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蕾

清明前后,阳光明亮,日子正一天天朗润起来。“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笼罩一冬的“疫霾”终将散去,有什么,比春到人间更让人喜悦呢?走出门去的人们,突然就在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分,与久违的一川河山相遇,这样的幸福,怕是一辈子也历历可数的。

走在山路上,满眼都是花开。哪怕是在最偏僻的大山一角,也藏不住春天的色彩:金黄的、粉红的、桃红的、淡紫的、靛蓝的、素白的……

大自然的花开更是千姿百态:铺成片,开满树,爬上藤,匍匐在地……

这时节,枝头春色已十分。愈发分辨不清是海洋一般气势磅礴涌向天边的油菜花更美,还是房前屋后旁逸斜出窈窕生姿的桃花更美;是一树一树高擎枝梢的迎春花苞更美,还是低在尘埃里的星星点点野花更美;是田间地头的豌豆花、蚕豆花妩媚而朴素的色调更美,还是银碗盛雪的牡丹更美。只是,油菜花占据了“霸主”地位,铺天盖地的都是菜花黄、菜花香。隔着口罩,亦能闻见。这是极具春天代表性的味道,似乎与泥土有一种扯不清的关联,很特别。

去年此时,曾专门驱车去村子里看油菜花。前两年,这个小村曾举办过油菜花节,据说人多车多,进村的路堵到几里外。行走在此刻安静美丽的村庄里,我想象不出那种“潮水”般沸腾的场面。这样的热闹怕是会惊扰到花草静谧的梦境吧?

正午,阳光很强,菜花黄得炫目,空气暖和到燥热。车在山路上走,可见农人仍在地里忙活,挑桶,轮锄,抢的是春时。“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说的正是这番情景。而今,看着这一幅天然的诗配图,心中一阵暖热。是的,家园仍在,故人安好,山河无恙。

草木繁滋,桃红柳绿。

就在前些天,公园终于也撤掉了所有的阻碍,可以容小城的人们自由出入了。这样一来,我的上下班之路又成了幸福的“旅”途。一脚踏进去,地上新绿茸茸,草叶在阳光下闪亮。水杉吐出一粒粒小绿疙瘩,不久后就是一片莹绿。腊梅树上长出了新叶,若不是枝头两朵枯瓣,我不一定会认得出它。最喜人的是春天的鸟鸣,一阵接一阵,有雨滴似的清啭,也有纵横交错高低有致的喧腾,这声音在天空划着弧线,分不清来自于画眉还是燕子还是布谷。它们过了这么长无人相扰的日子,自在得很呢,拿手机给它们拍照,竟也不怎么躲,停在枝头悠悠然,配合得很。只是去冬河堤上很多树都剪了枝,绿阴不足,鸟儿们得另择良枝而栖。行走在这样的路上,听鸟的合奏声,看一条泛着波光的河,很是心安。

这样的季节,骑车带孩子出去兜风,也是很美妙的事。两个多月来,她第一次出“远门”。绿,仍是绿啊。数不清的各样各色的绿连天涌起,我们一起搜集词汇描摹眼前的春色,也一起朗诵春天的古诗词。“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一边大声诵读,一边风驰电掣。晴暖的风从耳旁呼啸而过,心都要快乐地飞起来。

不知为什么,还总是想起村上春树的一段话:“要记得那些大雨中为你撑伞的人、帮你挡住外来之物的人、黑暗中默默抱紧你的人、逗你笑的人、陪你彻夜聊天的人、坐车看望你的人、陪你哭的人、在医院陪你的人……是这些人组成你生命中的温暖,这些温暖使你远离阴霾,成为善良的人。”这个春天,因为一些细微甚至琐碎的事件,比如风雨中同事送来的一把伞,值班时朋友送来的一本书、一袋零食,耳边就突然回响起村上春树的句子。去春,我是在一段悠婉的大提琴声中读到它的。而今,琴声宛在,一切都清晰如昨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这一行字映入心间时,眼前也浮上热泪?

春归处,人间所有,值得珍惜。

责任编辑:黄文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