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0日,恒大小区,21岁的康玹宁上完网课后点开王者荣耀手机游戏,选择角色——“花木兰”,接着他带着队友在虚拟战场左突右奔。

“花木兰”是康玹宁最擅长的游戏角色,化名“李慕歌”的他,曾力压其他玩家数次登上王者荣耀“国服最强花木兰”榜单;“花木兰”同样让他见识了电子竞技的残酷,在QG电子竞技俱乐部,他遇到了技高一筹的队友“FLY”,擅长同样的路数、同样的角色,康玹宁只能充当战队的超级替补。深感“晋级无望”的他,果断放弃电竞、重拾学业,并通过高考考入湖北文理学院电视编导专业。

休学、转战职业赛场、重返校园、将游戏与所学专业结合起来……康玹宁的经历比他所玩的游戏更跌宕起伏。

误打误撞闯入专业战队

康玹宁接触的第一款电子游戏是英雄联盟。“那时候刚上初一,班上大多数男生都在玩这款游戏,就连课后谈论的话题也跟游戏有关。”慢慢地康玹宁深陷其中,甚至连上课走神都在琢磨。

初中三年一晃而过,进入学霸扎堆的四中,康玹宁决定戒掉游戏、好好学习。可能是基础没打牢,不管他怎么努力,成绩还是没什么起色。在考场失意的他再次转向游戏,试图在声光刺激中找到突破。

那时候正好流行王者荣耀这款手机游戏,放学后康玹宁经常躲在书房里玩到半夜,他还利用寒假时间参加了仙阁电子竞技俱乐部的选拔试训。仙阁电子竞技俱乐部曾在2016年夺得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总冠军,是众多电子游戏高手向往的一支战队,康玹宁也不例外。

“参加试训的都是各地高手,5人一组进行对抗赛,每天至少要打8个小时的比赛。”康玹宁回忆道,虽然最终没能入选AS仙阁战队,但他并不沮丧。教练告诉他,落选并不是因为他的游戏技能不行,而是会玩的游戏角色太少了。

康玹宁又练了几个角色,在QG战队组织的训练赛中,他顺利胜出,电竞之门向他打开。

每天训练十几个小时

在征得家人同意后,康玹宁办理了休学手续,独自飞往上海。俱乐部给他开的月薪是6500元,包吃包住,每天从下午2点开始打对抗赛,一天要打十几个小时的比赛。比赛结束后还要复盘,先自己分析比赛中出现的问题,再听教练点评。

康玹宁所在的电竞俱乐部只是产业链条上的一环。电竞产业链上游有网络游戏研发企业,中游有赛事运营企业、职业俱乐部,下游有直播、经纪、装备等周边企业。

电竞产业化发展速度也在不断加快。2003年,电子竞技就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为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18年,电子竞技正式成为雅加达亚运会的电子体育表演项目。2019年,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13个新职业,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位列其中。

此外,中国传媒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上海体育学院、天津体育学院等高校开设电竞专业,培养能从事电子竞技数据分析、战队战术策略信息分析与设计、电子竞技比赛方案的规划、赛事组织管理、电子竞技节目制作、电子竞技赛事解说等工作的应用型、创新型人才。

做自媒体月入过万元



和队友一起征战过NEST全国电子竞技大赛、京东杯电子竞技大赛,分享过7万元大奖,康玹宁深知电竞赛场有多残酷,职业选手在十七八岁达到巅峰,之后随着年龄增长,反应速度等方面的能力日益下降,只有极少的选手能在20岁以后仍保持巅峰状态。选手的薪酬和战绩直接挂钩,在同一个俱乐部,有的选手月薪5万元,有的月薪几千元。那些状态下滑、对俱乐部没有贡献的选手,会被劝退或转会到其他俱乐部。由于久坐少动,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电竞职业选手的手腕、肩颈部、腰背部通常存在慢性损伤。

比了一年的职业赛,康玹宁趁状态没有下滑提前“退役”,并考入湖北文理学院电视编导专业。课余时间,他把自己的电竞特长和专业知识结合起来,做自媒体、当游戏主播、拍摄游戏教学视频,在练手的同时还获得了可观的收入。他的抖音号“LiMuGe”有72.1万名粉丝,获赞1057.6万个,直播收入、广告收入每月加起来有一万多元。

“在电竞赛场选手的天赋要大于努力,只有极少数的天赋型选手能站到金字塔塔尖。”康玹宁认为,那些想在电竞赛场一展身手的年轻人一定要认清自我,如果一款竞技类游戏玩了4个月还没有达到“路人王”的水平,就不必考虑走职业化道路了。


文/图:全媒体记者彭艺唯

编辑:李巧雨|审核:何静

校对:彭清|终审:王雨婷

运营:襄阳日报社



责任编辑:李巧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