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聚集性感染疫情传染链条还在继续延长。

据黑龙江卫健委4月17日晚通报,2020年4月16日0-24时,黑龙江省省内新增确诊病例3例(哈尔滨),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例(哈尔滨4例、牡丹江1例)中的4例,均与此前哈尔滨出现的医院内交叉感染有关。

4月16日新增的3例本土确诊病例,病例1王某3月28日-4月8日,曾在哈医大一院住院治疗,病例2龚某系病例1王某的丈夫,病例3李某系确诊病例于某的保姆(于某是此前“引爆”哈医大一院聚集性感染患者陈某的病友)。

此外,4月16日黑龙江新增的5例无症状感染者中,来自哈尔滨的4例均与哈医大一院出现的聚集性感染有关。

无症状感染者1龚某(男,13岁,学生),与16日确诊病例王某夫妻住同一小区,多次生活接触。

无症状感染者2李某(女,68岁,退休职工)、无症状感染者3李某(女,69岁,退休职工)、无症状感染者4李某(男,62岁,无业),均曾在哈医大一院陪护,系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

值得注意的是,13岁的龚某,是4月9日哈尔滨发现本土病例以来,最小的一名病患。

据哈尔滨市卫健委通报:从4月9日哈尔滨市新发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截至4月15日,累计确诊病例23例,无症状感染者15例。除解某待查外,其余37宗病例(确诊病例22例、无症状感染者15例)均与韩某(新冠肺炎既往感染者,境外输入)及4月9日确诊病例郭某、无症状感染者王某、曹某、李某和4月10日确诊病例陈某相关联。加上16日新增的病例,意味着截至4月16日24时,哈尔滨共有44例病患(25例确诊病例、19例无症状感染者)与这一波从美国返回哈尔滨的22岁女留学生韩某引发的本土疫情传播有关。

这一波本土疫情是如何传播开来的?

第一波:环境感染

据调查,从美国返回哈尔滨的22岁女留学生韩某为新冠肺炎既往感染者(境外输入)。曹某与居家隔离的韩某为楼上楼下邻居,双方没有见面,共同居住生活在同一栋楼里,曹某可能接触韩某所污染的环境(如电梯等)致病。

第二波:亲友感染

之后,曹某传染给男友李某及自己的母亲王某苓和母亲的男友郭某明。

第三波:聚餐感染

之后,郭某明与王某苓同陈某一家聚餐,87岁的陈某及两个儿子参与聚餐,被传染确诊。陈某的两个女儿也随后被确诊。

第四波:医院交叉感染

陈某因脑卒中先后在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和哈医大一院就医,致使两院同病区多名患者、陪护人员及护士被感染。

如今,这个传染链竟然出现了“跨省”传播。据辽宁卫健委4月17日通报,4月16日,辽宁抚顺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张某华(女,46岁)证实与哈尔滨确诊病例有交集,交集点依然是哈医大一院。

张某华4月1日与弟弟自驾车到哈尔滨看望父亲,4月2日和弟弟陪父亲在哈尔滨医大一院就诊, 其父在呼吸一科9病室住院治疗期间,她一直陪护。4月12日其驾车由哈尔滨返回抚顺。直到4月15日接到哈尔滨市疾控部门电话通知,告知其在哈尔滨医大一院同科室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建议进行核酸检测,才在当日21:30许由爱人陪同步行至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就诊,随后转入隔离病房治疗。

令人揪心的是,这起感染还有极大风险引发下一宗聚集性感染。为何这么说?因为在辽宁卫健委的通报中,4月10日,张某华在父亲病愈出院后,曾在家中与母亲姚某琴、姑姑徐某凤、姨姚某茹、姨夫张某龙、姨姚某芝、姨夫王某国等一起吃晚饭。

4月17日17时50分,抚顺市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张某华已由沈阳急救中心120负压救护车运往省集中救治沈阳中心(沈阳六院)治疗。来源:辽宁日报

扎堆聚集,吃饭聚餐,正是病毒“链式”传播的关键所在。3月29日,郭某与陈某一家及多位朋友共同聚餐,后来陈某及其两个儿子相继确诊,由此病毒进一步蔓延。

“聚集性疫情是防治的重点!”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曾表示。根据现有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特征的认识,发现有一些病例属于轻症,有一些病例在潜伏期有传染性。有部分人在前期没有任何明显征兆,却有传染性,过了潜伏期就会有发热、干咳等症状。在聚会、聚餐过程中,无法判断一起聚集的人是否有传染性。

聚会、聚餐时,相互交流频繁,吃饭喝水张口,是病毒传播的最佳途径。既然这种疾病在人际间传播能力较强,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就显得极其重要。国家卫健委等多部门提醒,为避免人群聚集引起的交叉感染,要减少出门、杜绝聚集,不去人多的地方,对自己也是对他人负责。

“目前,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并且我们还面临着境外输入性病例的压力以及无症状感染者等传播的巨大风险。因此,我们依然要遵守不聚餐、不聚集、出门戴口罩等相关规定,切不能存在侥幸心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喻成波提醒。

责任编辑:汪晓璐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