:“端了国家的碗,就要把事搞好才对得起人。”

光阴似箭,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看见满头白发的他,有人说:“老殷,你也该挪挪窝了。”局领导关心他,让他到城里工作几年。他说:“我是巡检的儿子,更是一名共产党员,这方山水养育了我,给乡亲们搞服务是我的本分。”

24小时待机,随叫随到

2009年9月14日,年过47岁的殷华伦根据工作需要,来到东巩纳税服务点办税厅报到,从此,他一个人撑起了一个服务站。看起来只是一个岗位调整,对殷华伦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由于年岁已高,对电脑办公不熟,殷华伦怕影响到全局形象。领导鼓励他:“人是学而知之,在干中学,相信你一定能把办税厅工作做好!”领导的一席话打消了他的顾虑,坚定了他工作的信心。殷华伦找来新华字典和A4纸,把字典上的拼音用纸张抄写下来,每天晚上对着电脑上练习打字。征管软件上线,为了早日完成数据录入,殷华伦熬了一个又一个通宵。不久后,他能熟练地利用电脑软件办公了。

虽然办税厅只有他一个工作人员,但他要负责税务登记、申报征收、政策咨询、税收票证、发票发放、社保费征收和房屋契税办理等多项业务。每项业务的操作路径和要求都不一样,难度可想而知。面对难题,殷华伦毫不退缩,一个模块一个模块地学,东西太多一时记不住,就把每一项业务操作流程记在本子上,要用时拿出来按图索骥。

在纳税大厅的窗口上,57岁的殷华伦不仅成为唯一的“白发开票员”,也成为全镇执法部门窗口上实现“一窗式”办结的“第一人”。从事办税厅工作10年来,殷华伦开票9000多份,错票率不到0.1%,征收税费4000多万元,没有出过一起差错。

肖堰分局负责南漳西南山区4个乡镇的税费征收工作。这一区域,地域辽阔,山路崎岖,交通不便。离分局几十公里远的峡口、板桥的纳税人赶到分局,通常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殷华伦就将电话挂在门口,随叫随到。很多时候,他刚到食堂坐下,电话响起,他又回到办税厅,一忙就是半个多小时,回来时饭菜都凉了。

有一件事让板桥餐饮业主王道鹏至今感动不已。2013年底的一天,王道鹏来办税厅领票,不想车在半路抛锚,赶到分局已是深夜11点了,他试探着给殷华伦打个电话,原想着这么冷的寒夜,自己肯定会碰壁,没想到殷华伦一口答应了。事情办完了,王道鹏深深地鞠了一躬,说:“你这24小时服务的办税厅,给我们山里人带来了很大方便,谢谢你!”

用担当诠释“深蓝”情怀

由于长期劳累,殷华伦得了严重的腰椎病,疼起来连走路都很困难,但他从来没有对人说起过。2015年8月,老殷腰椎病发作,痛得无法正常生活,经过多方劝说后,他才去市中医院做了手术。医生叮嘱像他这种情况需要卧床半年,而老殷提前3个月就主动上岗了。

那阵子,殷华伦每天上班都带着支架,从早上进办税厅到下班,常常忙得连水也顾不上喝一口。坐久了就站一会儿再坐下,下蹲的时候,一只手扶着桌子,一只手按住后背,挺直着腰,慢慢下蹲,显得异常艰难。插拔电源插头时,他总是要跪在地上才能做到。前来办税的群众感动地说:“这个老哥子真不简单!”

殷华伦两次住院,前后花去3万多元。出院后,专治腰疼的药物不能断,每月仅药费就得近千元,这使得原本手头就不宽裕的他更拮据了。有人建议他向县局反映困难,他笑着说:“不能因为这点小事给组织添麻烦。”

2018年7月,国地税两个机构正式合并。同事大都进了城,有人对他说,你这把年纪了,也该向组织要求进城工作。他说:“进城人人向往,都走了,乡里的工作谁来做呢?”一席话,让关心他的人无言以对。

谈起家庭,殷华伦总觉得很愧疚。妻子张茹秀和他是当年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在那个年代算是知识分子了,有人劝她找个单位工作,但殷华伦不愿找关系,她就想租个门面做生意。殷华伦说:“我收税你经商,影响不好。”就这样,妻子一直在家务农、照顾家庭,直到2015年殷华伦住院要人照顾,才把农田租给别人种。2014年5月,小儿子骑摩托车不幸摔断了胳膊,2个孙子和1个儿子都要照顾,妻子实在分身乏术,这才让远在广州打工的大儿子请了7天假回家帮忙。“为什么老殷就不能请个假?”妻子说:“莫说请假了,就是有病他也总是挨着。”“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殷华伦是千万“国税人”中的平凡一个,但他不吝奉献自己所有的热量,税收之路在他“不待扬鞭自奋蹄”的敬业精神下一路延伸,指引着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前进……

责任编辑:王群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