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网讯(通讯员张宇 全媒体记者王怡雯)疫情考验本色,青春在奋斗中淬炼成钢。

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战斗在离病毒最近的地方,夜以继日开展新冠肺炎病例标本核酸检测。八名女同志,一名男同志,在一间不到100平方米的实验室中,承担了全市过半的核酸检测任务。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持续深入,市疾控中心病毒核酸检测团队的八名女同志,将在战斗中迎来一个特殊的“妇女节”。

不是天生女汉子,只因责任扛在肩

史静2015年毕业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有着傲人学历的她于2019年上半年正式担任市疾控中心卫生监测检验科副科长。性格活泼的她平时被同事们戏称为“风一样的女子”,但一旦穿上防护服进入实验室,史静忍住汗珠流过脖子的瘙痒,无法喝水的干渴,在实验室里一工作就是6小时。

除了做实验外,史静还要当好实验室的“管家”。如何排班、如何优化检测批次、如何提高检测效率、如何严把质量关和生物安全关……为了保证实验室的正常运转,这些问题史静都要放在心上。

去年本已从实验室调岗到公共卫生科任副科长的胡玉洁,主动申请在疫情期间回到实验室,加入核酸检测团队。1月23日,胡玉洁负责将我市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标本转运至武汉,送至省疾控中心进行复核。当时的武汉市已经封城,里面究竟情况如何,胡玉洁心里也没底。但事关重大,团队中其他同志大多数又都是90后。作为80后的“大姐大”,胡玉洁主动接过这项充满未知与风险的任务。

此后,胡玉洁为了转运检测试剂盒、防护服、健康教育宣传资料等物资又三进三出武汉市。她在夜色中挪开路边重达百斤的路障,在凌晨的服务区广场上吃泡面充饥,与司机一同搬运物资搬到汗流浃背、手腕抽筋……工作时,她早已忘记自己本是一个柔弱女子。

战“疫”时期的母爱,不会被距离阻隔

疫情发生后,检测团队里的郝小欣、甘云霞、童芳莉三个带着年幼子女的女同志,不约而同地选择将孩子送到父母身边。从此驻扎在单位,夜以继日地做着核酸检测。

郝小欣的孩子今年6岁,对于妈妈的工作,年幼的孩子还有些懵懂。郝小欣就告诉她:“妈妈去工作,是为了你和小朋友们能早点出门玩。”孩子点点头,答应乖乖在家看书写作业,期待妈妈能够早点回家。

郝小欣也曾从家门口路过,其实只要再走十分钟,她就能看一眼孩子。但考虑到核酸检测工作的危险性,她不能将感染的风险带给孩子,郝小欣还是毅然调转了回家的脚步。

思念之情难以抑制怎么办?吃饭时,新手妈妈甘云霞总会叫上郝小欣或是童芳莉,一起聊聊孩子的话题。和孩子视频时,因为不想被孩子和家里的老人看到脸上被护目镜压出的红印子,她们还会互相帮忙检查。

“每次穿好防护服,即将进入实验室时,孩子的笑脸都会从脑海中闪过。那一刻,真的特别想孩子。”谈到孩子郝小欣眼中泪花闪动。但想到她与孩子的暂时分离,是为了来日更好的相聚。思念反而给了她强大的力量,支撑她继续坚守岗位。

花儿一样的青春,不惧疫情的严冬

出生于1993年的枣阳姑娘陈卓静,是实验室年龄最小的检测人员,刚刚参加工作不到半年。疫情发生后,她立即打电话告诉父母:“春节不回家了,要在单位加班。”当父母问她出什么事了,懂事的她不想让父母担忧,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跟平时一样”。

新冠肺炎标本检测和平时做流感样本检测的步骤差不多,但两种病毒的“杀伤力”却不能相提并论。尤其是新冠病毒属于新发现的病毒,充满未知,甚至存在变异可能。尽管陈卓静瞒着爸妈,义无反顾上了一线,但当她真正第一次拿到病例标本时,心里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检测过程中,在用微量移液器吸取标本、在涡旋仪上震荡标本,以及核酸提取环节,因为剧烈震动,标本都可能会产生大量气溶胶,扩散到空气中,威胁检验人员的安全。第一次进行新冠肺炎标本的加样操作时,密闭厚实的防护服下,陈卓静的心跳声清晰入耳,呼吸声却几不可闻。直到操作完成,她才敢微微喘几口气。

第一次顺利完成检测任务,返回清洁区域后,经历了6小时紧张考验的她,颤抖着双手给父母发了一条短信:“爸妈,我爱你们。”

陈卓静的两个搭档,杨子玉和施祥雨,只比她大两三岁。在这个春节她们同样放弃了与家人团聚,日夜奋战在离病毒最近的实验室。杨子玉原本准备春节期间举办婚礼,但疫情就是命令,她毫不迟疑推迟了婚期。男朋友在电话里说:“等你凯旋,一定送你一个独一无二的婚礼。”

陈卓静、杨子玉、施祥雨都是父母口中“温室里长大的90后”,她们像花儿一样美丽,也热爱口红、奶茶、追星……但当疫情来袭,娇花也能撑起大树的担当,不惧疾风骤雨,敢与病毒较量。

责任编辑:柳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