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振在家中上网课(受访者供图)


  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蔡明振十几年来的课堂教学模式,为了继续授课,他转而搞起了手机直播,也将荆山牡丹画法带上“云端”。

  手机直播开网课

  “面对一部手机作画,还得同时自言自语地讲解,刚开始上网课时比站在讲台上紧张多了。”蔡明振说,这份紧张感既来自陌生的新技术,也因为失去了与学员面对面互动的机会。

  他每天上午在家中画室直播授课,“刚开始真是手忙脚乱,又要调整直播杆,又要让镜头尽量覆盖全部画面。”他说,“那时弹幕里学员们说得最多的就是要我把画面挪一挪。”在感叹“落后”之余,蔡老师也努力跟上潮流。

  国画中的用笔、赋彩、构图都非一日之功,需要反复练习。蔡明振过去在课堂上一笔一划地教授绘画中每一个细节;如今上网课,学员们可以通过重播视频边看边学,老师得以重新审视自己的教学过程,并随时加以改进。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好评,蔡明振渐渐在新的领域找回了自信。

  非遗课堂线上搬

  2019年,荆山牡丹画法成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申请非遗的条件之一就是要世代相传。蔡明振的祖父蔡振生1883年出生于唐河县,作为一位民间艺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在南阳、襄阳一带活动。他尤其钟爱襄阳本地的野生牡丹,并琢磨出一套写实画法。蔡振生的长子蔡耕圃子承父业,延续了这一画法。

  蔡明振出生在这样一个绘画世家,何时第一次动笔画牡丹已被他遗忘在记忆的深处了。为了提高绘画技艺,蔡明振先后在安徽艺术学校、无锡书法专科学校学习共六年。他不仅画牡丹、种牡丹,还实地寻访牡丹,研究牡丹文化。

  退休后,他常住保康,和当时的县林业局副局长李洪喜一同在荆山中寻找野生牡丹的踪迹。“不同种类的牡丹,画法也不一样,经过长期观察和研究,我的绘画风格已与祖辈不同。”蔡明振认为保康荆山的野生牡丹和洛阳的不同,后者都是温室培养的,没有野生的韧劲儿,而他笔下的野生牡丹并不循规蹈矩,却更显生机盎然。

  荆山牡丹画法早已是老年大学的固定课程,如今蔡老师也将其搬上网络。

  网上该课程共有十六个课时,从牡丹文化讲到文房四宝,大到构图、立意,小到一截枯枝的画法,蔡明振无不一一详解,观看视频的学员也从中受益良多。

  襄阳牡丹天下传

  蔡明振向记者说,家族传承的牡丹画法已在晚辈中开花结果,去年荆山牡丹画法成为非遗项目,让他觉得传授这一技艺有了更多的意义。“我直播的课程不仅仅针对老年大学学员,也面向全社会。”蔡明振说,他希望大家学习的不只是蔡氏家族的绘画技法,还要让更多的人通过绘画认识并热爱襄阳本土牡丹,发掘它与众不同的魅力,使之成为襄阳新的亮点。

来源:襄阳晚报


责任编辑:严巍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