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毫米,这是即将插入患者气管的导管直径;10厘米,是他们与新冠肺炎患者最近时的距离;30秒内,导管要准确无误地插入;每天24小时待命,他们时刻等待着召唤……

由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副主任蒋琦带领医生张振、李冬组成的这一支3人插管应急小组,从1月28日成立,截至目前已为20名新冠患者成功插管,把垂危者从生死线上抢了回来。

手术现场

“火山口”上的操作

44岁的蒋琦从业20年,为8000多个患者插过管。在这次疫情中,他为15名新冠肺炎患者成功插管,用他的话说是“坐在火山口上操作”。

需要插管的病人血氧饱合度低、呼吸衰竭,在注射麻醉药物后,医生要打开他的口腔,伸入喉镜。这时,含高浓度病毒的空气弥散开来。

而医生必须俯身,与病人脸对脸、鼻对鼻,才能借助喉镜找到声门,把导管从这里插入。此时,两人相距仅10厘米远。

声门,也是 “生死门”。此时患者已经停止自主呼吸,插管操作时间越长,不仅患者危险越大,医生暴露在高浓度病毒空气中的时间也越长。

给新冠肺炎患者插管,还要担心病人中途发生呛咳,被感染的风险会成倍增加。这时,手不能停,更不能向后躲闪,只能迎着飞沫继续工作。蒋琦说:“这是我们的职业。”

蒋琦(中)和医护同事在一起

快一点,再快一点

插管时,医生最大的担心是病人可能心跳骤停。业内有种说法叫“黄金90秒”——从注射麻醉药开始到插完管,控制在90秒之内,否则病人可能会缺氧致死。麻醉药物起效后,留给插管医生的时间最多只有30秒。

防护面罩已经起雾,防护服憋气使得人反应变慢,可时间不等人。实施插管的医生往往是凭借两层手套下的触觉和积累的经验找到声门。

蒋琦曾给一位70岁的老年患者插管,当麻醉剂起效后,打开口腔,他发现老人的痰多且黏稠。“如果这时候把导管插进去的话,痰液堵在气管里面排不出来,也会引起病人窒息。”

蒋琦先拿吸痰器给病人吸痰,又花了15秒,那一次,留给他插管的时间只有10秒钟了,蒋琦凭着多年的经验顺利插进导管。

可1分钟之后,病人血压和心率急剧下降,濒临死亡。蒋琦迅速实施胸外心脏按压,5分钟后,病人的心跳才逐渐恢复。

胸按压这种剧烈的动作会引起防护服破损,引发感染,但“生死一线间,谁都不会想这么多”。

站出来,顶得住

为了减少医生被感染的可能,医院这个小组只有3人,每人轮流值一周,24小时待命。

从接到插管任务,到抵达现场,医院的要求是15分钟。

一天晚上8点,一名隔离病房的病人情况危急,接到任务的张振来不及使用麻醉剂,就直接实施插管,随后进行心肺复苏抢救,直到10点多才回到宿舍。

抢救现场

11点半时,他又接到ICU的电话,一名已插管病人的导管压力异常偏高。张振再次赶赴医院,判断是痰痂堵住了导管,他拨出导管,再重新插管。那晚回到宿舍,已是次日1点了。

疫情初期,物资缺乏,他们除了防护服、护目镜、手套和N95口罩,仅有防护面屏。“面屏下面是空的,病人咳起来时,根本挡不住。”张振说,3月初,他们终于用上了全封闭式的防护头罩。

疫情期间,常有隔离病房的病人需要插管,现场需要抢救,但设备、人员都不如手术室或ICU里齐全,这时考验的就是医生丰富的经验和准确的判断。

尽管有着各种困难,但他们守住了这块阵地。这里是离危险最近的战场,这里需要谨慎,更需要勇气。

“我们不是英雄,我们只是在需要的时候,能站出来,能顶得住。”他们说。

蒋琦(右)观察非新冠肺炎患者的情况



来源:全媒体记者曲慧 通讯员龚波

编审:曲慧

校对:张文进│终审:高尧

运营:襄阳日报社

责任编辑:曲慧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