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不可思议了,不会说话,不会写字,也没有工作能力,失踪五年还能平安回来,这真是奇迹!”6月4日,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堂街镇邵湾村的村民们看着同村的邵孝刚、邵亚各喜极而泣地拥抱在一起,感慨万千。

村民们不知道的是,这感人的一幕,襄阳市救助站和多地民政、公安部门努力了整整两


泪目:分别五年,兄妹相见泪如泉涌

6月4日上午8时,襄阳市救助站院内两辆护送车整装待发,此次他们要前往300公里外的河南郏县,将四年前他们救助的一名“无名氏”送回家乡,与他的亲人相认。

在过去的4年里,市救助站、市第二福利院履行着照顾这名“无名氏”的责任,为了让他享受相关福利待遇,给他起名“张湖”,并且给他上了襄阳户口。

随行的医师告诉记者,张湖有轻度的智力残疾,因为流浪太久,肠胃也不大好,因此一路上对他格外照顾,分多次喂他进食,每到一个休息站,都带他下车如厕。

当日13时,车队到达郏县市救助站。一个年轻的女子迎上来,当张湖取下口罩的一瞬间,她就非常肯定这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而平时并不太爱笑的张湖看到她时,也开心地笑了,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

情深:虽无血缘,妹妹非常爱护哥哥

在随后的采访中,记者发现了一个让人非常感动的细节:这对兄妹并无血缘,却和亲兄妹一样亲。尽管哥哥有残疾,但妹妹从未放弃对哥哥的寻找。

这名年轻的女子叫邵亚各,今年30岁,哥哥叫邵孝刚。她告诉记者,她打小就知道自己是抱养的,但是养父母对自己很好,哥哥也拿她当亲妹妹一样对待。小时候放学时,哥哥会去接她,有好吃的也总留给她。

邵亚各12岁时,父亲去世了,22岁时,母亲也去世了。自此,他们兄妹二人相依为命。

哥哥的残疾是小时候发烧后落下的,他能够听懂别人的意思,但就是没办法表达 。母亲去世后,哥哥的病情加重了,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到处乱跑,好在一般不走远,总会回来。

但是2015年2月的一天,哥哥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邵亚各发动亲戚朋友到处打听 ,印了寻人启事到处分发,也报了警向警方求助。

后来,但凡有一点哥哥的消息,她都会去找。有一次有人打电话说在许昌看到有流浪的人像她哥,她二话没说就跑去找了几天。

苦寻无果之后,尽管周围的人都劝她别找了,但她始终相信,哥哥一定还能找到。


执着:两年时间,整合多地资源的寻找

那么邵孝刚是怎么从家乡流落到300公里外的襄阳,又是如何找到家人的呢?

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冯慧说,2016年12月,热心市民发现流浪的邵孝刚后,救助站及时收留了他。当时邵孝刚的头发和眉毛都已经很长了,而且体态瘦弱,这与邵亚各 “哥哥当年很胖”的表述,相差很大。因此,可以判断,在这之前的一年多里,邵校刚应该一直处于流浪状态。

随后,市救助站核验了他的DNA,并通过多种渠道为他寻找亲人,迟迟没有结果之后,按照规定流程,邵孝刚正式转到了市第二福利院接受长期救助。

原本进行到这里,市救助站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了。但是工作人员还在为这些流浪人员寻亲。

该站站长管志伟说:“虽然国家的好政策能够保他们衣食无忧,但是亲人不在身边毕竟是一种缺失,而且他们的亲人想必也还在惦记着他们,因此我们有必要继续开展寻亲的延伸服务。”

该站通过同行之间的交流获悉,安徽滁州市定远县公安局民警马义民组建了一个 “警民救助群”,通过人脸识别系统,已经帮助400多名流落异地人员返乡团圆。

于是该站工作人员也加入了该群。因为人脸识别有一定的误差,所以需要多次输送照片,马警官也耐心地反复查找,终于找到了与“张湖”匹配的信息为郏县堂街镇邵湾村邵孝刚。

随后,襄阳市救助站多次与平顶山市救助站、郏县救助站开展协作,联络上了邵亚各。经过远程视频查看,她认为“张湖”就是自己的哥哥。在三家救助站的携手下 ,兄妹最终得以重逢。

重逢当日,邵亚各感动地说:“感谢襄阳的好心人,是你们让我的亲人回了家, 是你们让我不必在内疚中度日,是你们让我的家再次完整。谢谢你们!”


来源:全媒体记者徐勇 通讯员陈瑞

编辑:严巍|审核:释喻

校对:彭清|终审:高尧

运营:襄阳日报社


责任编辑:严巍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